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重生……宣告

重生……宣告

Ref: John 3:1–15

重生……宣告

第一部分

约翰福音 3:1-15

 

引言

毫无疑问,圣经中的有些书卷大家会非常熟悉,但有些书卷就陌生一些。如果做一个调查的

话,我敢肯定,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在哈巴谷书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它的主题是什么。恐怕

也没有什么人能从哈该书中,引用一两节经文。哪怕是那些对经文比较熟悉的人来说,可能也很

难从哈该书中引用经文。

虽然我们可能不太熟悉哈该书,但是约翰福音第三章的故事,我们可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很

多人都听说过尼哥底母的故事,还有更多的人能够背诵、至少是听说过圣经中ᴰ熟悉的一节经文,

就是约翰福音第三章第 16 节: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在我预备这卷福音书第三章的时候,我一开始的想法是:“我要直奔这段经文的高潮部分,

然后接着往下走。我要讲一篇道,涵盖前 20 节的经文内容,这个办法应该不错,毕竟我们都对

这段经文太熟悉了!”

不过后来在我学习这段经文的时候,圣灵开始在我的心里做工,提醒我:摆在我面前的,是

整本圣经中ᴰ为宝贵的真理。我怎么能一带而过呢?!

摆在我们面前的,无疑是美妙无比、真理的海洋,我ᴰ早是打算把一对儿脚蹼和浮潜用的呼

吸管交给你们。但现在我改主意了,现在我所祷告和期望的,是你们当中熟悉这个真理的人,依

然能从中感到耳目一新;而你们当中不知道这个真理,或者还没有相信的人,能够得到重生!

所以对于约翰福音第三章,我们不想只在岸边浮潜一下,我们要下潜到海洋的深处去。

在学习这段经文之前,我们先来谈谈一个人:

 

尼哥底母

有这么一个寓言故事,说有一个年轻的阿拉伯人,骑着自己的毛驴走在路上。后来他发现有

一只小麻雀,仰面躺在路上,两只细细的腿儿向上伸向天空。一开始,这个阿拉伯人还以为这是

只死麻雀,当他发现这只麻雀还活着的时候,他就从毛驴上下来,走过去问他:

“你还好吧?”“挺好。”

“那你仰面躺在这儿干嘛呢?腿儿还伸向天空。”

麻雀回答说:“你还没听到那个传闻吗?天要塌下来了!”

阿拉伯人忍不住笑了,说:“你不会觉得你这两根骨瘦如柴的小细腿儿,能把天撑起来吧?”

这只小鸟沉默了好一阵子,一脸严肃地反驳说:“总得尽自己ᴰ大的努力吧。”

 

1

现在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个人,如果人要是能靠着自己的成就,就是自己的这两条细腿儿,撑

起一片天空的话,那这个人肯定早就做到了。约翰在开始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先给了我们一份这

个人的简历,所有让人羡慕的特点,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请大家把圣经翻到约翰福音第三章第 1 节:

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犹太人的官。

我们一起来看看这节经文。

 

他的宗教激情

首先,约翰把尼哥底母对宗教的激情告诉了我们——他是一个法利赛人。

从很多方面来看,法利赛人都是世界上ᴰ差劲的人。他们冷酷无情,古板教条。但与此同时,

法利赛人又是他们整个国家中ᴰ好的人。他们是圣洁的人,遵行律法,极力追求清洁,只想过一

个讨神喜悦的生活。他们很认真,但又是很认真地被误导了。

在以色列,法利赛人的数量,从来没有超过过六千人。他们属于被称为“兄弟”的这么个组

织,在加入这个组织的时候,要在三个见证人面前起誓,一辈子遵守律法上的每一条规定。

问题就在这儿!文士们编写了米示拿(Mishnah),就是把各项律法编撰成的典籍。然后还有

塔木德(Talmud),是对米示拿的解释和说明。我曾经读过一位拉比所写的东西,他花了将近三

年的时间,来研究米示拿中一个章节的内容。

 

在有关安息日的律法中,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圣经中非常清楚地告诉以色列人:“不要做

工,不要担负重担,而是要安息,持守圣日。”

这样的话,就必须对“做工”有一个定义,对“担负重担”要有一个定义。比如,一个人可

以取用够喝一口的牛奶,汤勺里东西的重量,不能超过一个无花果的重量……诸如此类的规定。

在安息日,妇人是不是可以戴一个胸针、妈妈是不是可以抱起自己的孩子、一个人能不能带

着他的拐杖等等,这些事情到底算不算是“担负重担”,这都是由文士和法利赛人来决定的。

 

那圣经上说:我们应当在安息日休息,不能做工。关于这一点,圣经上说得清楚吗?其实并

不清楚。做工确实需要界定一下。比如,在当时的农业社会,用绳子打结就是做工;然而,绳子

的这个结,是需要定义的。请大家听听下面的定义:

在安息日,下面几种用绳子打结的行为是有罪的:牵引骆驼所打的结,水手所打的结,等等。

打结是有罪的行为,那么解开那个结当然也是有罪的。

还有,妇女要在帽子上或腰带上用丝线打个结,又该算什么呢?

假设在安息日的时候,有个人把水桶缒到井里去打水,那么他就不能用绳子在水桶上打结,

因为在安息日用绳子打结是违背律法的,但是他可以先用妻子的腰带系在桶上,再把腰带绑在绳

子上,然后把桶缒到井里打水就可以了,因为用腰带打结是合乎律法的。哈哈,终于想出办法来

了!

这真的是很荒唐,然而真有这么一批人,虽然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方便,但依然愿

意专心持守这些数不清的规条,为的就是要讨神的喜悦!虽然他们这样做很不幸,但他们却对此

饱含激情。

文士们把写下来的律法进行诠释、说明,形成几千条规条。法利赛人则全心全意,持守这些

规条。

 

而我们现在呢,享受着恩典和自由——因为我们明白真理!但是我们却没有什么激情去讨神

2

 

的喜悦,更不愿意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不方便。我们不知不觉地深陷于我们所处的文化中,没有激

起一丝与世俗不同的波澜。

所以,关于尼哥底母,我们需要注意的第一点,就是他对宗教的激情。

 

他的经济状况

其次,尼哥底母很有钱,因此,他在社会上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耶稣被钉死后,尼哥底母带着一百多斤的没药和沉香,来包裹耶稣的身体。只有大财主才能

买得起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根据犹太拉比所传下来的资料来看,尼哥底母是当时耶路撒冷ᴰ富

有的三个人之一。

其实尼哥底母是个希腊语的名字,名字的含义是“征服人民的人”。有意思的是,在耶稣那

个时候,只有有钱人,才能雇得起希腊的家庭教师来教导他们的孩子,让他们学习希腊文化。那

个时候的上层社会经常给他们的孩子起两个名字:一个希伯来语名字,一个希腊语名字。所以看

起来,尼哥底母生在一个非常显赫的犹太家庭。

有一个圣经注释书的作者认为,尼哥底母所在的家庭,是那个时代的洛克菲勒、比尔盖茨。

 

他的地位

第三,在第 1 节的ᴰ后部分告诉我们:尼哥底母是个犹太人的官。

希腊语里用的“官”这个词,说明尼哥底母是当时犹太公会的一名成员。在以色列,犹太公

会是由七十一位宗教领袖组成的,是以色列的ᴰ高法院!这些人位高权重,而且很有意思的是,

犹太公会其中的一个职责,就是对任何被怀疑是假先知的人进行检验,然后做出相应的处理。

 

他的职业

我们现在先跳到第 10 节,来看看尼哥底母简历上的另外一项内容:

耶稣回答说:“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事吗?”

这里的“先生”就是“老师”,在这个词的前面,约翰用了一个定冠词,这句话实际上可以

翻译为:“你难道不是以色列人中,ᴰ权威、ᴰ有名的老师吗?”

所以尼哥底母的第四个特征,就是他显然是一个非常有名、德高望重的老师。

尼哥底母懂得圣经里面所讲述的事实,但是却不明白真理!约翰在这里埋下了一个伏笔。

尼哥底母是耶稣那个年代ᴰ优秀的人。他有极高的声望,在社会上有显著的地位,但却又不

是钻到钱眼儿里的那种人,而是过着一个分别为圣的生活,要讨神的喜悦。他是犹太公会中的一

员,是犹太人的一个领袖;他也是一位很有名、出类拔萃的老师。总而言之,尼哥底母是那个时

候的宗教、教育、文化所能产生的ᴰ杰出的代表。

如果说有什么人,能有资格进入天堂的话,那他是绝对当之无愧的;如果说有什么人能够在

众人当中脱颖而出,得到“ᴰ有可能进入天堂的人”这样的头衔的话,那这个头衔非他莫属!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尼哥底母却是个失丧的人!

 

现在请大家接着看第 2 节:

这人夜里来见耶稣,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

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

到了这个时候,关于耶稣的能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很多争议。有些人说

是从别西卜而来,但尼哥底母在一开始,就很友善地告诉耶稣,他并不同意那种看法。他实际上

是说:“耶稣,我真的认为你有纯正的动机,你的能力来自于神。”

3

 

这也是一种很礼貌的开场白,便于耶稣将祂主要的信息,来与尼哥底母进行交流。

“我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的,有神的大能;我今早还看见你在清洁圣殿,宣告对圣殿拥有权

柄;不过,你到底在向我们传达一个什么信息呢?你想告诉我们的,到底是什么呢?”

在第 3 节耶稣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这就是他想传达的主要信息:

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这句话真的是让人大吃一惊!为什么呢?因为耶稣是在告诉尼哥底母,告诉这位ᴰ有可能进

入天堂的候选人:你现在根本就进不去!他确实做对了很多事情,但是他还没有做那件对的事情!

尼哥底母是一个忠心的犹太人,他总是以为自己已经是神的国度中的一员了。他是亚伯拉罕

的子孙——他有去天堂的权利!

这句话不仅令人震惊,而且也让人费解。“重生”?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请大家继续看第 4

节:

尼哥底母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

可怜的尼哥底母……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如果没有约翰福音第三章,我们

也不会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耶稣,不愧是ᴰ伟大的老师,现在祂要用三个形象的例证,向尼哥底母,也向我们在座的每

一个人,来解释我们称之为救赎的这个

第一个例证

肉身出生的例证

第一个例证就是我们肉体的出生。请弟兄姊妹们看第 5 节: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大家不要停在这,要不然你会搞糊涂的。请继续往下看:

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或者说“从水生的”);从灵生的就是灵……

那么“从水……生的”是指什么呢?现在有下面这些解释。这是指:

l 第一,新约洁净的功效;

l 第二,神的话语洁净的功效;

l 第三,是指圣灵,这是圣灵的另外一种说法;

l 第四,是指施洗约翰和他悔改的洗;

l 第五,是指水的洗礼的必要性。

我先把ᴰ后的这个含义简单讲一下。耶稣没有说重生是由水的洗礼而来的。在新约圣经中,

洗礼是与死联系在一起的,而不是生。虽然我们需要顺服,必须施行洗礼,但这并不是我们属灵

上的重生所必须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救恩就不是我们所领受的了,而是我们赚得的,我们赢得的了。不是

这样,弟兄姊妹们。我受洗不是为了让我能与主在一起,而是这样做就可以公开显明:我已经属

于主了。

在解释圣经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忽略了这段经文本身所给出的解释,而我们自己却没有意识

到这一点。耶稣在谈论重生,也就是说,为了能够进入神的国度,你必须要生两次。请大家再读

一下第 6 节:

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

这是指自然的、第一次的

……从灵生的就是灵。

这是指超自然的、第二次的

所以,在耶稣的这个类比当中,肉身的或自然的出生,是与从水而生关联在一起的。希腊语

中所用的介词,可以翻译为“从水中生出来”。有意思的是,在希伯来语中,“生出来”这个词,

实际上就是指“膜的破裂”。

我可不想再去探讨关于生孩子的那些细节问题,不过上次当我在经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妻

子在产房,医生来破了她的羊水,之前婴儿一直在那个充满羊水的袋子里生活,这就是我们所说

的“从水生的”。医生弄破了那个袋子,也就是把水从那个小游泳池里放出来。当然了,我是在

用外行的话来描述。没有人愿意在没有水的游泳池里面游泳。这是对婴儿的一个刺激,让婴儿从

此在这个世界上露面了!从那以后,婴儿就开始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随着收缩的加剧,痛苦也越来越难以忍受。那会儿我非常紧张,好在我妻子玛莎那会儿没有

抱怨,一直强忍着。那一天我有无数的理由,为我的妻子感到自豪。我们那个小姑娘,就这样

“从水而生了”。

这就是第 5 节经文所指的——你必须“从水”生下你的肉体。

那现在你可能会想:“这还用说吗,每个人都明白,为了去天堂,当然你要先生下来才行。”

你的这个想法,就像是一个好犹太人。他们所想的就是:你的出生,决定了一切,他们就正

好生在亚伯拉罕的家族里。就是这么简单!到了今天也是一样!!

耶稣说:“没错,你的肉体首先要先生下来,但是我要告诉你另外一个出生——属灵意义上

的出生。光有第一次出生还不够!尼哥底母,如果你想进入天堂,那你必须还要属于另外一个家

庭才行。”

那现在尼哥底母的问题,就与圣灵有关了。尼哥底母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所有的事情得搞个

明白才行。他在想:“我怎么能相信一个我看不见、我也不理解的人呢?”

在尼哥底母还没有来得及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耶稣就给了他第二个

第二个例证

圣灵重生的例证

第二个例证就是圣灵重生的例证。请大家看第 8 节:

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

牧师兼宣教士梅尔(F. B. Meyer),就这节经文这样写道:从神的灵而生的新生命,就像风一

样神秘莫测。

耶稣到底在说什么?首先呢,祂说风和圣灵在很多方面都很像。实际上,在希腊语和希伯来

语中,“风”和“圣灵”这两个词完全一样!也就是说,这个词既可以翻译为“风”,也可以翻译

为“圣灵”,具体应该翻译成什么,要取决于上下文。

从圣灵而来的重生,和风的运动很相似。为什么这么说呢?

l 属灵的出生和风一样,两个都看不见;

l 虽然看不见他们,但是都能被感觉到;

l 他们都无法解释清楚,但是他们的存在都有

圣灵在人生命中的作用

你看不到风,但是你能看到风的作为;你看不到圣灵的动作,但是你能看到圣灵在人的

中,所起的作用。

艾恩塞德(H. A. Ironside),曾经是穆迪教会的牧师。有一次他在芝加哥进行户外传道,很多

的人聚集在那,听他传讲关于救恩和基督徒的生活。

有一个很有名的不可知论者也在人群中,他质疑圣经所记录的,还有神的真实性。他走到前

面,递给艾恩塞德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要挑战你,在下个周日下午,我们在科学厅举行一场

公开辩论。

艾恩塞德就把那张纸条大声朗读了,然后对那位不可知论者说:

“只要你做一件事情,我就来和你辩论基督信仰的真实性……你必须带一位受你影响很大的

人一起来。这个人曾经在生活中遭受挫折,心灰意冷,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信什么,直

到那个人在听到你所传讲的信息后,说:‘我相信你所说的,我要照着你所说的去生活……’你

把这么个人带过来,也就是在听了你所讲的以后,他在心里找到了平安,能胜过各样的试探,也

寻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你把这样的人带来,如果可以的话,带一个来就行了,我要带着一百个

这样的人,来与你辩论。”

但是那个人在听到这些话以后,就离开再也没有

弟兄姊妹们,对于基督信仰来说,无可辩驳的论据就是基督徒自己,他们被圣灵所改变,他

们的生命就是明证。

尼哥底母还是不明白,对耶稣说:“好吧,你告诉我要重生,重生以后,就能看到圣灵工作

的果效。但是……”第 9 节:

怎能有这事呢?

所以耶稣在第 10 节温和地责备他以后,耶稣给了他第三个例证,也是这几个例证当中ᴰ清

晰直白的。

前两个例证解释了重生的本质,而这个例证解释了重生的

第三个例证

铜蛇的例证

第三个例证是铜蛇的例证。请弟兄姊妹们往下看第 14-15 节: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

这两节经文所指的,是旧约圣经中ᴰ特别的故事之一。在民数记中,我们看到以色列人悖逆

神,神就降下灾祸,打发一批致命的毒蛇进入他们当中,这种毒蛇之所以被称为“火蛇”,是因

为人被咬后会发高烧,直到ᴰ后死亡。

于是人们便大声呼求神的怜悯,神就指示摩西做了一个铜蛇,挂在杆子上,在营中把它举起

来。所有看到这条蛇的,马上就得医治,就是这么简单。

为什么不做出一种药来呢?为什么不要求他们做点什么,以便得救呢?应该给他们点什么事

让他们来做,让他们为自己的得救而付出努力。

这里没有告诉他们要做出人为的努力,是表明了这样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就是人没有罪的解

药;对于人的罪,人是没有办法解决的。罪的结局就是死亡,除了死亡在等待着他们,人什么解

决的办法也没有;除非,神来提供这个解药。

布道家、牧师兼神学家巴恩豪斯(Donald Grey Barnhouse)写过这样一段话:

在我们现在的宗教倾向中,有一股潮流,就是要把“根除火蛇协会”(Society for the

Extermination of the Fiery Serpents, SEFS)这个机构纳入进来。这些宗教在面对火蛇的时候,要

用自己的力量来与之抗争。在外衣的翻领上别一个这样的徽章,在工作人员的名片上、信纸

上等各种地方印上这个标识。出一个刊物,每周出一期,记录工作的进展情况,刊登恪尽职守的

工作人员斩杀火蛇的照片。人们热火朝天所忙乎的这一切,都是要靠着人的努力,来解决罪所带

来的火蛇之灾!

假设让我们来随同一位热心的工作人员,看看他是怎么工作的。他会带着“根除火蛇协会”

的徽章,走进一个被火蛇咬了的患者的帐篷。这个人在被咬了以后已经中毒,而且毒液已经侵入

到他的四肢。他躺在那儿,发着高烧,极度痛苦,他已经病入膏肓了。这位根除火蛇协会充满激

情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协会在与火蛇奋战中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敦促他也来加入到这个行列中一

起奋战。这个垂危的病人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些钱来,作为对协会工作的支持;又颤抖着拿出一

支笔,工作人员扶着他的手,在加入协会的成员卡上,颤颤巍巍地勉强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

就一命呜呼

以色列历史上所发生的这个火蛇事件,成为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预表,祂被举起来,代替

我们成为罪人。救恩、属灵医治、重生,这些都是从仰望祂而来。当我们望着祂的时候,相信希

望只能从单单信靠祂而来。

弟兄姊妹们,你可以加入一个协会、一个组织、一个教会,签字成为她的正式成员,学习基

本教义和各类圣经课程,你还可以奉献一些钱财、受洗等等,但你却有可能在死的时候,没有神

的同在。我们已经被罪咬了,这是一个致命伤,有什么解药吗?还有希望吗?

仰望——在那个木头桩子上,在那个十字架上,仰望在那里的救主。祂本来就是从天而降,

所以祂能在被钉死后,复活

好,我们现在回到第 14 节: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

在原文中的“举”这个词非常奇妙,它在耶稣的身上用过两次。一次是祂钉十字架后被举起

来,还有一次是复活后,祂从地上被举起来升天。耶稣经历过两次被举起来:一次是在十字架上

被举起来,一次是被举起来进入到荣耀当中。

耶稣基督,才是被致命的罪咬伤以后的

接下来,在第 15 节说:

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他里面得永生)。

什么才是信呢?信到底是什么?

我们会在下一次讲约翰福音 3:16 的时候,详细讲解一下。现在对于尼哥底母来说,耶稣说

的到底是什么呢?

为了能更好地理解这段话,我想让你们来设想一个场景。假设你在长途跋涉后,来到了一个

衰败、破旧的农场,一片荒野,土地也是硬邦邦、干巴巴的。在那有一口井,在井口上有一个木

头做的平台,还有一个破旧、生锈的压水泵,就是那种在井里打水的水泵。

假设你这会儿渴得要死,所以你飞跑到井边,站在那个平台上,然后用那个压水泵来打水。

你拼命地一次又一次地按压水泵的手柄,但是却一点儿水也压不出来。

这时候你会做什么呢?我来告诉你宗教人士们都做什么。他们把压水泵上生的锈全都清理干

净,把手柄重新刷上油漆,不行,这还不够,他们干脆拆了那个旧的手柄,换上了一个崭新、用

铜做的手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于是周围的人们都来看这个压水泵,有人为此谱写了歌

曲,有画家来专门给它画了画。这个压水泵看起来真是漂亮,很多人都忙着做这做那,为的是能

让它看起来更加

然而,无论人们做什么,怎么去美化这个压水泵,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就是它无法给饥渴

的人们带来一滴水。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压水泵是在一个枯干了的井上面。

 

“尼哥底母,你看起来真的不错,你是那个社会、宗教和文化环境中,ᴰ优秀的人;但是你

正在从一口已经枯干了的井里打水。你需要重新建一个压水泵,你要把你的水泵建在活水的井

上。”

你来仰望那位人子,祂降到这个世界上,所以你才能升到天上。

有人说:十字架的下端扎在土里,宣告神已经降世,搭救你和我;十字架的上端指向天空,

宣告现在已经有了一座桥梁,通向天庭;而十字架左右的两端伸开,就像伸开的双臂,好像在宣

告说:“只要你愿意,就来吧。”

甚至像我这样的人都能来,甚至你也能来。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3 年 11 月 21 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 1993

版权所有

8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