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最后的希律

最后的希律

Ref: Acts 25–26

最后的希律

使徒行传第 25-26

引言

我列出一串名字,看你们能不能看出来,这些人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这些名字是:

  • 欧文·杨(Owen Young);
  • 詹姆斯·伯恩斯(James Byrnes);
  • 皮埃尔·赖伐尔(Pierre Laval);
  • 休·约翰逊(Hugh Johnson)。

这些人你们可能一个也不知道,更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其实,他们都曾经获得过《时代》(Time)杂志评选的“年度人物”称号。换句话说,他们都曾在某一年对全人类产生过巨大影响。

重复的审判

研读使徒行传最后几章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使徒保罗曾站在当时最伟大的几位领袖面前接受审判,这些人的地位堪比《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他们位高权重,是中东地区呼风唤雨的人物,是手握重权的人。

在第二十五章 25 节中,作者路加间接地指出了这一事实:

又说:“你们中间有权势的人与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

大体来说,在第二十五章里,凯撒利亚的新任省长非斯都的做法和腓力斯一样。他想讨好犹太人,所以仍把保罗留在监里,没有作出最终的判决。在第 1-12 节里,保罗把两年前对腓力斯说过的辩护词又对非斯都说了一遍。

当非斯都打算把保罗送回耶路撒冷,交给犹太公会审判的时候,第 11 节说,保罗却要上告于凯撒。作为罗马公民,保罗有权上告于尼禄皇帝本人。非斯都束手无策,只好求助于一位非常重要的大人物——亚基帕王二世。

皇家盛况

所以第二十五章的内容,只不过是第二十六章里的审判的引子和热身。我们先看一下第二十五章 13-22 节,了解一下故事的背景:

过了些日子,亚基帕王和百尼基氏来到凯撒利亚,问非斯都安。

在那里住了多日,非斯都将保罗的事告诉王,说:“这里有一个人,是腓力斯留在狱里的。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将他的事禀报了我,求我定他的罪。

1

我对他们说:无论什么人,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未得机会分诉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及至他们都来到这里,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来。

告他的人站着告他,所告的,并没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恶事,不过是有几样辩论,为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又为一个人名叫耶稣,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他是活着的。

这些事当怎样究问,我心里作难,所以问他说:‘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为这些事听审吗?’但保罗求我留下他,要听皇上审断;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凯撒那里去。”

亚基帕对非斯都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非斯都说:“明天你可以听。”

从第二十五章开始、到第二十六章结束的事情,简直是普通基督徒与中东大人物之间的一场思想碰撞。

好,我们继续看第 23 节:

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着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

进入正题之前,我希望大家明白,保罗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如果你曾向一些身份显要的人作见证,那这个场面会给你很大的鼓励。

亚基帕王不是别人,正是希律亚基帕二世。第 23 节告诉我们,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百尼基原本是亚基帕的亲妹妹,他们之间的乱伦关系是整个罗马的丑闻。有趣的是,百尼基有个妹妹也叫土西拉,和腓力斯淫乱的妻子同名。上次我们简单地讲过腓力斯和土西拉之间的丑事。

希律亚基帕二世被罗马政府任命为管理犹太信仰的政治领袖,有权任命以色列的大祭司并管理圣殿的银库。然而,他是个极度腐败的人。

他父亲希律亚基帕一世曾处死了雅各,囚禁了彼得。他叔祖父希律亚提帕斯曾偷了兄弟的妻子,又因施洗约翰讲道斥责他们而砍了施洗约翰的头(路加福音第三章,马可福音第六章),他还曾审判耶稣基督,想杀死耶稣(路加福音 13:31)。他曾祖父希律二世曾屠杀伯利恒的男婴,为要杀死犹太人新生的王。

所以,保罗面对的这个人来自一个被撒但使用、意图消灭弥赛亚和教会的家族。希律家族手上沾满了初代教会的鲜血,但这个家族的政治权力在希律亚基帕二世手里结束了。也就是说,保罗面对的是最后一个希律。

大家想一想,保罗难道不知道希律家族的历史吗?保罗难道不知道他们恨恶教会和基督吗?保罗怎么有勇气站在他面前呢?因为保罗知道,虽然希律的权力很大,但神的权力更大。保罗知道,虽然无辜入狱看似不公,但神一直在掌权。

最近,我重读了一个年轻的神学院学生的故事,他因住在隔壁的一位护士专业的学生的死亡而被判刑。事实上,他被判刑主要是因为他梦到邻居遇害,并且在听了好友们的建议后去警察局说明了情况。但警察却把他逮捕了,因为警察把他的梦解释为变态杀手迂回的忏悔。之后,他与妻子、孩子聚少离多,经过十二年的牢狱生活和多次上诉,他才被无罪释放。但十二年已经过去了。

回首那些艰难的岁月,斯蒂夫·林斯考特(Steve Linscott)这样写道:

我终于明白,我们不能评判神的旨意,不能评判祂把我们放在什么地方,也不能评判祂为什么给我们选了这条路而不是那条路。除非从神完美的计划来看,否则《圣经》里记载的神的作为

(或不作为)常常看似不公平、没道理。成千上万孩童被杀,只有一个名叫摩西的婴儿幸免于

难;雅各是个小偷,但得到父亲以撒祝福的是他,而不是以扫。在某种层面上,神让自己的儿子为人类的罪而死,这也是说不通的……但神有一个计划,一个完美的计划。

对保罗来说,时间正在一天天过去。已经过去两年了,他能重获自由吗?他能去到罗马吗?神完美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我们一起来找出答案吧。

非凡的见证

请看使徒行传 26:1:

亚基帕对保罗说:“准你为自己辩明。”于是保罗伸手分诉说……

保罗是如何分诉的呢,是通过讲自己的见证。这里的见证和第二十二章里的见证非常相似。保罗的见证可以划分为三个部分。

保罗的过往

在见证的第一部分(第 2-11 节),保罗先叙述了自己的过往。最关键的一句话在第 5 节后半句:

……我从起初是按着我们教中最严紧的教门作了法利赛人。

保罗相当于说:“王,你要知道,说到宗教,我是非常严肃的!我遵守所有的规矩,按时祷告,没错过一场会堂聚会,我参与教导、唱诗和每一次的爱宴。”

如果王要询问保罗的过去:“保罗,你和以色列的神关系如何?”保罗一定会脱口而出: “我们的关系就像磐石一般坚固!”

现在的宗教假象和当时并没有区别。你可能熟读《圣经》,按时祷告,每周日都来聚会,但却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

这怎么可能呢??保罗解释说,因为每个人必须把发霉的粮换成天国的新粮,每个人的路必须在某一点与耶稣基督复活的伟大启示相交。

保罗悔改信主

保罗见证的第二点是他悔改信主的经历。

请看第 9-15 节。重点经文是第 13 节,即保罗看见“从天发光”。

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我在耶路撒冷也曾这样行了。既从祭司长得了权柄,我就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他们被杀,我也出名定案。在各会堂,我屡次用刑强逼他们说亵渎的话,又分外恼恨他们,甚至追逼他们,直到外邦的城邑。

那时,我领了祭司长的权柄和命令,往大马士革去。王啊,我在路上,晌午的时候,看见从天发光,比日头还亮,四面照着我并我同行的人。

我们都仆倒在地,我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话问我说:‘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这里的刺是一种用来赶牛的尖棍子,牛越不听话就越被刺得厉害。),

我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也就是说,主说:“保罗,自从你听说了真理,你一直在反对真理。司提反因宣讲看见我复活而被杀害,这件事你也参与了。但他宣讲的是真理——我的确是天地的主,也是人子,我曾被钉在十字架上,现在却高升为万王之王。”

我们已经从第二十二章中了解到,在这节经文与下节经文之间,保罗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基督。

自由派的伪学者认为,保罗其实并没有看见复活的基督。有人觉得保罗是中暑了,还有人觉得保罗是癫痫发作,他去大马士革路上的经历不过是他癫痫发作产生的幻觉。

一百年前,英国的讲道王子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曾这样说:

愿神让所有反对耶稣基督之名的人都患上癫痫吧;因为,这蒙福的癫痫竟然让一个人的生命发生了如此奇妙的变化。

我们继续往下看第 16-17 节:

“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再看第 18 节,这节经文是对福音主旨的概括,也是保罗希望亚基帕王听到的信息: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我们得救以前,主看我们是灵里瞎眼的,是被撒但捆绑的。

福音概览——打开,赦免,保障

  • 福音打开我们的眼睛。

彼得前书 2:9 后半句说,福音带我们

……出黑暗,入奇妙光明

歌罗西书 1:13 说,福音救我们

……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

  • 相信福音使人罪得赦免。在罗马书 4:7,保罗写道:

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

  • 最后,福音保障我们的未来!

在彼得前书 1:4 中,彼得说,我们这相信的人

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

一个人怎么才能得到所有这些好处呢??讲到最后,保罗引用了耶稣基督的话,也就是使徒行传 26:18 中的

……又因信我,得蒙赦罪。

也就是说,单单靠“相信”基督就能得救。得救不靠行为,而靠相信基督。

保罗的使命

保罗见证的第三点是他的使命。

请看第 19-24 节。这里的重点经文是第 22 节,即保罗说:“直到今日还站得住。”

“亚基帕王啊,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因此,犹太人在殿里拿住我,想要杀我。

然而我蒙神的帮助,直到今日还站得住,对着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先知和摩西所说将来必成的事,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

保罗这样分诉,非斯都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我讲道的时候曾经被婴儿的哭声、小朋友出去上厕所以及电话铃声打断过,但从没有被人叫喊说:“你疯了。”他们还算仁慈,只会在我讲完道后这么说,从没在我讲道时这么说!

“保罗,你癫狂了!”相当于说:“保罗,相信死人复活证明你是个疯子。”

请大家注意第 25-27 节里保罗的反应:

保罗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背地里作的。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吗?我知道你是信的。”

保罗仿佛在说:“亚基帕王,我知道你尊重先知,先知曾预言过将来的弥赛亚,祂就是今天我所传讲的这一位。祂改变了我的生命,也能改变你的生命。”保罗相当于在说:“亚基帕王,你愿意成为基督徒吗?!”

第 28-29 节描写了亚基帕王的反应:

亚基帕对保罗说:“你想稍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啊?”

保罗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

有些人觉得亚基帕这样说是在讥诮保罗,他们把亚基帕的话解读为:“保罗,你真的以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能说服我成为基督徒吗??!!”

还有一些人把亚基帕的话解读为:“保罗,你差点儿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服我成为基督徒。”差点儿……而不是完全!

我们继续看第 30-32 节:

于是,王和巡抚并百尼基与同坐的人都起来,退到里面,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

亚基帕又对非斯都说:“这人若没有上告于凯撒,就可以释放了。”

事实并非如此。根据罗马法律,只有下一级法院作出有罪判决时,犯人才可以上诉于凯撒。他们私下里的谈话表明,其实他们相信保罗是无辜的。但为了讨好犹太领袖,也为了免作判决,他们玩了政治手段:“如果他想见凯撒,我们就让他见吧。”

应用——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

关于这段经文的应用,我想指出人们对福音的两种回应。

嘲讽的回应

第一种回应是嘲讽的回应。               “信耶稣的人都是傻瓜,服侍一个他们认为活着的死人真傻。”

在狱中,保罗给腓立比教会写了一封信,在第一章 21 节,保罗说: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

为主殉道的宣教士吉姆·艾略特(Jim Elliot)也曾写道:

以无法保留之物换取无法失去之物的人绝不是傻瓜。

不要期望世人能明白这一点。

迟延的回应

第二种回应是迟延的回应。 “差点儿……而不是已经。”

  • 听到福音的真理不会自动带来灵魂的转变。施蕴道(Swindoll)这样写道:

基督的真理就像太阳光线,可能带来成长和生命,也可能让石心变得更硬。

亚基帕王二世,也就是最后的希律,听到了他曾祖父和父亲所忽略的福音,但是,在这个决定命运的时刻,他不信的心变得更刚硬了。

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写道:

差点儿被说服成为基督徒就像是一个罪犯差点儿被宽恕,但最后还是被处死;就像是一个人差点儿被救出来,但最后还是死在大火里。差点儿得救就是没得救。

有一首古老的赞美诗就是根据这个故事写的——保罗向亚基帕王作见证,亚基帕差点儿就相信了。歌词是这样写的:

差点儿相信的人,现在就相信吧,差点儿相信的人,接受基督吧。 有人似乎在说:           “圣灵,去吧,你先去吧;

等我方便的时候, 我会去找你的。” 歌词的最后一句是:

遗憾啊……遗憾;差点儿得救,却没得救。

对于这个最后的希律来说,“差点儿”就是“绝不”。对于这个《时代》杂志上的“年度人物”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已经错过了。

差点儿得救,但却没得救。

对那些从来没有邀请基督成为你个人救主的人来说,这段经文虽然极具挑战性,但也很有吸引力。我劝你们今天就迈出这一步!不过,对那些已经相信基督并愿意为祂作见证的人来说,这段经文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

你们想没想过,如果不是《圣经》,你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想起甚至读到“希律亚基帕”“百尼基”“非斯都”“腓力斯”这些名字?从永恒的角度看,在这个故事里,真正“呼风唤雨”的不是国王或王后,不是凯撒利亚的省长,也不是犹太公会;真正配得上“年度人物”称号的应该是那位之前作法利赛人、现在名叫保罗的拉比。保罗戴着锁链告诉他面前的所有人:“以前我是这么一个人,但后来我遇见基督,现在我为一个更高的呼召而活,这个呼召比这个世界的东西要高得多。”

虽然和保罗一样,你我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世俗历史上的《时代》“年度人物”,但事实上,你们都是自己时代里的“重要人物”!

所以,让我们按照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来活,按照我们藉着基督获得的能力来活,按照那更高的呼召来活。到最后,当我们站在基督面前、脱去死亡锁链的时候,我们将会听到那句最有意义的夸赞:“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本讲稿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8 年 9 月 20 日的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 1998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