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奇异的恩典  (第二部分)

奇异的恩典 (第二部分)

Ref: Acts 16:35–40

奇异的恩典

(第二部分

使徒行传16:35-40

引言

我上次在讲使徒行传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在半夜发生的那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个冷酷无情的狱卒后来居然问使徒保罗这样一个问题:“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人们至今还在问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改变。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答案都有。那么你的回答是什么呢?

两个重要的问题

今天我要先给大家布置一个作业,来开始我们今天的内容。这个作业不是让你拿回家去完成的,而是就在现在、在开始我们今天的内容之前要完成。我希望每个人都来完成这个作业,因为我想让你知道你所信的到底是什么。我要问大家两个重要的问题,我希望每个人都花一点时间认真考虑一下,然后我再来回答这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明天去世,你相信你会去天堂吗?

你可以回答“当然了,一定的”,或者“是的,我觉得是这样”,或者“我不确定”。

对于回答“当然了,一定的”或者“是的,我觉得是这样”的人来说,第二个问题会告诉你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把握;而对于回答“我不确定”的人来说,第二个问题会让你知道,你心里所确信的到底是什么。

那么这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你死后来到天堂的门口,神问你为什么祂应该让你进入天堂,那么你会说什么呢?

也就是说,你认为神想让你说什么?神所期待的回答是什么?以至于神会为你打开天堂之门呢?现在就请大家想一想,来回答这两个问题。

使徒行传16:25-34的回顾

好了,如果大家已经在心里回答了这两个问题,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到上次讲的那个半夜发生的事件,那个狱卒问了使徒保罗一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现在就请大家把圣经翻到使徒行传第十六章,我们来看第25-34节经文:

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禁卒一醒,看见监门全开,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要自杀。

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禁卒叫人拿灯来,就跳进去,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当 夜,就在那时候,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洗。于是禁卒领他们上自己家里去,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神,都很喜乐。

在我上次讲完以后,我觉得有必要再多谈谈“信”这个词。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确信:在我们教会和我们身边的人当中,一定有人对这个词的理解不合乎圣经。神希望我们对这个重要的概念毫不含糊,但实际上人们对此有很多的困惑。

所以,在我们一起学习使徒行传这本书的时候,我想在这里暂停一下,对这个词进行深入的学习,来寻求合乎神的话语的答案。然后你就可以胸有成竹地回答:“当然了,一定的。”并且给出一个合乎圣经的答案,来解释你为什么能这么肯定。

腓立比教会的稳定性

因为我们在学习整本的使徒行传这本书,我想先把第十六章最后这段内容讲完,解释一下这段经文,然后再去讲解“信”这个重要的概念。

现在请大家看第35-37节:

到了天亮,官长打发差役来,说:释放那两个人吧。禁卒就把这话告诉保罗说:官长打发人来叫释放你们,如今可以出监,平平安安的去吧。

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

“私下”这个词是这里的关键词,因为它解释了保罗接下来为什么那么做的原因。我们继续看第37节的后半节:

……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

换句话说就是:“叫官长来,护送我们离开监狱。”

现在我们继续往下看第38-40节经文:

差役把这话回禀官长。官长听见他们是罗马人,就害怕了,于是来劝他们,领他们出来,请他们离开那城。

二人出了监,往吕底亚家里去;见了弟兄们,劝慰他们一番,就走了。

保罗在这段经文中迫使官长们公开承认保罗和西拉是无辜的,实际上官长们被迫公开承认反倒是他们自己违反了法律,而不是保罗和西拉。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打了罗马公民,而这是违反罗马法律的。如果让远方的罗马政府知道他们打了罗马公民的话,那可就不得了了,会惹起罗马的公愤,这些长官的位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所以,长官们不得不来了。现在保罗不想在夜里离开监狱,而是要在大白天、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牢房。他这么做,是不想给当地的教会惹来麻烦,让教会因为这个事件不得不回答这样一些问题:“嘿,我听说创立你们教会的人被抓到监狱里面去了,后来正好遇上地震,就从监狱里逃跑了,是这样吗?他是个罪犯,对吗?”

保罗不想让教会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所以他就在监狱里多呆了一阵,直到官长们在大白天护送他们出去为止,而且向公众承认是他们自己犯了法,这样就不会让教会处在被动的局面

中。这让我不禁想到,经过这件事情以后,这些官长们今后在处理跟教会有关的事情时,可能会格外谨慎,不敢乱来。

现在我们来看看腓立比的这个很有意思的教会。在教会的大旗第一次在欧洲大陆迎风飘扬之际,这个教会的成员构成比较复杂,包括有教养的、举止优雅的有钱人吕底亚;包括一个使女,她曾经是被邪灵所掌控的一个代言人,预测未来,与阿波罗神庙里的祭司是一伙的;腓立比教会的成员还包括这个狱卒和他的家人。这个教会真的是彰显了神奇异的恩典!而教会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腓立比居民的救恩

现在我来讲讲“信”这个重要的概念。在第30节,那个狱卒曾经问:

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保罗在第31节回答说:

……当信主耶稣……

“信”的定义

保罗所说的这个“信”,可以被定义为“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工足以拯救”。也就是说,不是耶稣再加上一个什么东西,不是十字架再加上什么,不需要再添加任何东西了——单单相信基督就足够了。

保罗在第31节说:

……当信主耶稣,你……(就)必得救……

保罗实际上是说:“借着相信,你将得救。”和合本翻译为“必得救”,而现代译本翻译为 “就会得救”,标准译本翻译为“就将得救”。保罗没有说:“希望如此”,或者“我觉得

是”,或着“你尽力而为吧”,或者“你会到达天堂的门口,剩下的就看你运气了”。保罗不是这个意思,他说的是:“……你将得救……”。

知道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这样对于第一个问题“如果你明天去世,你相信你会去天堂吗?”你就可以这样回答:“当然了,一定的,我可以肯定。”

现在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可以这么肯定。前段时间我开车,在我前面的那个车,车牌一看就知道是自己选的,我很喜欢看这样的车牌号,然后琢磨一下车主选这个车牌号想表达一个什么意义,你们是不是也有这个爱好?!这个车牌的信息很简单,用的是几个英文字母:“I INSURE U”,意思是“我向你保证”。不知道这伙计是干什么的,也许是推销保险的,也许是卖汽车的,或许是个政客。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他会拍着胸脯对你说:“我向你保证:没问题!”

每个人都知道保险的价值。你的房屋投保了吗?你的汽车投保了吗?你的生命投保了吗?这样在你四十岁或五十岁、六十岁或八十岁去世的时候,你的家人可以拿到一笔资金。但是一亿年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我发现读约瑟夫·克纳普(Joseph Knapp)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是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

(Metropolitan Life Insurance)的创始人,不是一般的有钱。他妻子是个基督徒,对于圣经中有关人死后的归宿方面的真理教导笃信不疑,她曾经给一首赞美诗谱写了曲子,送给她的一个好朋友。这首赞美诗的第一句歌词就是:“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有意思的是她丈夫是做人寿保险的,确保在发生意外时能提供补偿;而她在基督里有保险,有完全的确据,知道自己将来的归宿在哪里。

怎样才能有这样的确据?“相信”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过会儿会查考几处经文,“信”这个词在约翰福音中出现的次数,要比其他几部福音书多,所以我们先看约翰福音第三章,在这里的九节经文当中,“信”这个词出现了七次!使徒约翰很希望你知道:你有这个永恒的确据。实际上在约翰福音20:31,约翰告诉我们他写这本福音书的目的是:

……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

这里又出现了“信”这个字,约翰说:“神启示我,使你们确信你们正走在去往天堂的路上。”

在约翰一书5:13,同样还是这位使徒约翰写道: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

大家明白了吧?如果你能和使徒约翰在一起呆五分钟,他就会问你:你永恒的归宿在哪里?你的确据是什么?

约翰福音第三章也是这样,我们一起来仔细看看约翰都说了些什么。在这一章中,有个名叫尼哥底母的人来拜访主耶稣,他想知道该怎样才能承受永生。大家可能很熟悉这个故事,我们几年前也一起学习过约翰福音。主耶稣就是对尼哥底母说了一句所有的基督徒可能都能背下来的 话,就是第16节经文。请大家跟我一起说这节经文: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在第三章主耶稣对尼哥底母讲了很多,我想把这些内容概括成三点。

第一点:你和我都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

主耶稣把这个告诉了尼哥底母,你我都和尼哥底母一样,生在错误的家庭。你可能对此会有疑问:“你是在说我父亲和母亲吗?”

其实不是,保罗在罗马书5:12对这个问题有详细的论述,他说: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在这节经文中保罗告诉我们:我们生在人类大家庭中,而如果你想有永生的话,这就是一个错误的家庭,在这个家庭里没有永生;因为我们的父亲亚当是一个罪犯,他被判处死刑了。

你可能会说:“但那个判决不是给我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吗?你有一天会死去,就证明这个判决也是给你的,我也一样,没有人可以例外,我们都因为罪而被定了死罪。神告诉亚当和夏娃如果吃那个果子会承受神的审判,这个审判今天依然是一样的。如果吃那个果子他们肯定会怎么样?……会死。神对他们说的是实话吗?是的。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他们真的死了。那你是怎么知道你和对亚当的审判是有关联的呢?不仅与亚当的本性相关联,而且还与对亚当的审判相关联,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你会死,我也会死,由此我们就知道我们是与亚当相关联的。

这就是那个坏消息。

约翰还在第三章的第17节记录了主耶稣说的另外一句话:

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你可能会说:“斯蒂芬,这节经文说了,耶稣到这个世界来不是要审判这个世界,那你为什么左一个审判、右一个审判的呢?”

这里的“差”这个希腊语词,派生出了英语中的“使徒”这个词。也就是说,耶稣被差来是有一个使命的,神给了祂一个信息来告诉我们,这个信息不是一个审判的信息。为什么呢?请继续看第18节:

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

换句话说,耶稣不是带着审判的信息来到这个世界的,因为这个世界早就已经在神的审判之下了,神为什么还要审判已经被审判了的人类呢?这个世界需要一个救主,这是耶稣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

当耶稣降生的时候,这个消息当时向社会底层的人——牧羊人宣告了,他们从宗教的角度来看是不洁净的人。这个消息先告诉了他们,路加福音2:11说:

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

(生了什么?审判者吗?生了一个老师吗?一个大能的医治者吗?一个哲学家吗?一个道德楷模吗?一个新宗教的奠基人吗?不是,而是生了一个……)

……救主……

这个世界在灭亡。全世界的每个人都要死,无一例外。我们的身体会承担对我们的父亲亚当的判决。我们需要一个救主。

现在请大家看约翰福音3:3,耶稣告诉尼哥底母说:

……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为什么呢?因为你的第一次出生把你放在了一个错误的家庭,所以你必须重生,生在一个新的家庭,这次是生在正确的家庭里。这就是主耶稣告诉尼哥底母的第一点:你和我都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这就引出了下面的第二点。

第二点:一定要发生什么事情,才能使你重生到那个正确的家庭。

我们来看约翰福音第三章的第5节: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这倒是挺有帮助,不过也让人感到困惑。“水”在这里是指什么呢?

圣经注释书和宗教期刊杂志对此有差不多六种不同的解释。有人说这是指新约对人的洁净;有人说这是指人被神的话语洗净;有人说这是圣灵的同义词,所以耶稣说的是同一件事;也有人说这是指施洗约翰和他悔改的洗;还有人说这是指受洗,是一个人得救所必需的。

我来说说这最后一种观点。耶稣不是在说新生是从受水洗来的;也就是说,为了能进入神的国,你必须重生进入这个新的家庭。其实主耶稣对此已经做出了解释,在第6节祂讲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出生。有时候,你只要继续往下读,圣经就能对前面说过的话提供注解。我们来看第6 节:

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

你可以把这里的“肉身”这个词,和第5节中的“水”划条线连起来,这样你就有了解释,这是指人第一次自然的出生。

现在继续看第6节的后半节:

……从灵生的就是灵。

这显然就是指超自然的第二次出生。所以在主耶稣所用的这个类比中,肉体的或自然的出生与从水生的联系起来。

在希腊原文中,“从水”这个短语可以按照字面意思翻译为“从水……出来”。实际上,有意思的是,在希伯来语中,“生”这个词有薄膜或水囊破裂的含义。

上周五,我们全家庆祝我们四岁孩子的生日,她是我们最小的孩子。我还记得生她的时候在产房里的情景,我不想讲那么多细节,但是我记得医生进了产房,破了我妻子的什么?她的羊水。

医生后来给我解释了破羊水意味着什么,但我还是一头雾水,干脆就简单地理解为把游泳池里的水放出来,差不多吧?谁都不愿意在没有水的游泳池里游泳,这就是孩子想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最大动力。这样讲是不是比医生解释得更清楚?反正这说得通,因为妈妈肚子里的小游泳池没水了,没法游泳了,孩子就出来了,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子宫开始收缩加剧。

就这样我们的小女儿“从水里”生出来了,第5节说的就是这个。也就是说,从肉体上来说,“你必须从水里生出来。”

这其实是显而易见的,每个人都知道,为了去天堂,你总得先生出来吧。这也是犹太人的思路,他们会说:“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生在亚伯拉罕的家族里,这样我将来就自然而然去天堂了。”

主耶稣说:“你要先生下来,这个没错。但这个还不够,就算是犹太人也不行;你必须重生在神的家里才行。”

在我接触和了解其他宗教的时候,我对他们是如何回答重生和得救的问题总是很感兴趣。有意思的是,他们的体系会包含一些事实,然后再用一大堆宗教术语和其它东西把它包裹起来。这些东西不能把人引向天堂,不幸的是,最终只能把人带向地狱。

这里我要来谈谈几个宗教。

佛教

首先是佛教。我上次讲道的时候提到过佛教,它正在成为社会精英们的宗教。现在有佛教的电影,人们也开始引用佛祖说过的话。据说这是充满仁慈、宽容的宗教,特别适合我们现在的社会。佛教也谈到了重生,他们把这个叫“轮回”。

神秘宗教

生活在主耶稣那个年代之前的希腊人,发明了一种宗教叫神秘宗教(mystery religions),它看起来非常接近真理,要借着基督启示出来,但实际上又和真理差了十万八千里。显然撒旦是在伪造真理,在基督来之前他就是这样做的。

神秘宗教是围绕着重生的理念建立的。刚加入神秘宗教的人被称为再生的人,在佛里吉亚

(Phrygian)的神秘宗教中,对于完成了所有入教仪式的新成员,会有人给他一杯奶喝,这象征着他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有个名叫阿普列乌斯(Apuleius)的希腊人,就履行了所有的入教仪式,后来在他的手稿中做了记录,这个手稿一直保存到现在。他记录说他主动经历了死亡,因此迎来了他属灵的诞生,他重生了。

神秘宗教中一个最吸引人的仪式就是牛祭(Taurobolium)。在这个仪式中,新成员会被带到一个深坑里,在坑顶上盖上一个网格状的盖子,然后就在这个盖子上宰杀一头牛。大量的牛血就穿过网格状的盖子流到坑里,而那个新成员就会被这头垂死的牛的血完全浇透。在他从坑里出来的时候,就会被认为是“得到了永远的重生”。

现在大家都知道,在这个骗局的背后到底是谁的作为。

东正教

在当今这个时代,宗教所做的,无非就是在基督简单的话语上不断添加、添加、再添加,除了混淆是非,做不了什么。上周有人给我看了希腊东正教出版的一份报纸,东正教其实就是西方罗马天主教的东方版本,罗马天主教把教皇作为他们的领袖。东正教认为应该把上帝之城从罗马移到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他们有自己的宗教体系,有他们自己的主教或牧首

(patriarch),被他们称为大公(或普世)全圣牧首(Ecumenical All-holiness Patriarch),这与罗马天主教的教皇没什么两样。这两个宗教体系基本上是一回事。

就在这份报纸上,有篇文章整篇都在回答一个问题:“请告诉我,天父,通向救恩的正确道路是什么?”整篇文章我都读了,这里我来告诉大家他们的答案是什么。人怎样才能从罪和罪的后果中得到解脱、避免永远与神的同在相隔绝呢?要对救主耶稣有真正的信心才可以。这个答案还不错吧?到目前为止还没什么问题。但是,这还不够,还需要有好的行为,又变成宗教的那一套了。

问的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得救?我把他们的回答简要复述一下:

首先,我们必须完全相信;然后,借着浸水洗的圣礼,我们就可以进入天国的时空;然后坚信礼(Sacrament of Chrismation)赐下光照我们的圣灵,将圣神完全赐予我们;然后忏悔礼

(Confession)洁净、释放、并且帮助罪人;然后圣餐(Communion)使我们与神相连,并且赐给我们永生的供应,圣餐是神赏赐人的宝贵礼物;然后膏油礼赐给我们身体和灵魂的拯救。

这里面到底哪一个可以让我们得救呢?每个都需要,缺一不可。我继续往下读:

正确的信心、好行为和教会圣礼的恩典,在属灵上引导我们前行、使人成全、带领他得到拯救。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过程。你必须坚持到人生的最后一刻,因为如果这中间出了问题的话,那你最终可能无法得救。这篇文章接着说:

就像圣洁教父们所说:“那些爱神的人,通过他们的言行举止来显明、证实他们对神的爱,他们会继续爱神、喜欢靠近神。”

所以,如果你足够好的话,你就可以与神在一起。这篇文章最后说:

因此,我们在地上的生活方式,在我们的救恩当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不能单单只依靠慈爱的神。

但是,我完全只依靠慈爱的神。因为要不是神的怜悯和恩典,我会在醒着的每个时刻都违背神的圣洁,从而承担地狱的刑罚。一定要发生点什么事情才能改变这个结局,主耶稣把这个叫 “新生”。

普世圣战

最后我再谈另外一种宗教。我刚读了一本书,书名叫《普世圣战》(Ecumenical Jihad)。我知道这本书读起来不会那么让人赏心悦目,不过这本书中有不少让我感到震惊的信息。作者彼 得·克里夫特(Peter Kreeft)是个崭露头角的人,被所在的福音派教会的领袖们所看好,不过还没有承担什么带领的职责。他是个神学家,也是个护教学家。在这本书中他所表达的基本意思是: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使西方文明重新注重伦理道德。不过这本书在此基础之上还更进了一 步。

在克里夫特刚刚出版的这本书中,他写了他在身体之外所经历的事情。虽然他是波士顿学院的一名出色的教授,但他却愿意屈从于自己的主观经历。他说在这次身体外的经历中,他觉得是去了天堂。等他到了以后,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佛,他们就聊了起来,佛说:“我一直在追求真

理,圣经里说的那条路不行,我没有按照基督所完成的救赎达到我的目的地,但是我一直在追求真理,而神知道这一切,所以我就到天堂来了。”他又往前走了一段,遇见了孔子;再往前又遇到了穆罕默德。这些人他差不多都遇到了。他最后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真的追求真理,那我们都是兄弟姐妹。

在我参加一次研讨会的时候,我听到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牧师谈到过这本 书。我不相信福音派基督徒还能写出这样的书,于是买了一本。在这本书的背面,在支持、赞赏这本书的人当中,我看到了著名神学家和基督徒作家巴刻(J. I. Packer)的名字,他在评论中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他说的是正确的话,那该怎么办?”

也就是说,如果彼得·克里夫特是对的话,如果神秘宗教是对的话,如果佛教是对的话,如果东正教和他们所倡导的行为是对的话,那么耶稣基督就是个撒谎的人,因为耶稣说了一句很绝对、很排他的话。他说:通向神的道路没有多少,其实只有一条路。而且祂还说:“我就是那条道路。”在约翰福音14:6,这位道成肉身的神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弟兄姊妹们,这就是基督信仰冒犯人、让人讨厌的地方。如果耶稣基督是对的话,那么所有其他人都是错误的;如果祂是那条路的话,那么所有其他人都不是那条路;如果这是福音的话,那么所有其他的都不是福音;如果圣经告诉了你该怎样去天堂,那么所有其他的学说、宗教都是通往地狱。想想看,是这个道理吧?

坦白地说,我们对待任何其他真理或科学,都不会像对待属灵真理这样。就像我上次提到 的,我从来没想过再去找我的数学老师,对他说:“请问你能不能再给我加几分,让我可以更靠近点儿呢?”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三章对尼哥底母所讲的那些话,概括起来有三点,我前面已经讲了两 点。第一,你和我都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第二,一定要发生什么事情,才能使你重生到那个正确的家庭。下面我再讲第三点。

第三,救恩不是一个过程或者信心外加好行为;救恩是在你和救主之间所发生的仅此一次的交易。

那么你是怎么做这笔交易的呢?这个话题我可以讲很长时间,不过我会尽量简单明了地解释一下。

请大家看约翰福音第三章的第14-15节,主耶稣给我们举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让我们更容易理解祂所讲的内容: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

这里所提到的是在旧约圣经中发生的一件事情,神拯救以色列人在那次事件中免于死亡。主耶稣说:“那个事件就是指向我的一个例子。”那是个什么事件呢?

民数记21:5-9的例子

现在我们回到民数记第二十一章,一起来看看第5-9节经文:

就怨讟神和摩西说:“你们为什么把我们从埃及领出来、使我们死在旷野呢?这里没有粮,没有水,我们的心厌恶这淡薄的食物。”

于是耶和华使火蛇进入百姓中间,蛇就咬他们。以色列人中死了许多。百姓到摩西那里,说:“我们怨讟耶和华和你,有罪了。求你祷告耶和华,叫这些蛇离开我们。”

于是摩西为百姓祷告。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制造一条火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

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

神为什么不给他们一剂良药?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个解药的配方?为什么不让以色列人做点什么事?由于他们的所作所为,这个结局是他们应得的。但神为什么不给他们点事情去做做,来解决他们的问题?这其实符合人的本性,世界上各个地方的人都一样。

人有一种很自然的倾向,就是想帮助神来解决问题。不过圣经告诉我们,神没有让他们制造治疗蛇毒的解药。这其实显明了一个更重要的事实,就是对于罪,人类没有解药;人不能借着宗教或好行为来造出什么解药。但是基于人的本性,人很难承认这一点,对吗?

对于这段经文,著名的传道人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Donald Grey Barnhouse)写下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他说:

如果这个事件放在我们今天的宗教体系中,人们马上会成立一个“根除火蛇协会” ( Society for the Extermination of the Fiery Serpents, SEFS)。工作人员的制服上、社区服务人员和各分支机构的秘书的名片上、甚至连信封和信纸上都会有一个该机构的徽章。还会成立一个出版机构发行期刊杂志,来定期通报工作开展的状况,上面会刊登被忠心耿耿、吃苦耐劳的工作人员杀死的成堆的火蛇的照片。人们热火朝天所忙乎的这一切,都试图在靠人的努力来解决罪所带来的火蛇之灾。

假设让我们来随同一位热心的工作人员,看看他是怎么工作的。他会带着“根除火蛇协会”的徽章,走进一个被火蛇咬了的患者的帐篷。这个人在被咬了以后已经中毒,而且毒液已经侵入到他的四肢。他躺在那儿,发着高烧,极度痛苦,他已经病入膏肓了。这位根除火蛇协会充满激情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协会在与火蛇奋战中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敦促他也来加入到这个行列中一起奋战。这个垂危的病人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些钱来,作为对协会工作的支持;又颤抖着拿出一支笔,工作人员扶着他的手,在加入协会的成员卡上,颤颤巍巍地勉强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一命呜呼了。

弟兄姊妹们,这就是宗教的一个经典案例。你可以加入一个社团,你可以加入一个教会,你可以受洗,你也可以参加查经班或成人主日学,你还可以给教会奉献金钱,这些你都可以做;但你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却可能依然没有神,跟神没关系。

你和我都被罪咬了,而且这是个致命伤。那还有希望吗?有。

你只要抬头望一眼那个为你所有的罪承受刑罚的耶稣基督,就可以得救。把你的自力更生、努力修行或积德行善放到一边去吧,单单仰望祂。从那个事件直到今天都是一样,你会发现,你不能以你自己的方式来得到祂的接纳,你不可能做得足够好,你无法靠你自己。你已经被罪咬 伤,是致命伤,无药可解,你必须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祂,祂可以免费把永生赐给你。

弟兄姊妹们,在那个时刻,你个人就会经历到神的奇异恩典,一生仅此一次,一劳永逸。也就是说,你重生了。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7年11月2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7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