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最后的话

最后的话

Ref: Acts 1:6–14

最后的话

使徒行传1:6-14

引言——回顾

上一次讲道的时候,我们一起看了耶稣给祂的门徒们的那个应许,这是记录在“行动传记”或《使徒行传》的第一章。当门徒与他们复活的救主站在橄榄山上时,风吹动着他们的长袍,他们内心无比激动,聆听着所爱的救主对他们说最后的话。

应许!

耶稣告诉祂的门徒:不要去预测神的国度降临的具体时间,而是要期待圣灵的降临。在使徒行传第一章的第8节,耶稣说: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作我的见证。

能力!

大家请注意,耶稣没有告诉门徒说:“当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要开始作我的见证。”耶稣基督在命令我们做事以前,祂关心我们是谁。

现在美国的很多教会都没有能力,这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做什么。实际上现在的教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忙碌、更吵闹,但就是止步不前。在过去的十年间,人们在教会的创造性、组织和服事程序方面所写的东西,比之前的五十年所写的总和还多;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些也常常是新闻关注的话题,比之前的二十五年还多。现在的教会有各种各样的操作手册,从教会的电话营销到小组医治,五花八门,无所不包。

如果随便问一个牧师:“你们教会都做什么?”他的回答会是一个长长的项目清单,从策 略、规划,到使命声明,包罗万象。其实下一个我想问的问题就是:“你们有治头疼的药吗?”

舆论分析家乔治·盖勒普(George Gallup)在几年前曾说过:“教会遍及社会的各个角落,这是前所未有的;但同时却没有带来什么变化。”

位格!

现在的教会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都与一个事实有关,就是他们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他们忘记了他们是谁,做了不该做的事,他们用各种活动取代了那个位格。

因此,这就是为什么耶稣所给的命令让我有很多感触的原因。耶稣在第8节没有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你们要拓展服事的手段和策略,建立你们的使命宣言;你们要挨家挨户去传福音;要在耶路撒冷以外地区开展一次声势浩大的福音运动……”这,不是耶稣给祂门徒的命令。

首要的事!

耶稣在使徒行传第一章第8节说:“有一个位格即将来临。当这个赐给你们能力的位格降临的时候(这是首要的事),祂会陪伴你们一生。在祂来了以后,

……(你们要)作我的见证……”

你可能会说:“斯蒂芬,你是说我们不应该去作见证、挨家挨户传福音、在教会建立规范的制度吗?”

不,这不是我的意思,我可没这么说。我们会有机会去作见证,但耶稣这里是在告诉我们:我们是祂的见证人。这里我需要解释一下。有几个中文译本跟和合本的翻译不同。和合本说“作我的见证”,而新译本、当代译本和标准译本都把它翻译为“作我的见证人”。这有什么区别 吗?有,“作我的见证”就是去作见证,跟一个人传福音、讲一下自己的见证,这些都是去做见证;但是“作我的见证人”就不同了,你的身份就是见证人,你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作见 证,而不是偶尔去做几件事来见证神。

所以,耶稣实际上是在说:“我让你们做的这个事情,其实要求更高。”

你不能在周四晚上或周六早上花了一个小时去探访,然后说:“我做了,我完成了。”你不能在你的车上贴上一个鱼形标志,然后说:“看看我做的见证。”你也不能往奉献箱里扔进几张钞票,然后说:“这个星期或这个月,我的奉献任务完成了。”

耶稣基督在告诉我们:我们有一个持续一生之久的工作,那就是作为祂的见证人,去为祂作见证。

耶稣不是曾经告诉你,要你成为盐和光吗?祂从来没说:“有人愿意承担盐这个工作一周或一个月吗?”在马太福音第五章的第13节,耶稣告诉我们说:

你们是世上的盐……

盐是干什么用的?它能防止腐烂;它可以起到洁净的作用;它能让人干渴;它给食物带来滋味。有意思的是,虽然我希望我们能更变得甜美一些,但耶稣从来没有说要我们成为糖。

我记得在我教孩子怎么吃燕麦片的时候,用的燕麦片不是开水一泡就可以吃的那种,而是要煮熟后再晾一会儿,然后放一点黄油和盐。一开始我的孩子们不喜欢吃燕麦片,后来我在上面撒上一点红糖,再加一点奶,他们就慢慢喜欢上了。他们一次居然能吃三碗。为什么?因为它是甜的!他们说:“爸爸,这个好吃,我能尝到糖的味道。”

你绝不会说:“我喜欢这顿饭,因为我能尝到盐的味道。”

盐与糖不一样,只要放得适量,它能让食物更加吸引人。另外,盐不是用来让人收藏的,而是要用的。教会收集了各种各样的盐,那倒也没什么,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彼此提高我们的纯 度,增加盐味儿。但是,盐只放在教会里,是无法联系外面的世界的,就像有一本书的名字所说的:“我们要从盐瓶子里出来,进入世界”。

同样,耶稣也从来没有要求任何基督徒承担光的工作。在马太福音第五章第14节,耶稣说:

你们是世上的光……

光是用来驱散黑暗的,这样你就可以看清你前面的路。弟兄姊妹们,请大家记住了:我们是盐和光!我们是什么,就自然而然会做什么!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徒1:8中的这个关键词,这个词就是“见证”,或其他译本翻译的“见证人”。这个词正好也是整本“行动传记”中的关键词,它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了二十九次之多。

“见证人”或“证人”这个词,把我们又带到了法庭上。这里有旁听的观众、陪审团、法官、受审者、起诉人和辩护律师。法庭审理主要是对证人和提供的证词进行审验。

神所选择的“证人”这个词,表明了我们的身份,祂以隐含的方式告诉我们:基督徒是被呼召在法庭上为受审者作证的人。那么是谁在受审呢?就是耶稣基督。在这个比喻中,辩护律师是圣灵,起诉人是撒旦,这个世界是陪审团,我们是证人,要为主耶稣的真理作证。陪审团必须基于证人所提供的证词,做出最后的决定。

通常在法庭审理中,起诉人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努力让辩护律师的证人所提供的证词看起来不可信。那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就是靠败坏证人的名声。证人在法庭外是怎样生活的、他的言行举止如何,将直接影响到他们在法庭内证词的可靠性。

很多教会由于见证不好,或者说在品格上有问题,而使得他们的证词在法庭上变得不可信。圣经学者和牧师魏华伦(Warren Wiersbe)说得好:“曾经告诉世界要悔改的教会,现在被世界告知要悔改。”

耶稣基督给我们托付了责任,要我们过一种特定的生活,使得我们身为证人,我们的证词能得到人们的信任。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今天被呼召作证人,为基督进行辩护,那么在你的生活中,会不会有什么地方会影响到你这个证人的可信度呢?

证人作证的两个方式

证人作证有两种方式: 第一,通过你所做的事;第二,通过你所说的话。

如果你问我哪种方式更重要,那就好比问飞行员他的飞机哪个翅膀更重要。也就是说,这两个你都需要。你必须要谨慎你的嘴里所说出来的话。

我们作为耶稣基督的证人,生活在一个被称为“后基督徒”的时代。也就是说,圣经和犹太

-基督教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已经不再是标准了。实际上,引用圣经上的话已经得不到人们的尊 重、引不起人们的注意了。根据《国际基督徒文摘》(The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Digest)发表的研究报告,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直到六十年代,美国有65%的人尊重圣经,把它作为权柄的标准。而到了九十年代,只有不到30%的人认为圣经是我们权柄的标准,而不是收录了一堆古代的神话和传说。

第一世纪和第二十一世纪所面临的挑战

乔治·亨特(George Hunter)是阿斯伯里世界宣教与布道神学院(Asbury Seminaries School of World Mission and Evangelism)的教务长。他曾经写道:今天的教会与早期的教会,在为基督和福音作证方面有几点共同之处。因此我们可以从早期教会信徒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早期教会和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几个相同的挑战。

第一,他们周围的人对福音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的社会不知道被神的羔羊的宝血洗净意味着什么,不知道他们需要来到加略山的十字架前是什么意思。

几年前,有一次在著名的主持人菲尔·唐纳修(Phil Donahue)的脱口秀节目中,有个人站起来喊了一句:“耶稣就是答案。”而观众们对此的反应是:“那问题是什么?”也就是说,现在人们不知道耶稣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现在只在街道上散发福音单张是远远不够的,我倒不是说神的话语没有能力;我只是说,现在要给人传福音,首先就要明白:人们对圣经中所讲述的基本内容都已经搞不清楚了!

牧师大卫·耶利米(David Jeremiah)曾经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这里我来读给大家听一听。

有个牧师有一次临时在主日学课堂上教孩子,他问他们:“是谁毁坏了耶利哥的城墙?”有个男孩儿回答说:“那不是我干的!”

牧师转向在场的主日学老师,对她说:“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吗?”

主日学老师回答说:“牧师,这个孩子是个诚实的孩子,我不认为是他干的。”

这样的回答的确让这个牧师很生气,他直接找到主日学的主管,告诉他所发生的事情。那个主管说:“嗯,我认识那个学生还有主日学老师已经有很多年了。我很难想象他们当中有谁会干出这么可怕的事情来。”

牧师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他迅速召开了一次紧急执事会议,并把事情的经过在会上通报了。在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执事会主席站了起来,说:“牧师,请核实一下最后的损失有多大,我们要赔偿这个损失。”

在上一代人当中,人们至少对圣经中的主要事件还是很熟悉的。下面我再读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完全相反的例子,来说明这会带来一个怎样不同的结果。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希特勒横扫法国之后,他要求在欧洲的盟军无条件投降。成千上万的英国和法国士兵沿着法国北部的边界挖战壕,为阻止德国军队的入侵做最后的努力。但是在被困在敦刻尔克(Dunkirk)海边时,他们知道他们很快就要被纳粹消灭了。

不久,英国士兵开始在英吉利海峡两岸传递一条信息,这条信息就四个字:“即或不然”,也就是“即便没有(if  not)”的意思。这是个代码或密码吗?不是,这是引用了旧约圣经中

《但以理书》所记录的一个故事。当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站在异教徒尼布甲尼撒王所设立的火窑前,他们说:“我们的神能救我们。即或不然,我们还是会忠心事奉我们的神。”就这么四个字的信息,当时的英国士兵马上就明白了。要是放在今天,恐怕没几个人能懂这说的是什么。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各种渔船、游艇、快艇和划艇纷纷从英国海岸出发,老百姓自发来营

救被困在海峡另一侧的士兵,最后总计有超过338,000名盟军士兵获救。

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也不会得到这样的信息。实际上,现在如果你对一个不信主的人说:“上帝在圣经中说……”那么在三个美国人中,竟然只有一个人会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一个多么可悲的事实!

第二,他们的社会有众多宗教,信奉很多神明。

在二十年前,这一条完全不适用于美国。当时人们会说:“在美国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宗教,但是那些都产生不了多大影响,我们自己的信仰是根深蒂固的。要知道,在美国有三样:苹果派、雪佛兰和上帝。”

不过现在就不同了。到目前为止,前两样一直没什么变化,但第三样却完全变了,现在在美国有很多神明。

我们的身边正在发生着这些变化,而与此同时,福音派的信徒们却对神学教义似乎变得没任何兴趣了。人们常说:教义引起纷争,而爱使人合一;枯燥的神学使人向下、产生分裂,而爱和合一使人向上、造就人。这些话听起来好像都很正确。

我妻子最近跟一位女士的交流就说明了这一点。那位女士说她是摩门教信徒,但她想同时成为一个好的基督徒。那么摩门教信徒怎么可能与基督徒归向同一呢?

还有所谓的“福音派天主教徒”。“福音派”与“天主教”这两个词怎么会放在一起呢?新教改革者反对把马利亚神化,反对圣礼是救恩所必需的,在很多教义上他们与天主教都水火不容。

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对属灵的体验有一些兴趣,而基督徒们却对真正的属灵事物充满了疑惑。

第三,第一世纪的福音见证者面对充满敌意的社会,面临潜在的逼迫。

就像作家提姆·唐斯(Tim Downs)所说的,我们这些相信圣经的人,在别人的眼中正变得越来越激进、右倾和政治上不正确。持守圣经、公开宣讲圣经真理,终将以导致情绪压抑的罪名被送上法庭。

我最近跟一个朋友交流了一下,他是国内很有影响的一个教会的牧师,他们教会还有一个广播电台,教会讲台上的讲道会通过广播直播出去。他告诉我:“斯蒂芬,我们教会现在聘请了三名律师,专门处理我们在事奉中遇到的法律诉讼案件。人们会针对我们节目中所谈到的圣经内容而起诉我们,指责我们没有权利说我们想说的话。”

最终,我们可能必须声明:“我们要顺服神,而不是人。我们要继续传讲和教导圣经!”

所以,我们二十一世纪的信徒和第一世纪的信徒所身处的环境有三点是相同的:第一,我们周围的人对福音几乎一无所知;第二,现在社会上有众多宗教,信奉着很多神明;第三,我们面对着一个充满敌意的社会,面临潜在的逼迫。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靠我们自己行吗?耶稣基督说:“不行!!!所以,我要差派我的灵,给你们加添力量,这样你们靠着祂就有能力了。”

计划!

那么,具体的计划是什么呢?!第8节的最后部分告诉我们了。请大家再看一看这节经文:

……并要在耶路撒冷(这是你自己所在的社区和城市)

……犹太全地(这是去你所在国家的其他地区)

……和撒马利亚(这是去你的国家所在大陆的不同文化和不同国家)

……直到地极(这是去地球上的任何国家和地区)

……作我的见证。

你可能会说:“不过先等一下,这可不是什么计划;这是地名,不是什么策略!”

然而,这正是我们的神的智慧,祂知道所谓的策略不能持久;有效的方法才会改变、才会产生影响。祂只是命令我们:“去!”然后,靠着赐我们力量、光照我们的圣灵这个位格,我们再来为我们自己的家乡、我们国家其他地区的服事;为亚马逊热带丛林、纽约市钢筋混凝土里的人们,还有地球各个角落的服事,来确立我们的策略。神只是命令我们说:“去!”

这个机会的关键线索——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

耶稣在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告诉了我们这个计划的结果,这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线索。也就是说,如果你想知道你是否在完成这个计划,那就看看那个结果就知道了。在马太福音28:19,耶稣说:

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结果是什么呢?门徒,耶稣的其他证人。

你可能会问:“但是主啊,那不是要花很长时间吗?告诉我们去赢得灵魂不是更快一些

吗?”但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是使人作祂的门徒。而美国的很多教会,现在已经忘了这个计划。我们要从耶路撒冷开始,也就是要从我们的家乡开始。家乡是最难传福音的地方,人们了解

你,跟你一起长大,和你一起工作。我们要从这里开始,但是不要停在那!

现在我们教会有九百个家庭,大约有两千人。在接下来的一年当中,如果每个家庭能帮助一个人信主,那么就会有九百个人信主;在六年内,就会有三万人信主;而在十一年内,就会有一百万人信主。经过一代人的努力,福音就可以遍及全球。

那么,门徒们的反应是什么呢?我们现在回到使徒行传第一章,来看看第9-11节的内容:

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见他了。当他往上去,他们定睛望天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身穿白衣,站在旁边,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

用现在的大白话说就是:“你们为什么站在那干瞪眼呢?祂会回来的。要记住:祂告诉你们去耶路撒冷,在那等着。散了吧,回去等着祂。”

我们继续来看第12-13节:

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离耶路撒冷不远,约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当下,门徒从那里回耶路撒冷去,进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间楼房……

“就上了所住的一间楼房”中文标准译本翻译为“就到他们所住的楼上房间”。在希腊原文中,“楼上房间”是一个词,用来特指拉比学习和祷告的房间。很可能有一个拉比,甚至是犹太人公会的一个成员,在耶稣复活后信了主,把他的这间房借给了这些人。

请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我们继续来看第13-14节:

进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间楼房;在那里有彼得、约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马、巴多罗买、马太、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奋锐党的西门,和雅各的儿子犹大。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弟兄,都同心合意的恒切祷告。

他们都在同心合意地恒切祷告。他们没有在那编写教会成长手册、讨论怎样在三十天或更短的时间内使人做门徒,也没有写个人回忆录:“我认识耶稣本人;祂升天的时候我就在那!”没有。他们都在同心合意地恒切祷告。

就是这么简单!他们没有我们背负的这么多包袱,他们在那就是一起祷告。

那个祷告会结束以后,从那里面出来的弟兄和姊妹已经为五旬节的到来预备好了。五旬节期间神的灵要降临,为着基督的缘故影响了整座城。这些人就是后来那些“扰乱天下”的人。

你的耶路撒冷在哪里呢?神把你放在哪里,来让你用行为和言语来为主耶稣作证呢?

美国包装工橄榄球队(the Packers),在文斯·隆巴迪(Vince Lombardi)担任主教练期

间,有一次惨败给对手,球队的表现可以说是糟糕透顶。第二天在训练的时候,隆巴迪主教练站

起来,手里拿着一个橄榄球说:“先生们,我简直是受够了。我们必须从头开始,从最基本的开始!我手里拿的这个东西,叫做橄榄球。”

球员中有一个爱开玩笑的人说:“教练,请你讲得再慢一点。”

教会也是一样,必须回到最基本的真理上来。根据这段经文,你不是一个电脑工程师、销售人员、公司老板、油工、秘书或者教师,那些只是你的职业,是你做的事情;你是一个证人,一个被神呼召站在法庭上的人,按着你所能说、能做的,来为耶稣基督的名作见证。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6年9月29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6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