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改变的教会

改变的教会

Ref: Acts 11:1–18

改变的教会

使徒行传11:1-18

引言

在上次学习使徒行传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彼得所经历的严峻考验和他身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改变对于我们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也许你自己最近就经历了一些变化,这样你对此就特别有同感。

  • 也许你最近刚搬了家,从干燥的内陆地区搬到了潮湿的沿海地区,或者从山区搬到了平原地带;
  • 也许你刚换了工作,挑战和压力变得更大了;
  • 也许你的孩子刚刚离开你们去上大学了,你变成空巢一族了,你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很大改变。

几年前我们家就发生过一个变化,至今我都记忆犹新。那是我大女儿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 候,是我带着她去的。那天你要是在十米开外看到我们的话,你会觉得我们非常和谐、完美:女儿穿着新鞋,带着她那个亮晶晶的午餐盒,我拉着她的小手,从停车场走向学校。不过,如果你离我们很近,就会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实际上我们那会儿正在争论不休!女儿希望我待在车里,她说:“爸爸,我不要你带我去教室,我自己能行。”我对她说:“孩子,你可能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但我可不这么看,我还是不太放心,知道吗?”小小的女儿好像一下子长大了,那个改变我今天依然记得。

在座的弟兄姊妹们可能也正在经历某种变化,比如:

  • 刚从单身变成了已婚;
  • 或者婚姻刚刚破裂,又回到了单身状态;
  • 或者从繁忙的工作中刚刚退休;
  • 或者原本健康的身体突然出了状况。

没有哪个改变是容易面对的。我们会很自然地抵触改变所带来的动荡、不安、波折和艰难。其中一个最难做出的改变,就是那些影响了你一辈子的传统和传承下来的过去的东西。很多事情都很难改变,说得具体一点吧,比如对教会的改变、你和基督的关系、你和配偶或孩子的关系、你如何敬拜神等等,这些都很难改变。下面我来举个例子。

对那些曾经从外地来探访我们教会的人,我们会给他们寄一封信,感谢他们参加我们的敬 拜,也会问他们一些问题,看看他们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印象,有些人会给我们提供反馈意见。曾经有两个人是从一个地方来的,恰好在同一个主日来我们教会,然而他们给我们的反馈却完全不同。我来读一下他们对几个问题的反馈:

  • 第一个问题:你对我们教会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第一个人的反馈:拥挤。
  • 第二个问题:对我们教会你最不喜欢的是什么?

第一个人的反馈:讲道。他说讲道没有要点(然后这个反馈者评论了一番,解释了他为什么这样评价),还说在讲道结束的时候,没有呼求人们相信神这个环节。

  • 第三个问题:在我们教会你最喜欢的经历是什么?

第二个人的反馈:最喜欢这里的讲道,很有深度。这是真正合乎圣经的教导。

对于来访者来说,去一个陌生的教会敬拜是一种变化。这个事情告诉我们:我们教会对第一个反馈者来说,是一种让他感觉不舒服的变化。坦白地说,关于我的讲道,询问我最多的就是结尾部分,很多人习惯于在每次聚会收尾的时候,以邀请、呼求人们相信神来结束。不过,我们每个周日的焦点不是那些不信的人,而是已经信主的人。在使徒行传和新约书信中所谈到的教会,他们聚集在一起不是为了宣教,而是为了造就信徒,让他们成长。根据以弗所书4:12,我的职责是:

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我的称呼是“牧师”,在希腊语中,“牧师”的字面意思是“喂食的人”或者“牧羊人”。

当然了,我知道在我们会众当中,还有些人没有把基督作为他们的救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通常在聚会结束的时候,会邀请这些人来接受耶稣基督的原因,或者邀请他们聚会结束后来联系我。我希望通过我们的聚会能让这些人认识神,但是我们聚会的主要目的圣经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了,希伯来书10:25说:

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我们聚会是要彼此劝勉,而不是传福音。不过,我知道我们每个人彼此之间都有很大的差 异。对敬拜的过程做出一点改动,都会让很多人不适应。比如调整我们使用的乐器、不再打印敬拜的顺序、选择的赞美诗等等,任何细微的改动都会引起一些骚动。我记得我们收到过一个反馈意见,就一句话:你怎么不穿长袍?!

也许你过去所持守的一个教义或者对一段经文的解释需要做出改变,为此你很挣扎,如果是这样,你就会感受到那种来自属灵的变革所带来的令人不安、甚至让人痛苦的冲突。

幸运的是,我们不是第一个遇到变革的基督徒。在我们上次学到使徒行传第十章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彼得所经历的那个让他感到困惑、甚至痛苦的事情,他持守了一辈子的一些信念,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了挑战。

回顾神对彼得的启示

现在我们把圣经翻到使徒行传第十章,我们先简要回顾一下上次讲过的内容。彼得当时正呆在硝皮匠西门的家里,就在他祷告的时候,第11-16节告诉我们:

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缒在地上,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又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

彼得却说:主啊,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有吃过。

第二次有声音向他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这样一连三次,那物随即收回天上去了。

这段经文中有几点大家需要注意:

  • 这个异象是出于神,如果顺服的话,就会直接与神以前的启示相矛盾,就是旧约圣经中那些关于饮食的律法;
  • 如果听从神在这个异象中的指示,就会给第一世纪的基督信仰带来巨大的改变,正像后来所发生的那样;
  • 另外,如果把这个异象应用在生活中,就会改变对世界上外邦人的看法,形成新的观念。

大家应该还记得,哥尼流的仆人听从了这个异象的指示,他们到了硝皮匠西门的家里,请彼得与他们一起去。哥尼流虽然还不是基督徒,但他是个敬畏神的外邦人。他也从神那里得到了一个异象,告诉他西门彼得会来,给他和他的家人讲解新约基督信仰。

我们上次也看到了,彼得来到哥尼流家,给所有在场的人讲了一篇道。在他们靠着信心接受了耶稣基督后,彼得与哥尼流一起吃了饭,并且一起团契。

事情的发展的确令人感到震惊!我们大多数人体会不到这样的发展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 方,因为我们不了解他们当时的传统、习俗和生活方式。而彼得为了顺服神,把这一切都放在了一边。

没过多久,彼得就要面临同胞们的质疑。请看第十一章的第1-3节:

使徒和在犹太的众弟兄听说外邦人也领受了神的道。及至彼得上了耶路撒冷,那些奉割礼的门徒和他争辩说:你进入未受割礼之人的家和他们一同吃饭了。

换句话说:“彼得,我们以前忍受了你的恶作剧,我们知道你一向很冲动,所以也就容忍了你做的那些事。但是彼得,这次你做得可太过分了!”

请大家注意,这段经文中他们一开始没有问彼得问题,他们甚至都没有引用一节旧约圣经;他们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在彼得还没来的时候,这些充当陪审团的人,就已经开过会了,他们已经判定彼得有罪了!

现在我们来看第4节:

彼得就开口把这事挨次给他们讲解说……

停一下!这是那个我们熟悉的彼得吗?要知道,彼得是个脾气暴躁、没耐心的人,彼得是那个不由分说、拔刀砍掉别人耳朵的人!在这里他居然耐心地、有逻辑地给别人讲解?!这是多么大的反差!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时那个充满敌意的场景,人们指责他的伪善、言行不一致和不敬虔。当你是正确的、而别人在错误地指责你的时候,你会怎么回应呢?

回顾彼得对教会的回应

我从来没想到会从彼得的身上学到机智和婉转,不过在看彼得是如何回应这些人的质疑前,我先告诉大家我所观察到的三个事情。

第一,彼得克制了他的行为和情绪。

刚才这些犹太人不由分说,冲着彼得开了一通火,但我们都知道,他们是大错特错了!彼得也知道他们错了,他已经看到了神给他的异象,而且在异象中他还跟神有过对话。

我觉得第4节应该这么写:彼得就开口大声斥责他们……

然而,第4节却告诉我们:彼得就按着次序给他们讲解。显然彼得是在克制着自己。箴言书告诉我们:

  • ……禁止嘴唇是有智慧。(10:19)
  • 回答柔和,使怒消退……(15:1)
  • ……忍怒的人止息纷争。(15:18)

第二,彼得对指责他的人的观点表现出了尊重。

这是个很敏感的话题,我来讲一下相关的历史背景,这样大家就知道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多紧张了。

彼得去凯撒利亚的时候大概是公元40-41年,那时候耶路撒冷的政治氛围相当紧张,罗马的统治者是卡利古拉(Caligula),公元40-41年卡利古拉已经疯了,他把大部分家庭成员都处死 了;在他吃饭的时候,喜欢看着犯人受酷刑;更可悲的是,他自称是神,让人建了很多庙来供奉他,并且向他献祭。他下令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里放一尊他的雕像,为此他派彼得罗纽斯

(Petronius)带着一大队军队进入犹太地区,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武力。生活在那个时期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Josephus),记录了当彼得罗纽斯到达加利利海边的时候,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迎上他,苦苦哀求他不要在圣殿里立君王的雕像。他们说服彼得罗纽斯给卡利古拉写了一封信,请求撤回原先的命令。几个月之后,卡利古拉遇刺身亡,从而让犹太人避免了一次灾难。

给大家讲这个事情的目的,是让大家对第十一章的这个事件能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彼得不仅与外邦人“厮混”在一起,这就已经够糟糕的了,而且他还想让一个罗马百夫长加入教会!哥尼流是罗马军队中有官衔的人,当时他有可能正在随罗马军队向耶路撒冷进发,奉命要去亵渎圣殿,必要的时候可以格杀勿论。

所以大家可想而知,当时人们的宗教和爱国情怀受到了极大的冒犯,众人的情绪日益高涨。大家的反应是:“彼得,你不仅对我们祖宗的神不忠心,而且你还背叛了你的民族和国家。”

彼得显然很尊重他们这种愤怒的反应,他非常理解他们的这种观点。

第三,彼得意识到了他对教会的责任。

彼得知道他所做的没有错,作为教会的带领者,他完全可以不用理会教会成员或其他带领者对他的质疑。彼得完全可以说:“我就是做了这些事、说了这些话,你算老几,竟然来指责我做错了?!”

彼得没有这样做。相反,我们看到彼得对耶路撒冷的教会做了一个全面、清晰的解释。彼得没有因为受到责备而去斥责他们。

在了解了这个历史背景以后,我们再来看看彼得是怎么谨慎而又直截了当地回答他们的指责。请大家来看使徒行传第十一章第4-16节经文:

彼得就开口把这事挨次给他们讲解说:

我在约帕城里祷告的时候,魂游象外,看见异象,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从天缒下,直来到我跟前。我定睛观看,见内中有地上四足的牲畜和野兽、昆虫,并天上的飞鸟。我且听见有声音向我说:彼得,起来,宰了吃!

我说:主啊,这是不可的!凡俗而不洁净的物从来没有入过我的口。

第二次,有声音从天上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这样一连三次,就都收回天上去了。

正当那时,有三个人站在我们所住的房门前,是从凯撒利亚差来见我的。圣灵吩咐我和他们同去,不要疑惑。同着我去的,还有这六位弟兄;我们都进了那人的家,

那人就告诉我们,他如何看见一位天使,站在他屋里,说:你打发人往约帕去,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他有话告诉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

我一开讲,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我就想起主的话说: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你们要受圣灵的洗。

彼得实际上是在说:“这可以堪称是外邦人的五旬节,当圣灵降临的时候在我们身上所发生的那一切,现在也同样发生在他们身上了。”

这的确证明了外邦人的教会和犹太人的教会其实是一回事,他们领受了同一个圣灵。我们继续看第17节:

神既然给他们恩赐,像在我们信主耶稣基督的时候给了我们一样;我是谁,能拦阻神呢!

彼得说:“难道你要让我拦阻神正在做的工吗?”同时彼得也在敲打他们,言外之意就是: “请大家想好了,你们打算拦阻神吗?”

这个问题就像一位作家所说的:

他们愿意摒弃过去、接受神为外邦人所制定的新计划吗?他们愿意重新学习已经持守了上千年的那些习俗和理念吗?

说白了,他们所面临的挑战就是:教会愿意改变吗?!

你能设想一下教会历史上的那个时刻吗?那真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那些犹太领袖们此刻肯定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彼得,再看看从哥尼流家里来的与彼得随行的那六个证人

(要知道,这可是摩西律法所要求的证人数量的两倍),那些犹太领袖们就没什么话说了,他们涨红的脸渐渐褪色了,心中的愤怒渐渐平息了,微笑开始显露在他们的脸上。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件,伴随着一系列让人无法想象的改变。

有意思的是,路加在这本“使徒行动的传记”中,记录了新约教会大量的历史事件,涵盖了几十年的时间跨度。路加通常只提供一些粗略的记录,语言非常简练,然而他却花了几乎两章的篇幅来描述这个事件,为什么呢?

除了它所具备的重大历史意义这个显而易见的原因以外,路加自己就是一个外邦人。教会历史上的这个时刻,显明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与个人相关的真理,就是外邦人被接纳进入了教会,他们成为耶稣基督的教会中不折不扣的新成员。

这就是彼得在回应这些人的质疑时,我所观察到的三个事情:第一,彼得克制了他的行为和情绪;第二,彼得对指责他的人的观点表现出了尊重;第三,彼得意识到了他对教会的责任。

我们再看下一节经文,请看第18节:

众人听见这话,就不言语了,只归荣耀与神,说:这样看来,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

坦白地说,不是每个人都对这件事情感到高兴。很遗憾的是,有些人拒绝改变;有些人拒绝接受外邦人在教会中享有同样的权利。在10:45,犹太信徒被称为是:

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

在11:2把他们简称为:

……那些奉割礼的门徒……

字面意思就是“那些属于割礼的人”,也是保罗后来在加拉太书2:12那里所说的“奉割礼的人”,他们不接受这个变革,实际上形成了新约教会中与他人意见不和的一个群体,或者一个帮派。这里实际上含蓄地指出了教会里面的不和,这将成为教会内部的纷争。这些人想把犹太教和福音混合在一起,他们不愿意改变,所以也无法对记录在约翰福音1:17的那个福音而感到喜乐。约翰福音1:17说:

律法本是借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

应用

现在让我们把这段经文具体地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

  • 我们该怎样避免所行的与所信的之间不平衡?
  • 我们该怎样把敬虔的操练和律法主义区分开来?
  • 如何决定哪些是该持守的、哪些是应该改变的?

另外,这些问题不只是存在于这个时代。与基督徒生活相关的争论,早就引起了人们非常大的关注。比如在第二世纪,有个年轻人询问一个教父:他应该怎样才能孜孜不倦地跟随基督。答案是这样写的:

把你的彩色衣服都扔掉……把你衣橱里所有不是白色的衣服都拿走……

(显然这是从启示录而来的,那时的圣徒都穿着白色长袍。)

……睡觉别再用松软的枕头、别洗热水澡……

(到这一步,我可受不了了……不知道你感觉如何?)

……如果你是真诚地跟随基督,那就决不可刮胡子,因为刮胡子是试图改进神所做的工作,改进神所创造的我们。

使徒行传的这段经文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怎样避免忙于无关紧要的事情,以至于疏忽了重要的事情?

我们怎么确定哪些是作为基督徒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事情?!我来给大家提供一些建议。

第一,对于圣经明确警告的事情,就不要去碰。

不要用这段经文中彼得所看到的异象来作为我们的借口;不要把你自己的东西扔到那个从天而降的大布上,然后安慰自己说:“这下可好了,再也没有什么不洁净的东西了,现在我什么事都可以做了,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了,什么话都可以说了……”

我们当谨慎,不要放纵自己,不要在犯罪后安慰自己说:“嗯,我是生活在恩典以下。” “在恩典之下”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用恩典来遮盖不洁净、缺乏敬虔的操练,或者容忍罪恶。保罗在罗马书6:1-2说:

……我们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么?断乎不可!

第二,对于圣经明确禁止的事情,不要试图为自己辩护。

比如,在帖撒罗尼迦前书4:3,保罗说:

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远避淫行。

这节经文告诉我们:圣经禁止我们在婚姻之外的一切性关系,所以就不要试图为自己辩护,说:“但是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而且我们彼此非常相爱,……这种情况神肯定会理解

的……”

第三,对于圣经没有明确说明的事情,就不要到处去传讲。

不要把神在你生命中所做的事情,当做一个模式去传讲。换句话说,有些事情或做法也许只适用于你的生活,但并不适用于其他人。

要学会把圣经的命令和个人的偏好区分开来。个人有偏好是很正常的,但是要记住:那些都属于个人的喜好,不要强加给别人。

比如,我现在穿着一套西装,而不是一个长袍;人们叫我斯蒂芬或者牧师,而不是戴维长老或监督。这不是因为圣经不允许这样称呼;恰恰相反,这几个称呼其实都合乎圣经的教导,只不过我有个人的偏好而已。

大家知道吗?在第三世纪,关于祷告的时候身体应该保持一个什么样的姿势有很多的争论。我来给大家读一段这方面的文章:

在公元220年,德尔图良(Tertullian)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教父,他为祷告制定了一些指导原则。他说在你举起双手向天祷告的时候,不需要事先洗手,因为你的双手在属灵上是洁净的。德尔图良还认为坐着向神祷告是不合适的。

(你是否听说过有些教会在诵读经文的时候,要求全体会众一起起立?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做法,不过德尔图良对此却感到很不舒服;但是如果你不站着祷告的话,他也会觉得不合

适。)

另外,德尔图良还坚信在复活节那天绝不应该跪下来祷告,因为那天应该庆祝主耶稣的复活。

第三世纪还有一个著名的早期教父——亚力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他认为祷告的时候应该睁开眼睛望着天。(我想如果你低头闭着眼睛祷告的话,他肯定会很有意 见。)

还有些信徒认为祷告的时候应该水平张开双臂,来效法钉十字架的主耶稣,这样的祷告才是最属灵的。

你是怎么祷告的?跪下来祷告?俯伏在地上祷告?举手向天祷告(洗手或者不洗手)?

关于祷告姿势的争论持续了一百多年,直到尼西亚会议(Council of Nicea)结束才终止。这次会议宣告说:在教会里会众一起祷告的时候,应该全体起立。

你知道问题出在哪吗?圣经没有明确要求用某种特定的姿势来祷告,这个问题圣经没有说,

但是这些人却到处宣扬个人的偏好,这就是问题所在。

第四,对于圣经鼓励的事情,不要试图去忽略它。

在圣经里可以找到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好好学习这方面的教导和暗示的信息,也许神在告诉你:你需要改变你生命中的某一个特定领域。

第五,对于圣经教导的事情,在生活中一定要实践出来。

不要回避这些圣经的教导,要听道、行道。

这就是通过对这段经文的学习,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所学到的五个原则:第一,对于圣经明确警告的事情,不要去碰;第二,对于圣经明确禁止的事情,不要试图为自己辩护;第三,对于圣经没有明确说明的事情,就不要到处去传讲;第四,对于圣经鼓励的事情,不要试图去忽略它;第五,对于圣经所教导的事情,在生活中一定要实践出来。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7年6月8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7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