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又有麻烦了

又有麻烦了

Ref: Acts 6:1–7

又有麻烦了

使徒行传6:1-7

引言

请大家打开圣经,翻到第六章,我们要一起继续看看世界上第一个教会的自传。

我们前面在第二章的第41节那里看到,有三千人信了主,成为第一个教会的会众。在第47 节,我们得知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添加到这个教会。显然有人在对每一个新加入教会的人做记录。在第四章的第4节,我们看到了名单上的男人大约有五千人了。等到了第五章的第14节,我们发现人数又增加了很多。到了第六章第7节的时候,教会的人数又迅猛增长了。

信徒们定期在圣殿聚会。圣殿是由石头建的,巨大的廊柱和穹顶构成了一个完美的聚会场所。毫无疑问,在聚会时连门廊和走廊这样的地方也被信徒们塞满了。

犹太人公会意识到:无论他们怎么设法平息这场运动,教会都在迅速成长,大家能想象出来犹太人公会会有多恼火吗?圣殿已经变得拥挤不堪了,要是不打断会众正在进行的祷告,犹太人公会的成员甚至都无法走进他们的办公室;他们在预备献祭或其他宗教仪式的时候,也不得不听着巨大的廊柱间回荡的、他们所传讲的十字架信息。

现在,至少在第六章的绝大部分内容中,我们再也看不到犹太人公会的身影了,他们可能也太累了。不过,我们会发现教会有从内部毁灭自己的可能性。

成长中教会的不变原则

之前教会勇敢地面对了逼迫,后来在面对欺骗、撒谎这样的败坏时也是毫不手软,但现在却面对有记录以来第一次纠纷和分歧,第一次不合一的事件。

我们一起来看使徒行传第六章的第1节前半部分:

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

我们先停一下。这句话不仅富有洞察力,而且很鼓舞人心。它给了我们成长中教会的第一个不变的原则:

即使是生机勃勃、卓有成效、不断成长的教会,也免不了出问题。

这个教会还不到六个月大,现在已经出问题了:教会中有了抱怨。这里所用的“发怨言”这个希腊语词,可以翻译为“嘟嘟囔囔地发牢骚”。人们在停车场谈论这个事,在茶余饭后谈这个事,在电话里谈论它:“你听说这件事了吗?……好吧,我来跟你说说,这样你就可以把它加到你的祷告事项里了。”这听起来多属灵!

这里大家不要误解了,这些人抱怨的不是一件小事,而且这件事情的发生也是合情合理的,我过会儿再谈这一点。

如果有人说:“我们应该回到第一世纪的教会。”他们的意思通常是:“我们的教会规模应该再小一些,这样大家都能彼此认识,关系融洽,各方面都很完美。”

对于这种说法,我需要提醒一下:这个最早期的教会大约有两万人左右,在过节的时候都拥挤在圣殿的广场上,平时散布于几百个家庭中团契、学习。这个教会太大了,在这里面认识不了几个人。另外,教会领袖已经犯了两次法,现在有了犯罪记录。会众们在聚会期间还亲眼目睹了两个伪君子丢了性命。而现在,教会里有一大帮人受到伤害,他们对此很不满。看起来这个早期教会一点儿也不完美。

我觉得对这个教会更恰当的评价,应该是一个激动人心、英勇无畏、充满活力和不断成长的教会。如同所有其他成长的教会,这个教会也在经历成长的烦恼。强有力的带领者和委身的教会成员,并不能保证教会不出问题。

现在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抱怨,请看第1节:

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因为在天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

这其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必须予以解决。虽然对我们来说这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问题确实要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圣经学者威廉·巴克莱(William Barclay)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里的背景。他这样写道:

会堂里都有这样一个习惯。每周五晚上会安排两个人走遍集市和个人家里,收取对那些贫穷人的奉献,有钱财也有物品。然后这些财物会分发出去。很明显基督教会也采纳了会堂的这个习惯。

现在我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在早期教会里有两种犹太人,圣经中把他们称为

“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和“希伯来人”或“巴勒斯坦犹太人”。“希伯来人”或“巴勒斯坦犹太人”是在以斯拉和尼希米的带领下,从巴比伦返回故土的这些忠心的犹太人的后裔。他们专心遵守希伯来语写成的圣经,说希伯来语和亚兰语。而“说希腊话的犹太人”,是因为种种原因生活在巴勒斯坦以外地区的犹太人的后裔。他们虽然还是犹太人,但是说希腊语,生活方式中也吸收了一些希腊文化。

根据希伯来人的文献记录,这些希腊化的犹太人,通常被视为低人一等的以色列人。人们认为他们被希腊世界玷污了。

在逾越节的时候,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从外地来到了耶路撒冷,他们要庆祝逾越节,一直到五旬节。大家也许还记得,使徒们曾经用他们以前没有学过的各国语言传讲福音,也就是说方言,而当时在场的来自各国的犹太人,听到了使徒用自己国家的语言讲道,其中有很多人就信了,那一天三千个信而受洗的人中就包括这些人。所以在耶路撒冷除了说希腊话的犹太人,还有来自其他各国的信主的犹太人。

这些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决定留在耶路撒冷,他们希望成为神奇妙工作的参与者,成为刚刚建立的教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过,几个世纪以来的偏见,不会因为这些人成了基督徒而一下子自动消失了。

这个问题有可能导致教会的分裂、败坏教会的见证。著名的牧师大卫·耶利米(David Jeremiah)曾经这样写道:

教会的问题总是比教会的见证传得快,内部不和对任何教会来说都是不光彩的事情。耶稣基督的教会本该有改变世界的大能,结果连自己内部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不能保持自己的合一,那将是一个糟糕透顶的见证。

这就是关于成长中的教会的第一个不变的原则:即使是生机勃勃、卓有成效、不断成长的教会,也免不了出问题。使徒们靠着神的恩典和智慧,教会避免了一个问题,这也让我们学到了关于教会的第二个不变的原则,那就是:

虽然组成教会的人各种各样,但同样可以达到合一。

大家肯定都知道,在这方面现在的教会依然面临很大的挑战!我来举几个这方面的例子。 第一个就是种族之间的偏见。我在日本的时候,我们差派到那里的宣教士告诉我,在中国人

和日本人之间存在着敌意。而在我们国家,种族间的分化是在黑人和白人之间。教会应该在黑 人、白人、黄种人和其他种族间树立一个爱的榜样,但是教会却常常同样反映出世上的这个问 题。谈到种族问题,我以前说过,我今天再说一遍:如果你是个白人,而你不愿意你身边坐着一个黑人、东方人或者任何不是欧洲白种人的话,那我想告诉你:“他们可以留下来,请你离开这里。”所有同意的人都说:“阿门!”

我再来说一些不太明显的偏见。“阿门”的回应可能就不会这么响亮了。

比较富裕的人对不太富裕的人、城里人对农村来的人、白领对蓝领那种傲慢和清高,是不是一种偏见呢?开着豪华汽车的人看不起那些开着“属灵的”经济实用型汽车的人,那又算什么 呢?我们会根据一个人住在什么区、住着什么样的房子、开着什么车、穿的什么品牌的衣服来确定一个人的地位和价值,这是不是一种偏见呢?罪已经扭曲了我们的价值观,甚至有时候连我们都没意识到,就不知不觉地瞧不起一个人。

雅各在写信给教会的时候,就讲过这个问题。看到穿着很体面的人来了,就安排他坐在很好的位置上,很多人认为就是前排的座位(不过我倒不觉得前排是好位置,现在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坐在前排,那样好像更不自在);但是当他看到穿得破破烂烂的人来了,就把他安排在最差的座位上。可能是后排,也可能是靠墙边的小板凳上,反正是很不起眼的位置上,你来没来都没有人知道的那种座位。雅各在第二章的第9节说:

但你们若按外貌待人,便是犯罪……

所以大家要知道,当偏见在教会里不允许有一席之地的时候,那对不信的人会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见证!无论是在我们现在这个地方,还是在当时的耶路撒冷,都是这样。人们看到这样的教会,会自然被教会的见证所吸引,而不只是听教会在说什么。这就是成长中教会的第二个不变的原则:虽然组成教会的人各种各样,但同样可以达到合一。

成长中教会的第三个不变的原则,就是:

即使遇到压力,也要保持优先次序。

我们继续看使徒行传第六章的第2节,这一节会告诉我们关于教会的第三个原则。十二使徒叫众门徒来,对他们说:我们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饭食,原是不合宜的。我们接着看第3-4节:

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但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

请大家注意:这段经文不是说管理饭食与别的服事相比没那么属灵。这与服事的卓越性毫无关系,但是却与服事的优先次序有密切的关系。

在这第三个原则中,我说“即使遇到压力,也要保持优先次序”。实际上我相信使徒们当时遇到了不小的压力,他们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的自然反应可能就是想自己去管理饭食。

有一位圣经注释书的作者是这样描绘当时这个场景的:

彼得说:“那么,如果我们都早点儿起来、晚上晚点儿睡,我觉得我们能做这事。”约翰也附和着说:“没错,如果我们省下吃午饭的时间,周六也干活儿的话……”

雅各最后说:“如果我们都按照你们上面说的做了,我想我们能在现有服事的基础上,把对寡妇的服事加进来。”

对大多数人来说,想自己来解决问题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过随着教会的成长和各种需求的增

加,这个教会的带领者们意识到:他们无法完成所有的事情。

我们教会就特别适用于这条原则。以前如果我们教会有人住院了,我会去进行探访。而现在这个服事已经交给很多负责关怀服事的人了,包括我们的执事。现在我唯一想尽量自己去医院探访的,是那些生命垂危的病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们都不希望在医院里看到我!几个月前我去医院探访一个弟兄,他马上就要做手术了。我走进他的病房,他看了看我,然后说:“唉,怎么是你……这下麻烦大了。”

在耶路撒冷的这个教会,或者在任何一个正在成长的教会,服事的优先次序都需要明确,而且一定要按着次序来。对于使徒们来说,最重要的服事就是传道和祷告。

这就是关于成长中教会的第三个不变的原则:即使遇到压力,也要保持优先次序。

成长中教会的第四个不变的原则,就是:

应该根据个人的品格而不是经验,来确定服事中的职分。

我们来看使徒行传第六章的第5节:

大众都喜悦这话,就拣选了司提反,乃是大有信心、圣灵充满的人,又拣选腓利、伯罗哥罗、尼迦挪、提门、巴米拿,并进犹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

根据第3节,他们要选择七个有好名声、充满圣灵和智慧的人。这里的“拣选”这个词,意思是“检验或审查”。他们没有让前七个志愿者来干这件事。要服事众人,做个为神跑腿的人,为他人付出而很可能在今生没有回报,这需要有很好的品格和圣灵的充满才行。

大家能想象出来,他们这种仆人式的领袖对那些希腊生的寡妇们意味着什么吗?她们是吃不饱饭、被人忽略而且孤独的一帮人。这不仅仅是钱财和食物的事情,这是对她们关怀和同情的事情,这是教会的服事。

雅各书1:27说:

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

所以,问题不是“你有多少经验?”而是“圣灵能掌管你多少?”

上周我在教会里跟一个人一起吃了午饭,他经常在全美国各个论坛和研讨会演讲。几乎每个月他都到处旅行,在不同的教会聚会。他告诉我一个故事,西海岸有个教会需要有人来服事教会里的单身青年。教会里有个职业是管子工的人,就开始邀请单身青年周日中午去他们家吃饭。他和他妻子没有多少钱,但是他们愿意把自己拥有的分享给别人。这个人还有教导的恩赐,不久就开始了一个单身青年主日学。这个主日学后来增长到几百个单身,教会带领者决定需要聘请一个服事单身青年的全职牧师。他们认为这个职分需要一个在神学院毕业的人,所以他们就让这个管子工离开了这个服事,聘请了一个有神学学位的人。

这是人们经常犯的错误。很多教会在需要一个负责财务的人时,就去找了一个注册会计师。结果就会发现:他们真正需要的,其实不是一个有财务经验的人,而是一个有信心和智慧的人。有这样经历的教会不知道有多少。服事不应该看文凭,而应该看品格。

这就是关于成长中教会的第四个不变的原则:应该根据个人的品格而不是经验,来确定服事中的职分。

成长中教会的第五个不变的原则,就是:

成熟的教会会把事工分派下去,而不是由带领者把持着不放。

我们来看第6节经文:

叫他们站在使徒面前。使徒祷告了,就按手在他们头上。

按手表示差派和授权。谁来负责这个事工呢?是七个有希腊语名字的敬虔弟兄。

有的时候,象使徒们这种高效的带领者,不是看他们自己做了多少事,而是看他们放手了多少事。实际上以弗所书4:11-12就告诉我们:教会里的各个职分,尤其是牧师和教师,他们的职责就是要成全圣徒,也就是要装备圣徒,让他们可以从事各项事工。

大家仔细想想使徒行传第六章这里发生的事情。人们完全有可能指责使徒们撒手不管,指责他们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人们可能会说:“什么?!他们打算每天就坐在屋里学习和祷告?他们成天就干这个?!不会吧?!”但是,这的确是使徒们的回答。

如果你的姐姐也在这些寡妇当中,你对此事会作何感想呢?如果你守寡的母亲也在里面,你会怎么想呢?你会不会说:“难道这些使徒不打算管这事了吗?!”

不管人们对此有何看法,对他们有何指责,使徒们说:“我们最首要的事情,就是祷告和传道。不过,因为教会最首要的事情是照顾好教会中贫穷的人,所以我们要委托专人来负责处理这个事情。”

那我们教会该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们该怎么效法这样的模式呢?

这些年来,教会里有不少人跟我说:“咱们教会真的需要在关怀事工上多下功夫……这方面我们有很大的不足。”

对此我和所有教牧同工们的回应,通常是这样的:“我们教会的确需要在关怀事工上多下功夫,对此我完全赞同,这方面我们做得还很不到位。实际上,既然神给了你这样的看见,发现这项事工的不足,我想神也一定希望你来把这个事工组织一下。”

对于我的这个建议,通常得到的回应是:“嗯……是吗……是这样……嗯……”然后就没下文了。

如果能有人回应说:“好啊,那我来做!”那该有多好啊!

所以,成长中教会的第五个不变的原则就是:成熟的教会会把事工分派下去,而不是由带领者把持着不放。

成长中教会的第六个不变的原则是:

即使遇到挑战和改变,有效的事工依然可以保持下去。

请看使徒行传第六章的第7节:

神的道兴旺起来;在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

这是不是太棒了?出现的危机最终成了发展的机遇。

这就是我们从这段经文中看到的成长中教会的六个不变的原则。它们分别是:第一,即使是生机勃勃、卓有成效、不断成长的教会,也免不了出问题;第二,虽然组成教会的人各种各样,但同样可以达到合一;第三,即使遇到压力,也要保持优先次序;第四,应该根据个人的品格而不是经验,来确定服事中的职分;第五,成熟的教会会把事工分派下去,而不是由带领者把持着不放;第六,即使遇到挑战和改变,教会有效的事工依然可以保持下去。

应用

接下来我们问我们自己几个问题。前面我们已经看到了撒旦对早期教会的攻击,撒旦现在是不是对教会信徒也做同样的事情呢?

第一,撒旦攻击的形式。

撒旦攻击的形式都有哪些呢?

  • 一种形式是逼迫。在遇到逼迫的时候,你是否还能保持勇气和忠心?
  • 另一种攻击的形式是在伪善和败坏方面的试探,使人以自我为中心。
  • 还有一种攻击的形式是引起纷争,至少也是分散我们的精力。在分散我们的精力方面,请听一位作家所写的一段话:

撒旦的第三种攻击方式是这三种当中最聪明的。如果通过逼迫和败坏的试探没能胜过教会的话,撒旦就会尝试来分散我们的精力。如果他能让使徒们忙于社会工作,虽然那些事情也很重 要,但那不是神呼召他们来做的。那样的话,他们就忽视了神赋予他们的祷告和传道的责任,就会让教会无力去抵挡错误教义的破坏。

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在你的生活中,是什么分散了你的精力,以至于你看不见神所设定

的目标,使你在撒旦面前不堪一击呢?”

分散精力的事情本身未必是有罪的,可能只是让你偏离方向的事情。它可能是你与某人的交往,使你远离了神而不是与神更近;可能是某个活动,比如在电视机前浪费一个晚上;也可能是你生活中并不让人讨厌的事情,但也不是让人能振作起来或鼓舞人心的事情;还有一种可能是虽然占用了你的时间,但还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然而在神的心意中,却有比这个更好的安排。

第二,抵挡撒旦攻击的形式

那么抵挡撒旦攻击的形式有哪些呢?当撒旦攻击到你的时候,你能做什么呢?你需要做的,与使徒们一样!

  • 第一,重申一下你的优先次序,并且坚持下去。也许你最好用墨水把它们记在纸上。
  • 第二,对任何会导致你对神的渴慕降低的人或事,不要放不下。
  • 第三,当新的一天带给我们服事方面的新机会时,要倚靠圣灵得着智慧去抓住这样服事的机会。

有一点很容易被忽视,我来提醒大家一下。司提反和腓力都是出色的演说家,在使徒行传的下一章,我们就会看到司提反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讲道,那是一次很经典的讲道。在接下来的那一章,我们还会看到腓力在撒玛利亚传道,有很多的人都因此信了主。

当使徒们对他们说:“司提反和腓力,你们去服事那些贫穷、饥饿、被人忽视的寡妇们吧。远离公众的注意,远离人们的视线。”如果司提反和腓力只对出名感兴趣,那么他们绝不会按照使徒们的要求去做!尽管司提反和腓力在讲道和教导方面显然很有恩赐,但他们依然说:“好 的,我们愿意!”

你愿意在幕后服事别人吗?你愿意去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吗?

最后,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来结束今天的讲道。这是一个高中学生用很简单的方法来关心其他同学的故事,但他的行为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有一天马可放学后在走回家的路上,看到前面有个男孩儿摔了一跤,手里拿的几本书、两个运动衫、一个棒球棒、一双手套还有一个小录音机都掉在地上了,马可就过去蹲下来帮那个男孩儿捡起了这些东西。由于他们同路,马可就帮他拿一部分东西。他们一边走一边聊,马可知道了

这个男孩儿的名字叫比尔,很喜欢电子游戏、棒球和历史。马可还发现比尔有很多困难,不仅是家庭作业方面,而且他在家里也有难处。他们先到了比尔的家,比尔邀请他进去喝一杯可乐。他们就又聊了一会儿,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很快,然后马可就回家了。

后来在学校里,他们见面总是互相打招呼,有时候还一起吃午饭,始终保持着联系。最后,期待已久的毕业的日子即将来临了,就在毕业前三个星期的时候,比尔问马可是否可以见一面。当他们见面的时候,比尔回忆起了几年前他们第一次认识的那一天。比尔说:“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拿了那么多东西吗?”

马可回答说:“我还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呢?”                 “是这样的。”比尔轻轻地说。“我把在学校里的储物柜腾出来了,我不想给别人留下一堆

破烂。其实,你知道吗?我经常从妈妈每天晚上吃的安眠药中拿出来一点,当时攒下来的安眠药已经足够我自杀用的了。在我们那天聊天的时候,我们又说又笑,我意识到如果我了却了自己的生命,我就不会再有那样的时间了,在那之后类似的日子也就都不会再有了,所以我们的那次谈话给了我盼望。马可,当你那天帮我捡起那些东西的时候,你实际上做了很多——你拯救了我的生命。”

那一天,在耶路撒冷的那几个人,也拯救了一个教会的见证——更不用说避免了一次可能的分裂。而一旦教会分裂了,那最好的结果也是分裂成耶路撒冷的两个教会,一个是在希腊出生的犹太人组成的教会,也就是第一个说希腊语的犹太人教会;而另一个则是巴勒斯坦的犹太人组成的教会,是第一个巴勒斯坦犹太人教会。

然而,一些人看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另外一些人愿意参与这样的服事,就没有给撒旦的势力留下任何机会,使得那个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的吼叫的狮子,不得不退缩回地下,去舔他的伤口。

撒旦的攻击没能成功,因为有些人愿意改变这个局面;因为教会解决了寡妇们日渐增长的服事需要所带来的挑战。结果是不仅神的话传得更广了,而且极具感染力的真理和这个第一世纪教会的爱,也影响了更多的生命。

惟愿我们也能这样做!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6年12月15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6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