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一世纪教会的色彩 教会成立十周年讲道

一世纪教会的色彩 教会成立十周年讲道

Ref: Acts 2:40–46

一世纪教会的色彩 教会成立十周年讲道

使徒行传2:40-46

引言

今天我的心情格外激动,因为今天是我们教会成立十周年的纪念日。在过去的十年间,我们在这里一同敬拜,努力收割庄稼。在下一个十年中,我们还要继续播种属灵的种子,收获属灵的果子,为了神的国度而喂养弟兄、姊妹和孩子们。

今天的经文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可以看到教会工作和教会使命之间的区别;可以看到有效的事奉和平庸的事奉、维持现状与超自然发展之间的区别。

在1952年7月4日清晨,空气中弥漫着大雾,有一个名叫佛罗伦斯·查德威克(Florence Chadwick)的年轻女子,走进冰冷的水里,离开了卡特琳娜岛。她想成为第一个从卡特琳娜岛游泳到加利福尼亚岸边的女子。长距离游泳对于佛罗伦斯来说并不陌生,她那时候已经是第一个游泳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女人,而且是双向的。

那天早上的水冰冷刺骨,她大概游了十五个小时,她的教练在旁边的一艘小船上,不停地鼓励她、指导她。但问题是,因为那天雾太大,她只能看到前面不到一米的距离。有好几次因为游的方向不对,她不得不重新进行定向。还有好几次,有鲨鱼靠近她,随行人员不得不用枪把它们吓跑。

在游了大约十五个小时后,佛罗伦斯要求把她从水里拉上来,也就是说,她放弃了这次挑战。

后来佛罗伦斯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其实我当时并不是冻得不行了,也不是害怕鲨鱼,或者是体力不支;问题是我看不见我的目标。我被浓浓的大雾包围了。”

你能相信吗?就在她放弃的那个地方,其实她只要再坚持游三十分钟,就可以到达目的地—

—加利福尼亚海岸了!

我个人深信,现在越来越多的基督徒要求退出属灵的操练和事奉的原因;平均每天美国都有一个教会关门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已经精疲力竭了,不是因为对属灵敌人或困难的惧怕;而是因为他们慢慢迷失在浓浓的大雾中,使他们失去了属灵的看见和异象。这个大雾使他们看不到自己的目标了。

所以,在今天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里,我希望借着神的话语这个明亮的光,使我们的视线能穿透包围我们的大雾,看清摆在我们前面的目标。

我们上次讲使徒行传的时候,说到彼得讲了一篇大有能力的道。在这次讲道中,彼得挑战他的听众们,让他们悔改,并且借着受洗公开表明他们心意的改变。

使徒行传第二章第40节,经文是这样的:

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

早期教会所传讲的信息,也应该成为二十一世纪教会所传讲的信息。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永远也不会全部得救,因为他们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但是我们要从社会中营救那些将要得赎的人。

教会的任务有点像救生艇的任务,我们都在执行搜寻和营救人的使命,就像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18:11中所说的:

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

今天的教会似乎对社会这个汪洋大海很关注,而对在里面溺水的成千上万的人却不感兴趣;教会似乎对大海的水温很在意,设法调整水的温度,以便让我们在里面泡着比较舒服;今天的教会似乎很关注四处游弋的鲨鱼,也很关注用各种策略来减少海浪对船只的冲击。关注在这些事情上,使我们忽略了我们的主要使命,就是要像彼得那样讲道,从水里拉上来尽可能多的失丧的 人。

我们接着来看第41节:

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

这是令人震惊的,是超自然的!在一天当中,就有三千个属灵婴儿诞生了!我想象着当时那些使徒们的感受,会与任何刚当上父亲或母亲的人的感受是一样的,他们会有些惊慌失措,心里想:“现在该怎么办?下一步该做什么?”

他们手上没有教会管理手册,也没有门徒培训计划;那时候他们还没有新约书信,来告诉他们教会的组成和功能等这些细节。

那么,一个新约教会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新约教会是什么样的?

著名节目主持人阿特·林克莱特(Art Linkletter)有一次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画画。男孩儿的表情非常严肃,在用力地涂色。林克莱特就问他:“孩子,你在画什么呢?”

那个男孩儿回答说:“在画上帝。”

林克莱特告诉那个孩子,没有人知道上帝长得是什么样子,但那个男孩儿很坚定地说:“我画完以后他们就知道了!”

“嘿,彼得和约翰,能不能告诉我们,教会是个什么样子啊?” “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等我们写完了,你们就会知道了。”

所以,最后完成的新约圣经,的确用生动而又丰富的色彩,为我们描绘出了教会是个什么样子。我来给大家描述一下,新约教会有几种颜色,或者说新约教会有哪几个特点。

新约教会的第一种颜色是激情,新约教会充满了激情。

在充满激情的色彩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四种微妙的色调。它们出现在第42节:

都恒心遵守……

(也就是:他们饱含激情地参与、专注于)

……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

首先,他们恒心遵守使徒们的教导。

弟兄姊妹们,教会的标志不是房顶上的那个尖塔,或者是挂在墙上的十字架。每个教会的决定性特征是她的教义。一个教会所相信的、所持守的,就决定了这个教会会做什么。

现在的教会之所以在大雾中游泳,是因为他们不再清楚他们所信的了。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认为教义是古板的,是容易引起纷争的。但是这个充满活力、让人感到振奋人心的新约教会,却恒心遵守使徒们的教导。

我们应当提醒自己:一个本地新约教会有责任把纯正的教义传递给下一代。作为一个教会,不应该只是组织一个主日聚会、唱几首歌,然后引用几节经文。保罗曾在神的默示下,宣告说新约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摩太前书3:15)。

不过,新约教会也不全是学习使徒们的教导。

其次,他们专注于彼此交接。

“彼此交接”这个词在希腊语中是“koinonia”,它的基本意思是“伙伴关系或共享”,在其他中文译本中翻译为“团契”或“契合”。那些接受耶稣基督的人,就在完成教会的使命方面成为耶稣基督的伙伴,也成为彼此之间的伙伴。圣经从来没有让基督徒与信徒所组成的身体分割开来。

在大约一个世纪以前,坎贝尔·摩根牧师(G. Campbell Morgan)去探望一个教会成员,那个成员已经有些日子没去教会了。他们坐在壁炉前,烧红的炭火给他们带来阵阵暖意。那个人告诉摩根博士,在他的属灵生活中再也不需要教会了。摩根博士没说什么,拿着火钳伸到炭火里 去,从里面取出来一个烧得通红的木炭,把它放在一边,然后他就坐在那看着那个木炭。过了不一会儿,那个木炭的火就熄灭了。离开了团契生活的基督徒,就像那个孤零零的木炭一样,他的火很快就会熄灭。

现在在谈到“团契”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爱宴或者教会组织的什么活动。然 而,这个词直接与他们为了完成教会的使命而彼此委身有关。所以,在耶路撒冷有那么一群心里火热的信徒,就像一个个烧得通红的炭火一样,他们在团契或伙伴关系中彼此联结,要一起完成主所托付的任务。

接下来的第44-46节经文,告诉了我们他们团契的深度:

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

我们再回到第42节,他们专心所从事的事情中,除了专注于使徒们的教导和团契生活以外,还有两个亮丽的色彩。

第三,他们还专注于掰饼和祷告。

为什么这个新约教会要专注于掰饼呢?因为没有什么能比纪念他们的主舍命献祭更重要的 了。所以,当他们一起用餐的时候,就拿出一部分的饼和葡萄汁,来庆祝并纪念主的死,直等到祂再来。

他们还专注于祷告?!这也是大多数信徒和教会所缺失的部分。你真的相信祷告所发出的微弱声音,能推动无所不能的神吗?!这么说吧,你真的以为从事这样一个超自然的事奉,可以不需要那个超自然的力量来帮助你吗?!

几年前爱达华州有个农业学校完成了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样的:一英亩土地(相当于 40.46亩或4,046平方米)所出产的2,540公斤玉米,需要181万公斤水、3,084公斤氧气、2,359公斤碳、72.5公斤氮气、56.7公斤钾、34公斤硫磺,还需要数不清的其它元素。除了这些养料,还

需要在合适的时间有雨水和阳光。虽然还需要农民长时间的劳动,但是根据测算,只有5%的产出可以归功于人的努力。

在属灵的领域也是如此,正如哥林多前书第三章6-7节所说的那样,唯有神叫他生长。大卫在诗篇第127篇第1节写得很好: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

这句经文不仅适用于建造房屋,也适用于教会。如果没有了我们的大牧者、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带领和智慧,那我们的教会连一天也生存不下去。

我们前面说了,新约圣经用生动而又丰富的色彩,为我们描绘出了教会是个什么样子。新约教会有几种不同的颜色,第一种颜色就是激情,新约教会充满了激情。

新约教会的第二种颜色是有出自于神的大能。

请大家看使徒行传第二章的第43节:

众人都惧怕;使徒又行了许多奇事神迹。

中文标准译本把前面这部分翻译为“每个人都起了敬畏之心”。说实话,我今天可不想放弃这种敬畏之心,那种对于神奇妙作为的敬畏与激动之心。而早期教会的人每天都带着这样的心生活。

“惧怕”或“敬畏”这个词,来源于希腊语的“phobos”。它表达了一种含义,就是神在施展祂的大能,这时就有一种圣洁的惧怕,是有神的同在时的惧怕。

弟兄姊妹们,坦白地说,在我们的生活或事奉中,如果没有神的大能,那我们一定会流于形式和平庸。也许我们会建造教会建筑,但绝不会对神的国度有益处。我们可以参与教会的工作,但却不能完成教会的使命。

我们现在最最需要的,是教会大有能力的见证;我们现在最最需要的,是教会完全专注于她的使命、完全倚靠她的弥赛亚、完全从又真又活的神那里得着能力。

几年前的一个元旦,一年一度的玫瑰花车大游行正在向几百万的观众直播。突然,一辆漂亮的彩车噼里啪啦地响了几声,就再也走不动了。当这个彩车的设计者和建造者煞费苦心、千方百计地把它装扮得非常漂亮的时候,他们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汽油!这个大彩车跑着跑着就没油了。整个游行车队只好停下来,直到有人拿来一桶汽油给它加上为止。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辆彩车代表的是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mpany)。他们拥有丰厚的石油资 源,但代表他们的彩车却没油了。

现在的教会,就像我一开始讲的那个游泳运动员一样,支撑不下去了,正在向旁边的小船游去,他们游不动了。他们迷失在大雾中,在敌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在所处的社会中没有什么影响;而与此同时,他们却在代表着无所不能的宇宙的创造者,就像那个游行彩车代表一个石油公司一样,极具讽刺意味。

早期教会通过顺服那加给他们力量的圣灵而大有能力。他们也因此为了耶稣基督的缘故,彻底搅乱了他们所处的世界。

这就是新约教会的第二种颜色:教会有出于神的大能。

新约教会的第三种颜色是赞美。

赞美神是涂抹在一世纪新约教会这个画布上的第三种颜色。

让你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早期教会的确很令人震惊,他们极富感染力,让人感到非常振奋。所有看到这一切的人,都不得不感慨地摇摇头,说:“这一定是出于神的作为!”

我们来看第46-47节经文:

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神,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

有超过三千个新信徒,内心激动不已,怀着极大的渴慕。他们在圣殿里聚会,就像我们在教会里聚会一样。他们心里充满了感恩,嘴上不停地赞美主:“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好的呢?感谢神如此大的作为!”正如我们今天一样。

三个原则

这段经文告诉了我们三个原则,我来给大家总结一下。

第一个原则:神以超自然的方式开始的事情,一定要以超自然的方式来运行。

教会是在五旬节那一天,由圣灵的降临来创建的。两千年后,任何一个新约教会的建立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

如果我们能看到在天上的属灵争战,作为一个被神所呼召、为了基督而去传福音的教会,我们就会有更多的祷告、有更多的投入,也会更加殷勤地服事主。

第二个原则:当教会带着能力发挥功用的时候,其服事的果效可能是难以解释的。

在1988年,我们教会最早的执事,是在我和妻子租的房子里聚集开会的。他们当时刚刚被选为执事,我们聚在一起开始为我们教会的未来进行筹划,一起为此祷告。那时候的教会,每周日来聚会的大概有170人左右,这里面包括了成年人、孩子们,还有襁褓中的婴儿,连停车场上的流浪猫我们都算上了。

我在本子上记录了我们所讨论的事情,就是我们希望看到主耶稣在这个教会里做些什么。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希望在教会里所发生的事情,是我们人无法能完全解释的。

今天我还想更进一步:我们教会所从事的,是一个无法解释的服事。我可以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知道是谁做的!”

昨天晚上,我太太和我与最早的四个执事和他们的太太一起吃饭。我回忆起我们最初的几次执事会议。有一次是在1988年,当时我们讨论是否需要买一台复印机,因为那时我们每周都需要复印750页的东西。现在,我们复印学习笔记、唱诗班歌单、材料、教材,还有很多其它东西,每周需要复印将近16,000页。

在1990年十月份,我们每个周日来聚会的人大约有350人,我们无记名投票同意发行一百万美元的债权。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要知道,我们当时每年的财务预算只有169,000美元!

我们相信神在带领我们进入一个难以解释的领域。我无法解释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在八个月之后我们就搬进了一个崭新的建筑,参加聚会的人增加了五百人!以至于会众不得不重新进行无记名投票。

除非这是神在引导我们的心来跟从祂的旨意,否则真的无法解释。

第三个原则:当教会带着敬虔的大能来服事的时候,其结果往往是让人无可置疑的。

在过去的十年间,我们的肩上一直担负着责任,以更大的激情和热情来完成我们的使命——我们要使我们所在的城归向耶稣基督。

所以,让我们这个教会,这个小小的帐篷发出一个信号:我们不会仅仅因为过去的一段美好时光而心满意足;我们不愿意行事为人凭着眼见,而不是凭着信心;我们的光将不会隐藏;我们已经来到了这片土地上,为新的收获而播种;我们希望让我们的城充满了耶稣基督的福音。

历史学家们为我们保存了一个决议。这个决议是在1401年,由西班牙塞维利亚的一所非常有名的大教堂的建造者们起草和签署的。他们所签署的这份决议中有这么一句话:“让我们在这里建造一个伟大的教会,以至于我们后来的人会以为我们疯了,竟然梦想要建造这样一个教会!”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6年11月10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6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