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70 - 没有续集

70 - 没有续集

没有续集

最后的话(第三部分)

启示录22:18-19

 

引言

你手中的圣经是否缺少什么?是否缺少一卷书?是不是需要有个续集来完成?我来换个角度问大家:圣经是已经全部完成了吗?

使徒保罗在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信中,把教会比作一座建筑,他说:

……(你们)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以弗所书2:19-21)

换句话说,使徒和先知们为赎回的房子打下了根基,然后以耶稣基督为房角石的根基得以完成。希伯来书的作者也让教会明白,圣经将随着使徒们的最后一句话而完成,因为他在第一章中写道:

就在这末世(也就是教会时代)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伯来书1:2)

神藉着启示对先知和使徒说话,又通过圣灵的默示藉着他们说话。[1]

希伯来书第二章告诉我们,使徒们是耶稣基督的出口,在末世向教会传递神的话语。在过去的十九个世纪里,耶稣基督一直在建造祂的教会的上层建筑。基督的教会被描绘成新妇和建筑。换句话说,在过去的1900年里,我们没有等待神再说一句话,加添在教会的根基上。神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祂通过使徒把圣灵所默示的经文赐下来,作为教会的根基。

使徒犹大在他那个简短的信件中指出,耶稣基督的使徒已经将我们的信仰和福音的内容,一次性地交付给了我们。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如此明确地为他使徒的身份辩护。只有使徒才有权向教会传递神的话语、启示新约圣经。

约翰是最后一位活着的使徒,神通过他向我们默示了最后的话语,这意味着约翰为教会的根基添加了最后一块基石,而只有耶稣基督才是整个教会根基的房角石!由于启示录描述了从使徒时代的结束,到天堂和地狱的永恒状态的整个历史,所以在此基础之上的任何改变或添加,都是对圣经的改变。[2]

有一位希腊语新约圣经的学者这样说:

由于启示录的记录是从约翰的时代一直到永恒的状态。因此,在现有圣经基础上的任何预言,都会进入这个范围,构成对启示录内容的添加或删减。圣经的最后一卷书也是新约预言的总结性书卷,它标志着新约圣经的结束和预言恩赐的终止,因为预言的恩赐是神用来传递、记录圣经正典的手段。[3]

约翰即将发出一个警告,不仅是针对那些想成为先知的人,也是对教会的警告,要求他们拒绝接受任何挑战圣经的神圣权柄、准确性和最终性的观点。[4]

这个问题有多重要?对神来说,祂的话语现在已经启示完成有多重要?请大家把圣经翻到启示录第二十二章,我们可以在学习今天的经文时找到答案。

 

启示录22:18-19说: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我要告诉大家: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当这个最后的使徒写下了受圣灵默示的经文中最后一卷书时,他说圣经的默示到此结束了。事实上最后的使徒所写的最后一卷书,也放在了圣经的最后。换句话说,圣经是一本开放的书,神不断把祂所默示的书卷添加进去;但圣经并不是一本永远开放的书。

神的启示最后显然是以一个警告来结束的:不要篡改经文。另外,这个警告并不是针对误解经文的,特别是启示录这卷书。对此你应该感恩吧?

使徒约翰在这些经文中并不是说,如果我们学习启示录并成为灾前被提论者,就是相信被提会在大灾难之前发生,我们就能进入天堂;但如果我们成为灾后被提论者,也就是相信教会是在大灾难之后被提,我们就错了,就不能去天堂了。这不是约翰所说的。

相信基督福音的灾后被提论者也会去天堂。而且事实上,他们会比他们想象的更早去天堂,他们没有一个人会为此抱怨的。

使徒约翰说的不是那些重生得救、热爱耶稣基督福音的人,对圣经预言的各个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或相关经文的误解;他和其他所有使徒所警告的,是那些故意歪曲福音的人,他们声称有“来自神的新话语”,有新的启示,这实际上是重新编造福音信息,是对经文的重新定义。

这就像约瑟·斯密(Joseph Smith),他声称自己是先知,得到了另一部从基督而来的约书,这个约书否认了基督完全的神性。它还声称神曾经是一个人,每个人将来有一天都能成为神。这就是重新编造了福音信息,重新定义了圣经概念。

此外,穆罕默德(Mohammed)的可兰经(Koran)说,耶稣并没有死在十字架上,而是被带到天堂去了,死的是犹大。它还声称,耶稣只不过是神的先知中的一个;祂不是成为肉身的神,不是与父神平等的,不配得我们的崇拜。

伊斯兰教和摩门教是众多例子中的两个,它们试图与圣经保持一致,但又重新定义和调整其明确的含义,从而成为另一种福音。在这个名单中还包括创立基督教科学教会的玛丽·贝克·艾迪(Mary Baker Eddy)、印度教的经典著作《博伽梵歌》(Bhagavad Gita)、孔子(Confucius)的宗教著作和佛陀(Buddha)的信条,顺便说一下,这些信条在保罗开始传扬基督福音的同时,已经传到了地中海地区。这就是保罗在加拉太书中警告信徒的原因,他说:

……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1:9)

换句话说,保罗在传扬神的福音,祂成为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为拯救罪人而死在十字架上,并通过祂的复活证明了祂是上帝之子,是大卫的那个子孙;而与此同时,当时已经有另类的福音在传扬了。

因此,当我们来到神启示的尽头,也就是在我们读圣经中的最后一卷书时,我们发现启示录是以对所有阅读、聆听和遵守它的人的祝福开始的,并以对任何篡改它的人的警告和诅咒结束的,也就不足为奇了。[5]

约翰在第18和19节中,提出了两个非常明确的警告。我们一起来看看。

 

对添加内容的警告

第一个是针对在圣经中添加内容的警告,请看第18节: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换句话说,不信的人在大灾难期间要遭受无法想象的痛苦,但是如果跟可怕的地狱和火湖中永恒的痛苦相比,那就根本不算什么了。很明显,这是一个天堂或地狱的问题。约翰是在说,如果我们在神启示的经文中,添加我们认为等同于神的话语、具有额外意义的信息,那么我们就将经历地狱的折磨。

大家明白使徒约翰的意思了吧?如果把神的启示看成是一条直线,从写下创世记的摩西开始,到旧约的先知和诗人,然后到耶稣基督和祂的使徒,他们记录下来这些真理,把我们带到世界的尽头。因此,我们可以想象从创世记的创造之初,到启示录的新天新地的创造是一条直线。

这意味着神的话语,从第一卷书到最后一卷书,包含了从头到尾的所有时间。因此,在我们持有的圣经中,我们有从时间的起初到我们所知道的终结神给我们的完整启示。所以,任何试图把自己列在圣经中的先知行列的人,或者试图将自己归在使徒的行列,声称“我有新东西”的人,教会都应该予以拒绝,并提出警告。圣经所记录的内容没有任何缺失,没有圣经的续集。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们周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异端学说,它们正席卷全球。其中大多数都是基于有人声称自己是代表神说话,并从神那里得到了启示和权柄。[6]

我曾经听说过的这些异端当中,有一些我也花了不少时间研究他们的观点和主张,我发现他们都没有否认圣经或耶稣基督的存在;但他们会重新定义圣经和耶稣基督,然后重新编造圣经经文的基本含义。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一定会对圣经进行添加或者删减。

对神启示的话语做加法和减法,在过去把人推向深渊,今天仍然在摧毁生命。这就是最初的欺骗。人在伊甸园的堕落就始于夏娃对神的话语的添加:“我们甚至不能摸那个果子。”而撒旦删减了神的话语,牠说:“神没有这么说!”所以就有了这个警告:不要篡改神的话语!不要篡改经文!不要改写神的话!没有续集!

 

现在我们这一代人,对其他的福音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据说,这些福音书被称为诺斯替福音书(Gnostic Gospels)。人们想知道为什么这些书被排除在圣经之外,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为什么《犹大福音》、《马利亚福音》、《多马福音》、《腓利福音》、《真理福音》以及其他大约45部福音书被排除在圣经正典之外?

在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被信徒接受为真正由使徒在圣灵默示下写成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出现了诺斯替福音书。其中许多福音书写于第三和第四世纪,甚至一直到第八世纪,对耶稣基督的福音进行攻击。

诺斯替这个词来自希腊语gnosis,意思是“知识”。作者们用这个词指的是只有受启发的人才能获得的隐秘的知识。诺斯替派的人相信他们与圣灵有特殊、神秘的属灵相交,使他们得到了进一步启示。[7]

诺斯替福音书显然宣扬了另一种福音。首先,他们声称耶稣不是成为肉身的神,祂也不是童女所生;祂是一个有影响的人,吸引了一些人追随祂。

有一位名叫爱任纽(Irenaeus)的教会领袖在公元180年写道,他很了解犹大的诺斯替福音书,它在虚构历史。即使是普通读者也会对《犹大福音》产生疑问,因为里面的主角不是耶稣,猜猜是谁?是犹大。诺斯替派认为,既然肉体是邪恶的,那么神在成为肉身时就会变得邪恶,因此耶稣不可能是成为肉身的神。此外,几乎所有诺斯替教派的著作或福音书,都否认耶稣基督的身体复活。

与今天的伊斯兰教一样,诺斯替教派不相信死在十字架上的是耶稣,而是一个替代品。事实上,这些教会拒绝接受的秘密福音书,以不同的方式教导说耶稣与祂的一个女门徒抹大拉的马利亚结了婚。阅读诺斯替派关于耶稣的婚姻所引用的资料很有意思。在所有诺斯替福音书中,没有一句话真正说过耶稣与抹大拉的马利亚结婚。最接近这种说法的《腓力福音》说,耶稣亲吻她,更细心地教导她,甚至爱她胜过其他门徒。[8]

当然,这正是世上的怀疑论者所需要的,以便让他们的想象力可以发挥到极致,得出各种结论,编造出甚至就连这些虚假的福音书也从未明确教导过的内容。

我喜欢一位福音派学者对这些怀疑论者,以及他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的定义。他写道:“如果它看起来像鸭子,走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它一定是一只伪装的骆驼。因此,既然没有圣经证据表明耶稣结婚了,多种圣经记录表明祂没有结婚,也没有圣经之外的历史文献证实祂结婚了,那么祂一定是隐姓埋名地结婚了。”

我建议大家不需要成为诺斯替著作的专家,你只要把你在极力支持诺斯替主义的历史频道(History Channel)、坚定支持无神进化论的《动物星球》(Animal Planet)频道、商店里的流行杂志上看到和听到的东西,以及丹·布朗(Dan Brown)所写的《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和《失落的符号》(Lost Symbol)等畅销书,与早期教会所崇尚的圣经福音书相比较,你就能发现它们是不同的福音书,与使徒们所接受和传讲的福音格格不入。

 

为什么诺斯替派的作品在今天这么受欢迎呢?奇怪的是,《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的作者把这个问题的答案归结于“这些著作(诺斯替福音书)正在满足美国人对神秘的属灵事物日益增长的需求”。[9]

换句话说,我们的社会希望在圣经之外找到某种宗教体验。另一位作者说,今天人们对这些失落的福音书、这些秘密的书有很大的兴趣,是因为许多人只是在寻找另一种成为基督徒的方式。[10]有的人想成为没有基督的基督徒。这些诺斯替派的福音书,不正是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口味吗!?

尔文·路兹(Erwin Lutzer)牧师最近写道,他听到芝加哥的一位牧师在圣诞主日对他的大批会众说:“我们该如何对待关于牧羊人、星星和东方博士的这些记录呢?我们必须相信这些事件真的发生过吗?不,不一定。重要的是圣诞节的精神。”路兹牧师补充说:“诺斯替派会很喜欢这样的说法。” [11]

我们该如何看待畅销书作家丹·布朗和其他类似的作者呢?比如在最新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2010年特别版中,有一篇文章题为“基督教的秘密”,多好的标题啊!基督教有什么秘密吗?我们该如何看待这样的文章呢?我们可能会说:“拜托,大家都知道基督徒不能保守秘密!”显而易见,我们可以。事实上,有一些重大的秘密,我们显然需要隐藏起来。

在过去的几年里,基督教中最具破坏性的一个所谓的秘密非常受人关注,那就是新约圣经的四部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是在公元四世纪的尼西亚会议(Council of Nicaea)上由教会领袖选定的,他们想隐藏耶稣只是人而不是神的真相,以及在祂死后,祂的门徒队伍是由祂最亲密的门徒和寡妇抹大拉的马利亚领导的。如果这个真相被传播出去了,那将是一场灾难,对吗?

《达芬奇密码》这本书说,君士坦丁皇帝(Emperor Constantine)在四世纪委托并亲自资助了编写一本新圣经的工作,删除了其中的诺斯替福音书,这些福音书显示耶稣只是一个人,有一个叫抹大拉的马利亚的妻子。这本书还说,君士坦丁召集主教们来参加这个会议,他们在会上投票决定只保留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这些福音书将耶稣描述为像神一样的人物,而且这次会议的投票结果非常接近,说明在选择这四卷书的问题上,大家的意见分歧很大。

所以,这个所谓的秘密就是,有关耶稣神性的教义是由教会决定的,而且还差一点没有得到尼西亚会议的多数票。这也意味着我们从经文中所理解的基督教,其实是第四世纪的产物,是由一帮大男子主义者编造的,他们投票表决了一个他们编造的宗教,因为他们不希望由女人来领导教会。当他们投票时,投票的结果非常接近。

在这个所谓的秘密中,有一点真理的内核,但被一大堆谎言所包围。不幸的是,丹·布朗在他的《达芬奇密码》一书的开头,声称他所写的都是真相。顺便说一句,我读了这本书。事实上,他编写了一些有趣的故事,但他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教会历史学家。

尼西亚会议根本就没有提过诺斯替著作的问题,他们从未就哪些福音书应该纳入圣经正典进行过表决。事实上,在这次会议的所有历史记录中(这些记录保存得非常完整),没有一个字提到哪些书卷是神所默示的、哪些不是。他们甚至都没有讨论过圣经正典的问题。

 

尼西亚会议是在公元325年召开的,召集了318位主教来解决耶稣的神性问题,这个部分是事实。然而他们召开会议,不是因为他们对耶稣的神性感到困惑,而是因为一个叫亚利乌(Arius)的人在当时越来越受欢迎。亚利乌教导说,耶稣不是完全的神,祂有一个被造的开始。他教导说,耶稣像父神一样,但在神性的本质上与父神不平等。

我们不难看出,亚利乌成为许多持续至今的异端学说的先驱。尼西亚会议谴责亚利乌为异端,并制定了《尼西亚信经》(Nicaean Creed)来捍卫圣经真理。它的部分内容是:“基督是……从真神而来的真神……与父一体,万物都是借着祂造的。”换句话说,基督是神,与父神平等,是万物的创造者。

在使徒受圣灵默示写下经文250年后,这318位主教自己想出来这么个观点吗?还是说《尼西亚信经》听起来有点像腓立比书第二章的内容呢?使徒保罗说:

(基督)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腓立比书2:6-7)

基督是造物主,万物都是由祂创造的,这听起来像是尼西亚会议最先提出的想法,还是歌罗西书第一章最早宣告了这个真理呢?使徒保罗写道: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歌罗西书1:15)

等等!“首生的”这个词是不是表明耶稣有一个开始呢?这个希腊词的意思是“在……以前/在……以上”,指的是祂的先存性。[12]

保罗是在说,基督比受造物更优越,在创造之前永恒的过去就存在。为了使保罗的下一句话有意义,下面这节经文必须是真的(尼西亚会议把它也写进了他们的信经):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

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歌罗西书1:16-17)

关于这次会议,还有一个事实需要注意:当他们投票时,并不像丹·布朗在《达芬奇密码》中所说的那样,是相对接近的投票。实际情况是,在318位主教中,只有两位投票反对。[13]这并不是一次争论激烈的投票。在浸信会中,316票对2票会被认为是全票通过,事实上,这将被认为是神迹!

弟兄姊妹们,尼西亚会议并没有投票决定耶稣是成为肉身的神,然后推出了四本福音书,隐藏了所有其他的福音书,来支持他们所决定的教义,不是这样的。他们只是把这个问题以信经的形式提出来,为使徒们已经教导过的真理和在过去250年里教会一直相信的教义而辩护。

那次会议面临着什么挑战?与我们今天的教会所面临的一样,就是邪灵的势力和堕落的人类在不断地试图对圣经的真理进行添加。因此使徒约翰在他的启示录的结尾,对在圣经上添加内容提出了严厉警告。约翰实际上是在说:“不要在这本福音书上添加内容。以后没有新的先知要来,也没有续集。”

犹大书1:3说:

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

也就是说,如果你读到、听到的信息,与我们已经一次交付给你们的真理相悖,或者在那上面添加了什么,那就千万要小心了!不要被人欺骗;要批判性地去思考。如果有人说他们相信这本书是神的话语,但又说这不是神最后的话语,那就要立即提高警惕了。

每个时代都有亚利乌异端的新版本出现,比如他们会说:

  1. 耶稣基督不是成为肉身的神;
  2. 耶稣基督不是神最后的话语;
  3. 耶稣基督只是个人,被赋予了神性,以此来尊荣祂忠心的服事;
  4. 其他先知与耶稣基督具有同等地位;
  5. 今天需要新的使徒来替代原有的使徒们;
  6. 神的启示并没有随着圣经正典的完成而停止;
  7. 教会需要在先知和使徒的基础上补充新的真理;
  8. 耶稣基督并不是我们信仰这座大厦的唯一房角石,在祂之后还有人,或者将来还有人会来。

针对诸如此类的各种说法,使徒约翰发出了严厉的警告:不要在现有圣经的基础上添加任何内容,这包括任何自称来自神或自称是神的人,正如敌基督在大灾难期间所宣称的那样。

除此之外,使徒约翰还给出了第二个警告。

 

对删减内容的警告

使徒约翰还发出了另一个严厉的警告:不要删减圣经里的内容。

请再看第19节: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约翰在这里不是在暗示我们会失去救恩。他所描述的是有人因为他的不信而被剥夺了自己获得永生的机会。我们可以从第18和19节的对比中看得出来:在圣经上添加内容的人是把灾祸加在他身上;删减内容的人则被排除在享受天堂生活之外。[14]

历史上不信的结局可以用这两个警告来概括。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异端邪教和各种“主义”对圣经添加了各种信息,而不信的自由派的人则对圣经进行了删减。[15]

根据这段经文,这两种行为都决定了他们的命运,就是与神的荣耀和天堂的美丽永远隔绝。认真聆听这些警告吧,我们不是编辑和改编者坐在那里,妄想改变、调整、补充或删减经文的内容。我们不是坐在那里评判经文,而是经文在评判我们。[16]

先知和使徒传递了神的话语,而约翰作为这些先知和使徒中的最后一位,写下了他们的最后记录,结束了这本书,他为我们的信仰根基添加了最后一块。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添加,也没有什么可以去除。删减经文中的一部分,就是动摇我们信仰的根基,最终将导致整体的崩溃。

任何违背神藉着使徒约翰向我们发出的警告,都会破坏经文的完整性。如果以为神在圣经中遗漏了一些东西,需要人去补充;或者拿走了一些神放在里面的东西,无论哪种方式,神品格的完整性和经文的充分性都会被破坏。

这就是为什么要对添加或删减神的圣言发出未来审判的警告。这两种审判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是描述了两种不同的效果。那些不听警告的人会遭受地狱的折磨,被禁止进入上帝之城,那个上帝永恒荣耀的黄金之城,其果园中的树木结出永生的果子,所有这些都是他们永远无法享受的。

这比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不让他们接触生命树的审判更严厉。他们在不顺服神的时候,添加了神的话语,也否认了神的话语。但后来亚当和夏娃都得到了救赎,最早的动物献祭是由神自己亲手完成的,祂在为他们赎罪后,给亚当和夏娃穿上了衣服。

然而,根据启示录的这两节经文,这些人的结局将完全不同。在我们所知道的人类历史的尽头,没有一个在不信中死去的人,能以某种方式扭转其永恒的命运。约翰在第二十章中告诉我们,他们将受到审判、被定罪。

现在这个问题其实非常清楚:你想错失天堂而下地狱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在这本圣经最后一节的最后一个字之后,把那个最后的句号改成逗号,然后说:“神给了我一些新的启示,我要告诉你。”或者“我要遵循一个新的福音,它已经出现了。”

或者,拿一把剪刀来裁剪经文,就像几年前召开的耶稣研讨会(Jesus Seminar)那样。他们宣称他们的目的是“改变人们对耶稣的思考方式”。他们想要“一个关注现代社会事物的耶稣,如女权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和政治正确等”。[17]

在研究了福音书之后,这个研讨会的与会者最后得出结论,圣经记录的耶稣所说的话语中,其实只有大约18%真是祂说的。这意味着那剩下的82%的话语,耶稣从未说过,所以他们就把这些话删掉了。

这个小组后来再次开会,剖析了主祷文。他们决定耶稣在这篇祈祷文中实际说过的话只有一句:我们的父。我很惊讶他们在“父”这个词上达成了一致意见。人们为了曲解圣经的意思,会使用各种手法。但约翰非常清楚地警告说,不要篡改神话语的真理,不要犯添加或删减的错误。

有一位作者也非常清楚地表达了这个意思,他这样写道:

要么是全部,要么什么也没有。我们不能对神的话语进行补充,好像它还不够充分;我们也不能从它那里拿走一个字,好像那是不相关的、不可靠的或不重要的。除圣经之外,没有什么新东西!里面什么也不缺!除了神的话语,再不需要什么别的了!最后的话语已经写好了,句号已被加上了。神已经在最下面画了一条线,就是这样。天上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启示;不会再有一个附录了。[18]

在这段话的基础上我还想补充一点,那就是后面不会再有续集了!

今天有许多自由派的人和不信的怀疑论者,会说圣经是在使徒写完这些书信后,又过了几百年由教会的领袖们决定包含哪些书卷。这是一个谎言。即使畅销书这么说,它仍然是一个谎言。事实上,当一个名叫亚他那修(Athanasius)的敬虔的教会领袖,在四世纪末的一封复活节的信中列出这27卷书时,教会早已经肯定了这27卷书,并在一百多年前就把它们称为新约圣经。

两百年前,在使徒约翰死后仅八十年,一位名叫爱任纽(Irenaeus)的教会领袖,在谈到地方教会流传和肯定的使徒书信时说:

“教会已经接受了这种传道和这种信仰,这些书卷虽然分散在世界各地,但人们都在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它们。在德国建立的教会不相信也不会去传承任何与使徒们所写的不同的东西,西班牙的教会、高卢(也就是法国)的教会、埃及的教会、利比亚的教会,以及在世界中心地区建立的教会也是如此……教会中的任何一位带领者,无论他在口才方面有多高的天赋,也不会教导与这些不同的教义。”

教会并没有创造圣经,或者是决定哪些书卷属于圣经正典,而是识别或接受哪些是圣经正典。这就像一个珠宝商发现了一颗钻石一样。他并没有使它成为钻石;他只是识别出、肯定了这是钻石,事实上在他识别之前,它已经是钻石了。

我们的眼睛被耶稣基督打开而认识到这本书是什么,并相信它的教义和创作它的那位神作者。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与历代的基督徒并肩站在一起,他们不惧怕使徒约翰的这个最后警告,我们既不会添加、也不会删减。但愿这成为我们生活的方式,以至于:

  1. 我们因这本书而欢喜快乐;
  2. 遵从它在我们生活中从神而来的权柄;
  3. 捍卫它的作者;
  4. 发现里面的真理和应许;
  5. 向其他人传递它的福音;
  6. 依靠它作为我们的力量和方向。

愿这本书在我们的生活中确实能成为我们……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篇119:105)

 

一位老传道人曾经来到我所在的圣经学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我们的礼拜堂里讲道。与众不同的是,他总是以一首关于圣经的诗来开始或结束他的讲道。这在我的属灵生命上打下了持久的烙印,这次我也要以同样的方式来结束我们的学习。

有一首关于圣经的诗是这样写的:

我们一起旅行,

我的圣经和我。

经历各种天气,

时而欢笑,时而哀叹!

 

无论是悲伤还是欢乐,

无论经历风暴还是身处平静,

你的友谊永不改变,

你是我的灯和我的歌。

 

我们一起旅行,

我的圣经和我。

当生命变得疲惫,

甚至死亡近在咫尺!

 

但尽管经历黑暗,

身处迷雾或遭受不公,

我在这里找到了慰藉,

你是我的祈祷和歌声。

 

现在谁能把我们分开?

我的圣经和我?

是“主义”还是“分裂”?

抑或所谓“新的光明”?

 

不,我亲爱的圣经,

光明的代言人!

你这属灵的宝剑,

让错谬逃之夭夭!

 

人生的旅途仍旧如此,

直到我最后的叹息。

我们将一起旅行,

我的圣经和我。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2010年6月20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2010

版权所有

 

[1] Norman L. Geisler and William E. Nix, From God to Us: How We Got Our Bible (Moody Press, 1974), p. 12.

[2] John MacArthur, Revelation: Volume 2 (Moody Press, 2000), p. 310.

[3] Robert L. Thomas, Revelation: Volume 2 (Moody Press, 1995), p. 517.

[4] Ibid.

[5] John Phillips, Exploring Revelation (Loizeaux Brothers, 1991), p. 264.

[6] Henry M. Morris, The Revelation Record (Tyndale House, 1986), p. 485.

[7] Erwin Lutzer, Seven Reasons You Can Trust the Bible (Moody Publishers), p. 21.

[8] “Mysteries of Faith: Secrets of Christianity,”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10 special ed.), p. 48.

[9] Ibid., p. 36.

[10] Ibid., p. 24.

[11] Lutzer, p. 111.

[12] Fritz Rienecker and Cleon Rogers, Linguistic Key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Regency, 1976), p. 567.

[13] Ibid., p. 8.

[14] Kendell H. Easley, Holman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Revelation (Holman, 1998), p. 424.

[15] Morris, p. 486.

[16] George Eldon Ladd, A Commentary on the Revelation of John (Eerdmans, 1972), p. 296.

[17] Lutzer, p. 114

[18] Sam Gordon, Worthy is the Lamb: A Walk through Revelation (Ambassador, 2000), p. 454.

Add a Comment


We hope this resource blessed you. Our ministry is EMPOWERED by your prayer and ENABLED by your financial support.
CLICK HERE to make a dif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