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46 - 诗一般的正义

46 - 诗一般的正义

诗一般的正义

哈米吉多顿和巴比伦的倾覆(第一部分)

启示录16:1-7

 

引言

当你提到启示录中使用的一些词汇时,你会看到几乎每个人都会有所反应。无论一个人是否去过教会,还是从小就是个不可知论者,在你提到“被提”这个词的时候,他们都会有自己的看法。提到数字“666”的时候也会有反应。

犹他州(Utah)、科罗拉多州(Colorado)和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在2003年成功地获得许可,可以将666号公路改为491号公路。这条公路是在1926年被命名为666号公路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它是66号州际公路上的第6条分支。

这些州最终获得了改变公路编号的权利,不是因为他们迷信,也不是因为他们担心敌基督的到来,而是因为他们无法阻止这条公路的标志经常被盗。这种长期存在的标志被盗的行为,导致他们花费的钱远超过他们的想象。很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否相信启示录,人们就是想拥有这个标志来作为他们的纪念品。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像“被提”、“敌基督”和“666”这样的词,都与将来灾难性的未来事件相关。另一个吸引全世界注意力的词是“哈米吉多顿”。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与我们今天的世界的末日结局有关。很多人都知道,它与最后的世界大战有关。关于这个词的猜测五花八门。在这股“世界末日潮”中,最新的观点与古代玛雅文明的日历相关。人们相信这个古老文明所处的时代,正好是神明们摧毁旧世界的秩序、创造新秩序的时期,要开启一个新的周期。根据他们的日历,最新周期的结束是在2012年12月21日左右。

在2012年要记住这一点。你可能想把你的圣诞购物安排到12月21日之后,以防万一,因为世界末日之后当然没有必要再花费时间和金钱了。对我来说,在12月21日之前进行圣诞购物,无论如何都是非常早的。为什么要赶时间呢?

随着我们接近2012年年底,将有比以往更多的这方面的书籍出售,还有各种小报、护身符和新时代的宇宙秘密。随着人们对世界末日越来越着迷,越来越多的基督教伪学者也会跳将出来。这会是我们当今世界的结束和另一个文明的开始吗?坦率地说,所有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某种事实。

 

当又真又活的神来摧毁巴比伦的王国和她的盟友,并开启祂自己的千年统治时,时间将开始一个新的周期。将来会有那么一天,这个世界的王国将崩溃,上帝之子将统治地球上的文明,这比我们现在拥有的任何文明都要优越。但我可以用从圣经而来的权柄说,这将与2012年没有任何关系。它与我们一直在学习的预言中的七年大灾难有关;这七年是由以色列和新的世界领袖之间签署的和平条约启动的,而这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

这样看来,哈米吉多顿的世界末日之战至少还有七年或更长时间才会发生。即使被提是在今天发生的,而且大灾难时期很快就开始了,那哈米吉多顿之战最早也要到2016年才能开始。

如果你在寻找即将到来的哈米吉多顿之战的迹象,它不会与圣诞购物和2012年的结束有任何关系。事实上,在上帝之子回来建立祂的国度之前,地球上将会发生什么,包括哈米吉多顿之战的结果,都已经在启示录中为我们清楚地说明了。

使徒约翰要告诉我们巴比伦的兴起和衰落的细节。我们会看到最后这一系列灾难事件非常生动的细节,看到我们现在的世界结束前的最后这段日子。

首先,就在耶稣基督带着祂的教会回到地上建立千禧年的国度前,世界将被神最后的愤怒所淹没。顺便说一下,当我研究玛雅的历法和文明时,我发现他们相信时间会循环和重复。他们相信,通过了解他们的过去,他们就可以控制他们的未来。但玛雅文明今天已经不复存在,这不是很讽刺吗?

一个规模庞大的文明,最后所留下的只是破碎的废墟和他们的偶像崇拜的残余物。无论他们曾经如何关注金星、木星和火星的轨道,无论他们如何广泛地发展他们的时间日历理论,无论他们如何虔诚地相信他们可以通过了解他们的过去来控制他们的未来,他们都不会有任何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

使徒约翰将向我们揭示,当世界上最后的文明冲向哈米吉多顿之战时,人类仍然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只有神才可以。这个世界的国度都会过去,但我们主耶稣的国度将永远长存。

现在请大家把圣经翻到启示录第十六章。从这一章开始,七个天使拿着装满神的愤怒的七个碗走到前面。在主耶稣凯旋返回地球之前,在最后一系列的事件中,这些碗中所盛的神的愤怒,将从天而降,倾倒在地上。

 

对盛满神愤怒的碗的观察

现在请看启示录16:1: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殿中出来,向那七位天使说:“你们去,把盛神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

这个场景既是比喻性的,也是字面意义上的。这些碗是字面上的碗,是真实的碗,但又象征着神愤怒的倾泻。这一幕将愤怒人格化了,就好像从这七个碗里倒出某种液体一样。另外,这些碗是很浅。希腊原文所用的词指的是一种很像碟子的比较浅的碗。[1]

这就像那种给猫用的装牛奶的碟子。在我们仔细查看这些装满神愤怒的碗之前,我先说说对这些碗的四个观察。

 

第一,这些碗是迅速倾倒的。

所有这些都将在几天或几周内影响整个地球和人类。这意味着这些碗一个接一个地将被迅速倾倒出来,没有任何延迟。这些碗是倾倒出来的,不是稀稀拉拉滴出来的。这里所用的语言指的是突然倒出,碗里的东西一下子就被倒光了。这也带来了第二个观察。

 

第二,这些碗所带来的痛苦是累积起来的。

除了在第5节有短暂的停顿,这些碗是一个紧接着一个地倒出来,审判一个又一个地接踵而来。要知道,这些碗都是神超自然的行为。这段经文无法让人试图从一个纯自然的、科学的角度去解释。这些灾祸一个接一个地迅速降临,速度太快了,所以除了这是神的作为之外,人们无法解释。[2]

这很像神在埃及降下十灾的方式。也许你读过《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对出埃及记中发生的灾祸的解释。根据这个解释,灾祸开始于火山爆发,火山爆发导致水变成有毒的红色,把青蛙赶到内陆,结果带来了大量苍蝇。因为它们成堆死亡,又引发了大规模的瘟疫,导致很多牛死亡。然后人的身上长了起泡的疮,火山爆发的灰烬也导致太阳变暗等等。

当然,瘟疫的影响必须被扩大到每家每户,所以家家似乎都有一个人因为瘟疫而死亡。然而圣经却将这些灾祸归因于神通过祂的仆人摩西所施行的神迹。这包括击杀每一个不遵循神保护计划的家庭的长子,这个保护计划预示着将来基督的赎罪,因为他们要把羔羊的血涂在门框上。

当然,不信神的人不会把这个当真。他们认为这些自然现象一定有一个科学的解释。但是除了神的作为以外,这些事件无法解释,就像被提一样。

我倒是建议这些人试着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一下新天新地的创造(启示录21);解释一下用透明的金子做成的城市(启示录21);从纯自然现象的角度解释一下用单颗珍珠做成的城门,新耶路撒冷的每个城门都是由单颗珍珠雕刻而成(启示录21)。地球上是否有某种的巨大无比牡蛎怪物?

在圣经中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可以解释一下拉撒路的复活。他被埋葬的时候浑身包裹着布,如果他那时候还活着的话,他呼吸的时候就像我们试图通过闷在脸上的枕头来呼吸一样。除此之外,他在坟墓里呆了四天,没有吃喝(约翰福音11章)。更有挑战的是解释一下耶稣基督本人的复活(约翰福音20章)。

事实上,如果你想要一个更容易解释的神迹,那你可以试着解释耶稣晚上在加利利海的惊涛骇浪中行走的神迹(马太福音14章)。我几个月前确实读到过一篇文章,说科学家们已经能够追溯到耶稣那个时代的天气状况,他们相信当时气温骤降,造成水面冻结,所以耶稣实际上是在浮动的冰块上行走。这样就解释这个所谓的神迹了!彼得也试图在水上行走,但他在冰块上总是站立不稳,从冰上滑落。他没有沉下去,而是滑了下去。

天使们倾倒的这些愤怒的碗,是神通过祂所创造的宇宙所做的超自然工作,它给地球带来了可怕的审判。下面是我对这些审判之碗的第三个观察。

 

第三,这些碗的审判都是有针对性的。

我们会看到,只有敌基督的追随者会经历一个或多个这样的审判。第2节告诉我们,第一个碗带来的可怕的疮只影响敌基督的追随者。第10节提到的第五个碗带来的黑暗,是特别针对敌基督的宝座。它可能只影响敌基督的首都。因此,在大灾难中活到这个阶段的信徒,确实有可能免受神倾倒愤怒时带来的审判。

然而,除了这些审判的大碗迅速降临,所带来的痛苦是累积起来的,而且这些碗的审判都是有针对性的,接下来是我的第四个观察。

 

第四,这些碗的审判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我们将发现,每个人在世上的生活都会发生改变,无论是信主的还是不信主的。水资源将会耗尽;地球上的食物来源和生态系统将被永久性地破坏。如果耶稣不在这些碗的审判倾倒后不久回到地上进行干预,没有人会生存很久。

然而,耶稣基督确实回来了。祂建立了自己的国度,首都在耶路撒冷,虽然圣经没有明说,但有很多证据表明,通过在神的国度里发生的事件,我们可以看到神不仅施行神迹把水源变成了血,而且祂也同样容易地把受到污染的海洋变成了干净的水源。

事实上,如果祂不这样做,地球就不适合人类居住了。然而我们知道,耶稣将在地上与无数的人一起统治一千年(启示录20)。

 

神的愤怒之碗

现在我们来仔细看看这来自圣洁的上帝之手的最后一系列审判。

第一个碗:不信的人被痛苦的疮所折磨。

请看第2节: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

翻译为“”的这个词,可以翻译为“脓肿”或“脓疮”。[3]拉丁语中的“溃疡”这个词就是从这来的。它是一种溃烂、带着溃疡的疮,疼痛难忍、无法治愈。[4]

在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或七十士译本中,这也是摩西在出埃及记第九章中要求释放神的百姓时,对法老的术士们所造成的疮。这些是不断流脓的、发炎的疮,很难医治。[5]

使徒约翰在这节经文中写道,这个疮的灾害不会影响信徒,它只会影响那些身上有兽的印记、也就是有敌基督名字的人。这是他们将要遭受的那个经受折磨直到永远的象征。

这也是对那些尚未向敌基督和他的像屈服的人的警告,那时候还有无数的人尚未向他屈服。同时这也是对这些尚未屈服的人的鼓励,激励他们继续反抗敌基督。换句话说,这个毒疮之灾将告诉世人:“看看那些跟随敌基督的人会发生什么,他们要经受毒疮的折磨,就连敌基督本人的毒疮也无法医治!”

耶稣基督从来不会不去医治那些祂想医治的人。敌基督试图伪装成能医治人的神,但他实际上无法医治跟随自己的人。所以敌基督的伪装到那时会被戳穿,证明他根本没有医治的能力。[6]

这将向全世界发出一个信号,表明敌基督不是他所宣称的神,这将对他最终的失败起到一定作用。来自东方的军队很快就会敢于违抗他。

 

第二个碗:海洋变成了血。

请看第3节:

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

这里并没有说海变得像死人的血,而是说它变成了血,就像死人的血。注意,这是有区别的:不是变成了死人的血,而是变成了血,就如同死人的血一样。

这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我们世界的海洋在一瞬间就变成了血,而且类似于死人身上所流的血,一种凝固状的、凝结在一起的、很稠的、发黑的血液。[7]

我们无法想象那种可怕的场景,堆积在岸边的海洋哺乳动物和各种鱼类的尸体,以及漂浮在水面上的各种死亡生物,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与海洋有关的一切活动都将突然停止,这对世界的食物供应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8]

有些人猜测,这些碗的审判只是在重述以前的审判。它们听起来确实很熟悉,然而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之前将水变成血的审判,也就是启示录第八章中的第二个号的审判,只影响了三分之一的海洋,在水恢复到正常状态之前,只杀死了三分之一的海洋生物。然而,这个碗的审判却影响了整个海洋和其中的每一个海洋动物。

一位基督徒科学家这样写道:

在这个有毒的海洋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生存。很快,所有的海洋鱼类、海洋哺乳动物和海洋爬行动物以及无数种类的海洋无脊椎动物都将灭亡,从而进一步毒害海洋,污染世界的所有海岸。……在当今世界,海洋生物为世界上巨大的“食物链”提供了基础,而海洋本身又可以说是整个地球水文循环的锚,是根基。海洋和它的生物曾经是生命之泉,现在却成了死亡之池。[9]

 

第三个碗:淡水资源变成了血。

如果海洋变成血还不够糟糕的话,另一位天使现在在第4节中站了出来:

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与众水的泉源里,水就变成血了。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认为海洋变成血的事情真的是个坏消息,但我住在离海很远的内陆地区,我们的泉水、河流、水井、湖泊等还有很多饮用水,所以我们会好起来的;这样的人就应该再想想了。

这是面向全世界的审判。这让人想起启示录第八章中早期的审判,其中三分之一的淡水资源变得太苦,无法饮用。然而,这次在神倾倒祂的愤怒的最后一系列的审判中,全球范围内的水都变成了血。所有内陆的水都会受到影响,使人们没有什么可以喝了。[10]

除非神施行神迹来反转祂的审判,否则人类没有水就无法生存。很快,所有的瓶装水、各种饮料、储存在水罐车和水塔里的水,任何形式的水都将很快耗尽。

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发生在尼罗河上的那件事,就是神将尼罗河变成血来审判法老的事情,现在发生在了世界上所有的水体上。世界海洋的污染将是环保主义者最糟糕的噩梦。但是,世界上剩余的淡水资源的破坏,将是对堕落的人类的一个灾难性的、毁灭性的、致命的打击。[11]

有一位作者这样写道:“这实际上预示着我们星球和人类的死亡。”[12]

这真是太可怕了。这个审判所带来的恶臭是人们难以想象的,由此造成的死亡是灾难性的。由于喝不到水而面临死亡的恶梦,现在成为整个地球所面临的现实。人们肯定会想:一个有怜悯、有恩典、有丰盛慈爱的神,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神预料到我们心中会有这样的疑问。事实上,神早就警告人们说,整个世界将经历神不加掩饰的愤怒和充满怒气的审判。就在我们可能认为我们应该得到一个解释的时候,一位天使站出来为神发声。请听这位天使在第5-6节说的话:

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啊,你这样判断是公义的;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你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

这些话在人听起来是多么的可怕!这是在用诗歌的形式表达出的正义。这些不信的人流了基督徒的血,所以现在神把血倾倒在全地上。第4节的“”和第6节的“”这两个词,在希腊原文中使用的是同一个词。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这是“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的最好诠释。这是前所未有的、如同诗歌一般的正义的体现:

  1. 这种诗一般的正义比过红海的事件更伟大:法老试图把所有的希伯来男婴扔进尼罗河淹死,最终却看到他自己的军队被淹死在红海里。
  2. 这种诗一般的正义比哈曼最终的结局更伟大:他搭建了一个绞架,想把他所憎恨的犹太人末底改吊在上面,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被吊死在这个绞架上。
  3. 启示录的诗一般的正义要远大于扫罗王对神的不顺服:他没有按照神的命令处决所有的亚玛力人,后来在与亚玛力人作战时自己却被他们所杀害。[13]

 

在这个世界末日的背景下,所有这些如同诗歌一般的正义的场景,让所有的邪恶和不公义都显得苍白无力。流过信徒的血的敌基督的势力,现在只有血可喝。他们在杀害圣徒的过程中一直嗜血如命,如今他们自己却被血所淹没。

这里还有更深的意义。人类实际上已经摒弃了又真又活的基督,而选择了敌基督。因此,在这最后的一系列审判中,他们在选择弥赛亚时经历了诗一般的正义的嘲讽:

  1. 他们拒绝创造了大自然的神,现在受到了大自然的惩罚;
  2. 他们拒绝神这位医治者,现在遭受不治之症的折磨;
  3. 他们拒绝跟随那位在地上传道时将水变成酒的人,现在在地上经历祂的愤怒,因为祂将水变成了血;[14]
  4. 他们践踏耶稣的宝血,流了祂的门徒的血,现在他们除了血,只有血,而且还有更多的血。

事实上,我们都应该受到神的审判。如果祂把我们都送入永恒的折磨中,我们都会得到我们应得的东西。因为罪的工价就是死,“但是”——我们要感谢神赐给我们的这个小小的转折连接词“但是”,因为我们的永恒命运已经因为这个词而改变了,正如罗马书6:23告诉我们的:

因为罪的工价就是死;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却是永恒的生命。(标准译本)

对于那些相信的人,神倾倒在他们身上的不是愤怒,而是神的恩典。保罗在启示录的这几节经文中说盛着神愤怒的碗“倒”在地上,这里的“倒”这个词,在原文中与罗马书5:5的“浇灌”是同一个词:

……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启示录这一章中反复出现的“倒”这个动词,与我们在使徒行传第二章中读到的动词相同,当时在五旬节教会诞生的时候,神将祂所应许的圣灵倾倒出来。[15]

换句话说,神的爱浇灌在今天信主的人的心中。但神也在等待那些不相信基督的人,用启示录第十六章所描绘的这个场景,在他们眼前展示神的愤怒浇灌在不信的人身上将会怎样。让他们看到后能敬畏神、归向神。

这是诗一般的正义的最高境界!那些拒绝神通过救赎来浇灌圣灵的人,将有神的怒气浇灌在他们身上,而且浇灌的愤怒永远不会结束。天使说,神以这种方式审判世界是正确和真实的。

在圣经的第一卷书中,亚伯拉罕曾经反问道:

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世记18:25)

在圣经的最后一卷书中,天使在第十六章的第5节和第7节回答说:

昔在、今在的圣者啊,你这样判断是公义的;

是的,主神——全能者啊,你的判断义哉!诚哉!

换句话说就是:“你做完全正确的事。你不按我们的规则行事,我们按你的规则行事。”圣经学者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这样写道:“不信神的人以为一切都属于他们。这是他们的土地、他们的空气、他们的海洋、他们的河流、他们的世界……他们以为只有他们才有权利去审判。” [16]

然而,天使在这些经文中宣告了关于神的事实:这是祂的土地、这是祂的空气、这是祂的海洋、这是祂的河流、这是祂的动物、这是祂所造的人类;一切都是祂所创造的。

正如赞美诗《这是天父世界》中所唱的:

这是天父世界,求主叫我不忘;

罪恶虽然好像得胜,天父却仍掌管。

这是天父世界,我心不必忧伤;

我主做王,天地同唱,歌声充满万方。[17]

在这最后一系列的审判中,我们马上看到了这样的事实:神拥有这个世界,神一直在做正确的事,而罪恶应该受到公义的审判。

我们还可以从中听到一个邀请,就是马上降服于这位至高的主,因为祂拥有一切。来到这位救主面前吧,祂将赦免你一切的罪。从祂那里接受免费的礼物——救恩,祂已经为一切付出了代价。

与其让未来的审判浇灌在你身上,不如让神的爱浇灌在你的心里,让神的恩典浇灌在你身上。当你成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成为神家的一员时,让圣灵免费赐给你。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2009年5月31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2009

版权所有

 

[1] Fritz Rienecker and Cleon Rogers, Linguistic Key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Regency, 1976), p. 847.

[2] John MacArthur, Revelation: Volume 2 (Moody Press, 2000), p. 139.

[3] Rienecker and Rogers, p. 847.

[4] MacArthur, p. 139.

[5] Robert L. Thomas, Revelation: Volume 2 (Moody Press, 1995), p. 249.

[6] Daymond R. Duck and Larry Richards, The Book of Revelation (Thomas Nelson, 2006), p. 230.

[7] Thomas, p. 250.

[8] Sam Gordon, Revelation: Worthy is the Lamb (Ambassador, 2000), p. 326.

[9] Henry Morris, The Revelation Record (Tyndale, 1983), p. 298.

[10] Life Application Bible Commentary: Revelation, ed. by Bruce B. Barton (Tyndale House, 2000), p. 185.

[11] MacArthur, p. 142.

[12] Kendell H. Easley, Holman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Revelation (Holman Reference, 1998), p. 285.

[13] Gordon, p. 328.

[14] John Phillips, Exploring Revelation (Loizeaux Brothers, 1991), p. 191.

[15] Thomas, p. 246.

[16] Stewart Custer, From Patmos to Paradise (BJU Press, 2004), p. 174.

[17] Maltbie Davenport Babcock, 1858-1901.

Add a Comment


We hope this resource blessed you. Our ministry is EMPOWERED by your prayer and ENABLED by your financial support.
CLICK HERE to make a dif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