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未识之神  (第四部分)

未识之神 (第四部分)

Ref: Acts 17:26–29

未识之神

(第四部分

使徒行传17:26-29

引言

在最近的一篇社论中,穆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的主席约瑟夫·斯托威尔( Joseph Stowell)先生写下了这段话:

如果神今天向我们显现,我们当中很多人认为我们会跑向祂,为着祂已经做成的那些好事而跟祂击掌欢呼;有些人认为我们会跑向祂、拥抱祂,问祂一些刁钻的神学问题;还有人甚至可能会要求祂告诉我们,为什么允许我们的生活中发生那些悲剧,剥夺了我们的幸福和快乐。但事实上,这些事情我们都不会做;相反,当祂那令人敬畏、至高无上、使人惧怕的荣耀充满这个房间的时候,我们会在战惊中扑倒在祂的脚前。

我们现在的基督徒愿意把令人生畏的神,缩小到可以放进我们的“朋友圈”。我们谈论祂的方式、我们向祂祷告的方式,更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生活方式,都显明我们丧失了在这位圣洁、全能的神面前所应有的敬畏之心。

当他说“我们把神缩小了”的时候,你心里会有所触动吗?

弟兄姊妹们,坦白地说,我们当中绝大部分人从来没想到自己会犯拜偶像的罪,但实际上,拜偶像其实就是把神变成一个不是祂的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不一定是用木头、石头或者金银做的雕像,它可以是人心中的一个信念,认为为了我自己的好处,我想让神是什么祂就是什么。

对有些人来说,神已经被缩小成小精灵;也就是说,你可以祷告一下,就像念个咒语一样,然后你的心愿就实现了。只要心想事成,其他的都好说,干什么都行。神成了我们的超级供应商,给我们提供我们想要的东西。

有一位心理学家最近这样写道:

人们走进我的办公室,说自己是基督徒,但除了他们想要快乐并且期望神能帮助他们实现以外,我看他们的生活和非基督徒相比没有任何区别。

对有些人来说,神被缩小成溺爱孩子的爷爷,即便是孩子们犯罪,他也不会生气。神爷爷知

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没必要生什么气。别打孩子,孩子需要的是冰激凌。这个信仰怎么样?你喜欢吗?

现在应该重新介绍一下我们这个大而可畏的神了,因为对我们这代人来说,祂已经成了“未识之神”。祂被人缩小、被人轻视、被人重新定义了。

法国著名的讽刺作家伏尔泰(Voltaire)曾经说过一句入木三分的话:“神造了人,礼尚往来,人又造了神。”

回顾

此时使徒保罗站在偶像之都——希腊的雅典,周围有三万多个各种神明的雕像。当他看到有一座坛上写着“未识之神”的时候,心里非常着急。

在使徒行传第十七章,保罗从雅典的闹市区来到了雅典卫城的亚略巴古,也是雅典露天法院所在地。三十个雅典法官坐在这里,哲学家也是云集于此。保罗在这里宣告说:

  • 我的神不只是一座坛!
  • 我的神是造物主神,祂创造了万有!
  • 我的神是全能的神,是我们这个地球的推动者和撼动者!这就是我们上次讲到的内容。

保罗大胆的宣告(续)

这是我们关于“未识之神”这个主题讲道的第四部分。请大家翻开圣经,我们来看使徒行传第十七章的第26节:

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保罗在这句影响深远的话中,阐明了关于神的几个事实。

神是整个人类的神

首先,这位全能的、地球的推动者和撼动者,是整个人类的神。祂从一个人(亚当)造出了全世界的各个民族。

是谁成就了这一切?还是碰巧就这样了?各文化之间的差异是从哪里来的?

过几个月我要去印度,别人提醒我那里的生活与我们完全不同,包括食物。我的助理史蒂 夫·马修斯(Steve Matthews)和他太太,跟住在他们小区里的一个印度家庭成了好朋友。史蒂夫告诉我最近这个家庭请他们去家里做客,请他们吃最正宗的印度饭。史蒂夫说:“虽然很好 吃,但是太辣了,而且各种香料特别多。等我们回家以后,我觉得我的头都嗡嗡响,甚至有点头晕。”史蒂夫建议我去印度前,先吃点印度饭来提前适应一下。

各民族之间的差异从何而来?比如皮肤的颜色,有黑色、白色、黄色等等;比如头发的颜色,有黑色、金色等等,还有人为自己的头发祷告……

即使是同一个民族的人,甚至是双胞胎,也不会有两个人是一模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指纹和其他独有的特征,全世界都不会有与你一样的人,你是独一无二的。为此我们要感谢主,对吗?

那么是谁创造了这几十亿个独一无二的人呢?祂就是地球的推动者和撼动者,是这位神创造了这一切。当保罗说是神创造了人类社会的每个国家时,他在挑战希腊人的理念,他们认为自己是一个特殊的民族,是神明用希腊的泥土独特地创造出来的,因此是高人一等的优等民族。而保罗实际上在说:“你们这个愚昧的想法是从哪来的?那个创造你们的神,也创造了生活在地球上的其他每个民族。”

德国人并不优于犹太人,日本人并不优于中国人,欧洲人并不优于非洲人。如果因为国籍的缘故,你觉得自己比别人更优等,那并不是因为你对国籍的问题缺乏了解,而是因为你和那些雅典人一样,不认识神。

另外,保罗也暗示出:他给雅典人介绍的神,并不是犹太人当地的神明;他所介绍的这位神,是那个唯一的、又真又活的神,是天地的主,是每个国家的创造者和掌管者。

神是人类历史的神

神不仅是整个人类的神,祂还是人类历史的神。请大家再看看第26节:

……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神不仅用祂的大能创造了各个民族,祂还用祂的主权统管各民族。世界上所发生的任何事 情,要么是神所做的,要么是神所许可的。历史上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在神的掌管之下;若没有神的许可,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发生。

托尼·埃文斯(Tony Evans)牧师讲过一个故事,有个牛仔申请健康保险,保险代理人问他:“你出过什么意外没有?”

牛仔回答说:“没有,我什么意外也没出过。我被响尾蛇咬过一次,被马踢过一次肋骨,让我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不过我没出过什么意外。”

那个代理人说:“等一下,我有点糊涂了。响尾蛇咬了你,马踢了你,这些还不是意外吗?”

那个牛仔回答说:“不是啊,意外的事情不是故意的,但蛇是故意咬我的,马也是故意踢我的。”

这个牛仔的想法没错,事情不会莫名其妙地发生,总是有原因的。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在拥有完全主权的神的掌管之下。世界上没有哪件事情是个意外。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好像不是在神的掌管之下,但祂确实在掌管,一切都在祂的掌控之中。

尽管世界看起来充满了混乱,但神却能让混乱按照祂的旨意发展;就算事情变得一塌糊涂,神也在指挥着这个一塌糊涂的局面,来成就祂自己的旨意。我们之所以不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问题,是因为我们把神缩小了。

关键经文

对于这位地球的推动者和撼动者,听听圣经是怎么描述祂的:

  • 约伯记23:13,……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 约伯记42:2,我知道,你万事都能做;你的旨意不能拦阻。
  • 大卫在诗篇115:3中说:然而,我们的神在天上,都随自己的意旨行事。
  • 诗篇135:6,耶和华在天上、在地下、在海中、在一切的深处,都随自己的意旨而行。
  • 箴言书16:4,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
  • 以赛亚书45:7,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
  • 我们再来看圣经中的最后一本书,启示录19:6说:……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现在的教会特别需要这个真理。在政府出台支持同性恋的新政,或者电视黄金时间播出歪曲真理的节目时,人们常常会感到惶惶不安。更让人揪心的是在最近这二十年,教会花费了无数的人力和财力,试图赢得一场文化战役,好像只要把同性恋从迪斯尼和电视节目中赶出去,把祷告重新引进学校来,就是让神获胜了一样。

弟兄姊妹们,神这一方终将得胜,实际上神已经得胜了。不是只有共和党当政的时候神才是掌权者;神本来就是这个国家的掌权者,因为祂是全能的神。

教会好像总关注在那些罪恶的事情上,并花费巨大的代价试图对这些事情加以限制,好像这样就算是解决问题了。公立学校以前都有祷告活动的安排,但现在都不允许了。其实问题不是学校不允许祷告了,真正的问题是现在在家里没有祷告了。

我来告诉大家教会的使命不是什么,这可能会让当今很多教会感到震惊。只要是合乎圣经 的,我不在乎别人是否说我是另类。历世历代以来教会的使命,都不是铲除社会上各种罪恶的外在表现形式,无论那个罪有多么邪恶。罪恶的社会当然会以罪恶的方式行事,神的话语也预言 了:不法的事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人会变得越来越邪恶,直到最后他们会去敬拜和跟从敌基督,就是撒旦本人的代表。

如果铲除罪恶可以解决问题,那使徒保罗就不用给雅典人传福音了,他还不如在深夜把雅典街道两旁的偶像全都毁了,然后他就可以宣告说:“我已经把雅典人从偶像中拯救出来了!”

然而,保罗这样做不会拯救他们,因为雅典的偶像就算是全都毁了,那里依然充满了拜偶像的人。所以我们看到了,保罗在被各种偶像所包围的环境中,向人们传讲耶稣基督和祂的复活。我们的使命就像保罗的一样,要发出光来——夜晚越是黑暗,光就愈加显得明亮。

我并不是说基督徒参与政治是不对的,比如投票、为国家祷告等。但是象游行示威、发起抵制运动、在报纸上发表社论、阻塞白宫电话线路等行为,都是把我们的时间、金钱、祷告和努力花在了问题的症状上,而不是解决问题。

黑暗自然会产生黑暗,恶人自然会显明他们的恶。我找不到有什么圣经依据,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受罪的影响的净土;但我确实能找到圣经的教导,说我们有责任在这个世上发出光,来穿透世界的黑暗。

大家发现了吗?灯塔永远也不会消除风暴,它只能在风暴中指明方向。我们应该去影响人们的心,然后就可以改变他们的行为。这是我们影响这个世界的方式,把这个国家存在的年限和疆界的划定留给我们神圣的统帅、全能的神吧。

洛杉矶(Los Angeles)有一个牧师就是这样看待问题的,在他从德克萨斯州搬到加州之前,他曾经是民主党一个选区的领袖。作为选区的领袖,他的工作职责是在选区内给每个街区确定一个负责人,这样当选举开始的时候,这些负责人可以协调所在街区投票的事情。后来他信了主,最后成了一个教会的牧师,开始在洛杉矶地区服事。他说:“如果我能组织全市的人走出来为民主党投票,为什么我就不能组织全市的人出来聆听耶稣基督的福音呢?”于是他采用同样的策 略,开始在每个街区确定一个街区负责人。洛杉矶总共有9000多个街区,现在他已经完成了1900个。

这就是关注于解决问题,而不是问题的表现形式。

现在请大家把圣经翻到使徒行传第十七章,请看第27-28节:

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他所生的。

保罗这里引用了异教徒所写的诗,他所引用的其中一个诗人,就是那个在亚略巴古释放羊群,希望在那场瘟疫中拯救雅典的诗人——埃庇米尼得斯(Epimenides)。他写的诗中有一句话是描述宙斯(Zeus)的,保罗引用了他的这句话来描述神: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

雅典人认为是宙斯赐给了人生命,但保罗说:“不,那个未识之神,也就是我的神,祂才是生命的源头。”

保罗所做的,就是用希腊的诗来证明:每个人的心里都与神明有关联。他在第27节实际上是在说:每个人心里都与神有关联,为的就是……

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

标准译本的翻译是:好让他们寻求神,或许因此真能摸索而找到他。保罗所要表达的意思 是:神成就了这一切,祂统管万有。祂赐给人一种愿望,让人去寻求那位神,而不只是凭着眼睛所见的,那样的话人永远也找不到神。

保罗在这里的做法很高明,他用的“揣摩”这个词,就是最有名的一个雅典人在他的著作

《奥德赛》(The Odyssey)中所用的词,意思是“摸索”(中文标准译本就翻译为“摸

索”)。诗人荷马(Homer)生活在保罗那个年代之前大约九百年的时候,他讲述了一个希腊勇士奥德赛的故事。在故事中奥德赛曾经被独眼巨人抓获,奥德赛用矛刺瞎了巨人的另外一只眼。随后他和他的人想从被关押的洞里溜出去,但是困难重重,因为这个失明的巨人在“摸索”他们

(注意用的就是这个词),想抓住并杀死他们。不过最终他们还是逃脱了。

保罗用了这同一个词来描述雅典人对神明的探求,他们在摸索、寻求,但却没有抓住神。以弗所书4:17-18说:

……外邦人(就是“不信的人”)存虚妄的心行事。他们心地昏昧,……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也就是“黑暗”)。

哥林多后书4:4说:

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 神的像。

在马太福音15:14,耶稣基督说祂那个时代的宗教领袖是:

……瞎子领瞎子……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如果没有通过基督得救所带来的灵里的觉醒或眼界,人也许可以明白一点关于神的真理,但问题是,他们依然会得出完全错误的结论。

下面我用一首诗来说明这个问题。这首诗的题目叫“盲人和大象”(The Blind Men and the Elephant),我给大家念念这首诗:

有六个古印度人学习很认真, 虽然都是盲人

他们都去看大象,通过每个人的观察满足自己的愿望。

第一个人走近大象

正巧跌倒靠在宽阔结实的侧面,他立刻大喊:“上帝保佑我!但这大象就像一堵墙!”

第二个人摸到象牙

他喊道:“哦!这是什么这么圆滑、锋利?

我现在清楚知道

大象的神奇在于它就像长矛。”

第三个人靠近这动物 正好摸到蠕动的象鼻,他就大胆地说

我知道了,这大象就像一条蛇!

第四个人伸出他渴望的手

摸到大象的腿,他平淡地说:     “这个奇妙的野兽像什么已经很清楚了它就像一棵大树!”

第五个人碰巧摸到耳朵

他说:“就算是最瞎的人也知道这像什么,谁能否认呢

这个奇迹般的大象就像一把扇子。

第六个人刚刚开始摸索大象

就一下抓住了那条摇动的尾巴,他说:“我终于知道了

这大象非常像绳子。”

就这样,这些古印度人大声喧嚷,争吵不休,每人坚持自己的看法 非常顽固和坚定,

虽然部分说得对整体却全错!

圣经说不信之人的属灵眼睛是瞎的,他们的理智受到蒙蔽,心地变为黑暗。他们的眼睛是瞎的,意念也是瞎的,心地还是瞎的。

那么属灵的盲人都做些什么事呢?请看使徒行传17:29:

……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

神按照祂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人礼尚往来又创造了神。

也许你在想:美国还有希望吗?如果你要问我,我会说:“我不知道,但我确实知道有一位知道。就是这位确定了这个国家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我还知道:我们国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教会回到主要的使命上来,向全世界介绍这位未识之神。祂不只是一座坛,祂创造了万有,祂是全能的推动者和撼动者;祂就是天地的主!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8年1月11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8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