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未识之神  (第一部分

未识之神 (第一部分

Ref: Acts 17:16–24

未识之神

(第一部分

使徒行传17:16-24

引言

在马可·贝里(Mark Bailey)最近出版的关于门徒训练的书里,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是关于物质和钱财不再重要的故事,至少对一个女人来说是这样。我来给大家讲讲这个故事。

有个年轻人对保时捷汽车情有独钟,虽然他知道自己买不起,但他还是会每天浏览报纸上的分类广告,看看保时捷汽车的促销信息。有一天,他很意外地发现一个广告:一部崭新的保时捷汽车居然只卖五百美元。他马上意识到这只是一个“笔误”而已,全新保时捷不可能只卖五百块钱。但是,第二天那个广告又出现了,这个年轻人决定根据广告提供的联系方式打电话问问,不过他还是觉得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事,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接电话的女士向他确认了广告的内容是正确的:只要花五百美元,那个崭新的保时捷汽车就是他的了。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过等他到了那个卖车的房子的时候,发现一辆漂亮的全新保时捷汽车的确停在车道上。他仔细打量着这个车,心想:“这车里面恐怕没有发动机吧。”那位女士从房子里走出来,再一次向他肯定说这个全新的车的确在卖,她的开价就是五百美

元。于是他开车试驾了一下,车况没的说,他简直不敢相信。随后他付了五百块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里,生怕那个女士反悔。

那个车的车况很好,不过一想到这么好的车他只给了那个女士五百块钱,他心里就觉得不舒服。所以,在开了一个星期以后,他就给那个女士打了一个电话,对她说:“你知道这个车的实际价值要高得多吗?”

“是的,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只卖给我五百块钱呢?”

那个女士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三个星期以前,我丈夫带着他的秘书私奔了,他给我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把那个保时捷卖了,把卖的钱寄给我。’所以我就照着做了。”

我看了这个故事以后,就养成了每天查看分类广告的习惯!

最近我在商店里,被一个女士的运动衫上的信息吓着了。这位中年女士穿的运动衫的正面,写着大大的六个字:“我什么都想要。”我希望她能早一点发现:即使她什么都有了,她还是会觉得不够。

今天我想带领大家去一个城市,那里什么都有。当使徒保罗抵达雅典的时候,这个地方已经是世界闻名的哲学中心。这里也是民主制度的诞生地,我们的议会、法律和个人自由至今都在参照他们所创立的制度。

雅典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学的家乡,苏格拉底(Socrates)和他才华横溢的学生柏拉图

(Plato),以及柏拉图的门生亚里士多德(Aristotle)都曾经在这里教导,内容从流体静力学到生物学,包罗万象,都出于这个不可思议的城市——雅典。

这个城市非常繁荣、富裕,即便是今天,我们也可以从那些历史遗留下来的断壁残垣中,感受到昔日的辉煌。万神庙(Parthenon)被认为是古代建筑的杰作,奥林匹斯山(Mount Olympus)旁的城市,就是著名的希腊诗人荷马(Homer)和赫西奥德(Hesiod)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是希腊黄金年代璀璨的明珠。

雅典发现了很多真理,但他们却不认识真理。他们什么都有,但还是不够,我们过会儿就会看到这一点。他们没有神,不知道这位神是谁。

当伊丽莎白公主(Princess Elizabeth)和爱丁堡公爵(Duke of Edinburg)在1947年结婚的 时候,伊拉克十二岁的君王费萨尔国王(King Faisal)被邀请来伦敦参加这个盛大的婚礼。当婚礼的游行队伍在伦敦的大街上前往教堂的过程中,人群拥挤在街道两旁,要一睹这两位新人的风采。十二岁的费萨尔国王当然对此很感兴趣,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拉着婚车的高头大马。费萨尔穿着东方的长袍,费力地穿过人群,想挤到最前面去看个清楚,结果有个警察抓住他,告诫他别挡道,要靠边站。对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儿来说,在这种场合要求他遵守秩序当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十二岁的男孩是伊拉克的费萨尔国王,于是他们向他道歉。在第二天伦敦的主要报纸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对不起,费萨尔国王,我们当时不知道你是谁。”

绝大多数雅典人将不会把天上的大君王借着保罗对他们的教导放在心上,就像几十年前以色列人所做的那样。在他们看来,耶稣基督所做的不合乎他们的秩序,祂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君王。祂生在木匠家,在一个脏兮兮的马槽里出生,生下来用破布包着;祂长大以后,身边的世界不了解祂,祂受人凌辱,最终被钉死。人们最终会说:“我们当时不知道你是谁!”

直到今天,我们周围还是能听到这样的话:“我们不知道你是谁!”现在不仅在我们社会中是这样,而且在教会中这种现象也越来越明显。现在的教会很虚弱,也很世俗化;虽然很富有,但毫无作为。在完成教会的使命方面,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解决这个问题:

  • 不能靠一系列的运动;
  • 或者敬虔的操练;
  • 也不是靠更多的奉献;
  • 或更长的禁食祷告;
  • 或其他什么更聪明的做法。

医治教会这个疾病的办法,就是更深入、透彻地理解神的本性和品格,知道祂是谁。

清教徒作家斯蒂芬·查纳克(Stephen Charnock),在两百年前完成了他的经典著作《上帝的存在与属性》(The Existence and Attributes of God)。他说:“神被遗忘了,就像没有神一样

。”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我们现在这样如此迫切需要更深地认识神;也没有哪个教会年代像我们现在这样需要重新认识神。

我们来听听英国著名牧师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在差不多一百五十年以前向他的会众讲道时说的一番话:

你想忘记你的忧伤吗?你想放下你的忧虑吗?那就投身跳入上帝至深的海洋中;迷失在祂那无比的宽广和浩瀚之中;然后你就可以得着安息,重新振作起来。除了默默地沉思那位神,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这样安慰人的灵魂,可以这样平息悲伤和忧愁的心中所起的风浪,可以止息那试炼的狂风。

所以,在接下来的两三篇讲道中,我会对保罗把这位未识之神介绍给雅典人的这篇道深入分析一下。我相信我们也会从中受益良多,可以更深地认识我们这位奇妙无比、至高无上、仁爱恩

慈的上帝。

现在就请大家把圣经翻到使徒行传第十七章。在这一章中,我们已经看到帖撒罗尼迦人不接受真理,但比哩亚人却喜欢学习、研究真理。今天,我们要看到雅典人嘲笑真理。

保罗对闲暇时间的利用

现在我们回到保罗的第二次宣教冒险旅程。第十七章的第16节说:

保罗在雅典等候他们的时候,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就心里着急;

两个关键词

圣灵在启示这节经文的时候,为我们挑选了两个有意思的词,告诉我们关于保罗的一些信息。第一个词是“看见”,第二个是“着急”。

保罗此时正在美丽的城市雅典,最近他刚从比哩亚逃出来,正等候提摩太和西拉与他汇合。现在他手上有一些闲暇时间,其实一个人怎么使用闲暇时间,足以说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吗?!最近我读到过一句很有挑战的话:“找到你生命中的那块地,然后在上面盖点什么。”保罗渴望建造神的国度,你会发现他总是在为此做点儿什么。

第16节经文告诉我们:保罗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他“看见”这个城市到处都是偶像,这是这节经文的第一个关键词。英文中的“剧院”(theater)这个词,就是从希腊语的“看见”这个词演变而来的。

保罗来到这里以后,不是无意间看到了这些偶像;他在仔细观察,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街道,停下来观察周围的人,就好像你在购物中心找个椅子坐下来,然后留心观察过往的人群一样。保罗走了不少路,观察了很长时间,都看在了眼里。

看到这些偶像后,保罗“就心里着急”。这节经文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着急”,意思是“生气;深深触动;很担忧”。中文现代译本的翻译是“心里非常难过”,标准译本的翻译是“他灵里被激怒”。可以想象得出他都看到了什么!

有一位希腊作家,他是在保罗之后五十年来到雅典的。他说在雅典遇到一个神比遇到一个人更容易。我从一些材料上也看到,雅典有大约三万个神像,这些神像就排列在街道两侧。雅典市议会大楼里面的最重要的摆件就是阿波罗神的神像,保存公众记录的大楼是献给众神之母的。

从万神庙(Parthenon)到雅典的卫城(Acropolis),保罗被各种偶像所包围。他很生气,是因为雅典人相信了谎言;他心里也很难过,是因为这里的每一个偶像都是他们渴望属灵真理的一个明证。

雅典……和美国

我忍不住要把美国和雅典做一个对比。在我脑海中闪现出来的第一个词就是“多元化的”

(pluralistic)。

雅典的神多得不能再多了,不知道到底应该跟从哪一个。而几个月前刚刚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96%被调查的美国人相信有神,这其中有28%的人相信轮回,有45%的人认为耶稣很可能犯过罪,而75%的人不相信有绝对真理。

在我们的货币上有一句话:“我们相信上帝。”但问题是:对于这位神到底是谁,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有共识了。

第二,雅典就像美国一样,不够宽容。

我发现很有意思的是,关于雅典人路加在这里添加了一个他个人的注解。请看第21节:

(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客人都不顾别的事,只将新闻说说听听。)

这听起来很宽容,对吗?不过,找个人来传讲一下耶稣基督的福音试一试!当保罗这样做了以后,人们却说他是胡言乱语。他被带到雅典的最高法院,在他讲完以后,人群中有很多人就讥诮他。

我以为他们喜欢听点儿新东西,但实际上如果这个新东西让他们知道自己是罪人、死后有命定的审判,他们马上就不喜欢了。

就在几天前,我听说我们镇上的一所学校,只是因为在一个桌子上摆上了纪念耶稣诞生的小模型,就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和争论。实际上那个桌子上还有世界其他宗教的象征纪念品,但是却没有人对此有什么非议。

看起来美国好像很开放、很开明、很包容,人们可以有各种宗教信仰的自由;但就是基督徒不能开口。这个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我脑海中闪现的第三个词是“不确定”。

雅典人敬拜很多神,但他们依然很担心万一漏了一个神该怎么办,所以他们就建了一个坛,供奉、敬拜一个“未识之神”。保罗见到这个坛以后,心里非常着急,他知道对于这个“未识之神”他有确切的答案。

在把美国和雅典进行对比的时候,我还想到了第四个词,就是“空虚”。

雅典人什么都听过,这个地方充斥着各种理论、哲学、猜测,虽然各种属灵事物层出不穷,但依然只有空虚。雅典什么都有,但还是不够。

对于这种状况,你心里也着急吗?会很着急以至于采取行动做点什么吗?你会很着急以至于不只是描述一下这个黑暗的状况,而是愿意发出光来吗?

很多基督徒心里着急,但从不急着做点什么。

保罗宣讲了一个适用于所有时代的信息

请大家看看保罗接下来做了什么,留意一下保罗所面对的几类不同人群。请看使徒行传 17:17-18。在第17节中,我们看到:

于是在会堂里与犹太人和虔敬的人……辩论。

这是第一类人,我们把他们叫做“敬拜者”。第17节后半节还提到了第二类人:

……并(与)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

我们把这一类人称为“购物者”。现在请看第18节:

还有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与他争论……

这是第三类人:以彼古多(Epicurean)和斯多亚(Stoic)流派的人。“以彼古多”在其他中文译本中都翻译为“伊壁鸠鲁”,这是现在更通用的说法。我们继续看第18节:

……有的说:这胡言乱语的要说什么?有的说:他似乎是传说外邦鬼神的。这话是因保罗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

这里我们先停一下。我对伊壁鸠鲁派和斯多亚派做了很多功课,这些内容恐怕你们没什么兴趣去深入了解。不过针对这两个派别,我还是建议你们对每个派别至少记住一个词,写在你们圣经的空白处。

对伊壁鸠鲁派,有一个词可以概括他们的信仰,就是“放纵”。他们相信寻求快乐和回避痛苦是人最主要的追求,他们认为人只能活一次,死后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要尽可能地体验生命中的每一刻。有句话说:“到了你有钱的时候,你已经老了,心中的火也已经熄灭了。”伊壁鸠鲁派的人会说:“在你挣钱的过程中就快快地燃烧,及时行乐。”

所以伊壁鸠鲁派信奉的是“放纵”,而斯多亚派的特点也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冷 漠”,或者是“无动于衷”。他们相信人的追求既不是感受快乐,也不是感受痛苦;要控制自己胜过各种环境、情感,这才是生活。他们虽然很“冷漠”,却联合起来一致鄙视使徒保罗。

保罗向雅典居民传讲信息的方式

现在雅典人把保罗带到亚略巴古,也就是他们的最高法院。现代译本说这个地方是议会,当代译本说这里是一个论坛。我们来看第19-22节经文:

他们就把他带到亚略巴古,说:“你所讲的这新道,我们也可以知道吗?因为你有些奇怪的事传到我们耳中,我们愿意知道这些事是什么意思。”(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客人都不顾别的事,只将新闻说说听听。)

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说:“众位雅典人哪,我看你们凡事很敬畏鬼神。”

我们可以从这段经文保罗对雅典人传道的方式中学到一些东西。虽然他在结束的时候向他们宣告了将来的审判,但他一开始巧妙地跟他们搭建了一座桥梁。

请注意,保罗没有说:“我看你们真的是被偶像征服了;我发现你们实在是太荒谬了。”不是这样,保罗说:“我看你们很敬畏鬼神。”当代译本的翻译是“我看得出你们在各方面都非常虔诚”,现代译本的翻译是“你们在各方面都表现出浓厚的宗教热情”。原文想表达的意思是 “敬畏超自然的事情”。保罗通过这种方式跟他们建立了一个关系。

我们继续看第23节:

我游行的时候,观看你们所敬拜的,遇见一座坛,上面写着“未识之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告诉你们。

根据历史文献的记载,在保罗去雅典之前六百年的时候,雅典人曾经经历过一次可怕的瘟 疫,成百上千的人得病死去,他们特别需要有个解药。当时有一位来自克里特岛的诗人,名叫埃庇米尼得斯(Epimenides),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来平息那个降下灾祸的神明的愤怒,无论这 个神明会是谁。

这位诗人去了亚略巴古,在那里释放了一群羊。他的计划是让这些羊在城里随便走,如果哪只羊病倒了,那么它就是献祭给了距离最近的那个庙。他的逻辑就是那个愤怒的神明会把羊拽到

他那里去。然而,当那群羊被释放后,很多羊倒下的地方附近什么庙都没有。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为了把所有的神明都包括进来,他们就建了一个坛,把它命名为“未识之神”。

保罗现在来到他们当中,对他们说:“我来告诉你们这个神的名字是什么,把这位未识之神介绍给你们!”

我们继续看第24节:

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

保罗是在说:“我的神可不是一个坛所能代表的,不是一个大理石的偶像所能代表的;我的神是那唯一的、至高无上的永生神,我想给你们讲讲关于祂的事情。”

结语

今天我就先停在这里,下次接着讲。最后我想说的是,保罗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那位克里特岛诗人曾经释放一群用于献祭的羊的地方,他想借着这群羊找到那个愤怒的神明;而使徒保罗对希腊的这个黄金之城宣告说:有个羔羊的确已经献祭给了那个愤怒的神,那个羔羊就是除去世人的罪恶的神的羔羊,那个羔羊自愿承受神的愤怒,献上自己的生命,来医治人类罪的瘟疫和永远的死亡。

保罗说:“我要给你们介绍这位已经复活的羔羊,祂的名字就是耶稣基督。祂比那座坛要大得多,祂是天地的主。”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7年12月21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7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