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奇异的恩典  (第一部分)

奇异的恩典 (第一部分)

Ref: Acts 16:19–34

奇异的恩典

(第一部分

使徒行传16:19-34

引言

我上次讲到了保罗斥责一个被污鬼附身的使女,她靠着邪灵的能力预测未来。这个事情发生在使徒行传的第十六章,保罗命令邪灵离开那个使女,结果那个邪灵马上就离开了,同时使女主人的那个一直很赚钱的买卖也离开了。

就像我上次提到的,这些主人很可能就是当地阿波罗神庙里的祭司,这个神庙供奉能预测未来的阿波罗神,其背后就是代表这种宗教的大蛇或撒旦。

保罗赶出那个鬼以后,在那些祭司和当地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你们可以和女人们在河边祷告,但是不能搞乱我们的宗教体系;更重要的是,绝不可以把我们赚钱的买卖给搅黄了!”

可以说,保罗和西拉把阿波罗神庙里的保险柜洗劫一空,神庙的领袖们对此当然恼羞成怒。

神借着患难所赐的恩典

现在我们接着上次结束的地方,请大家打开使徒行传第十六章,我们来看第19-22节经文:

使女的主人们见得利的指望没有了,便揪住保罗和西拉,拉他们到市上去见首领;又带到官长面前说:这些人原是犹太人,竟骚扰我们的城,传我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规矩。众人就一同起来攻击他们。官长吩咐剥了他们的衣裳,用棍打;

在腓立比,集市是人们聚集、商议事情的地方。腓立比这个古城后来被考古发掘出来了,保罗和西拉受审的地方也已经被发现了。在这个集市的西北边,有一个高出地面的平台,四边都有台阶可以上下。平台上还有一个小台子,两位当局的主要官员可以坐在上面来审理案件。集市的另一侧就是关押犯人的监狱,当局会指派第35节所提到的“差役”来执行当局的命令。

根据出土的文物来看,这些差役都有一个标记,是一捆棍子,中间插着一个斧头,用一个红色的带子捆起来,这个标记被称为“束棒”(fasces),它在古罗马代表着权威。有意思的是,后来的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Mussolini),在他的法西斯运动中就采用了这个标记。

在墨索里尼的法西斯运动中受到迫害的犹太人,可不是被这个标记所代表的邪恶势力所迫害的第一批犹太人。根据第22节经文的记录,保罗和西拉就是被这些人用棒子打了一顿,后背肯定被打得皮开肉绽、青一块紫一块的。

半夜受苦

请看第23-24节:

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内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狱卒把保罗和西拉看作是非常危险的罪犯,所以把他们带到监狱中最里面的牢房,也就是地牢,然后严加看管,那可是安全等级最高的地方了。这还不够,这个凶狠的狱卒还给他们上了木狗。木狗是捆在犯人脚上的,这样犯人就只能仰卧着睡觉,所以保罗和西拉根本没办法睡觉,他们后背所受的伤使他们无法仰卧。这个晚上可真够他们受的!

如果是你的话,你接下来会做什么呢?清理清理伤口;谋划以后怎么报复;呼天喊地地大喊冤枉;骂人;要求公正地审理你的案件;埋怨神把你放在那,允许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半夜歌唱

我们来看看他们接下来在干什么!请看第25节:

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大家想象一下!在浑身剧痛、又饥又渴的情况下,还呆在那个阴冷、潮湿、老鼠出没的地牢里……

西拉说:“嘿,保罗,你怎么样了?”

保罗说:“哦,我的后背疼得很。你怎么样?”                 “我也一样……现在渴得很……脚上那个木狗让我的腿快抽筋了……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把我

们再打一顿?”

保罗回答说:“不会,只要他们知道打罗马公民是违法的,他们就不会打我们了。另外,提摩太和路加医生因为是外邦人的缘故,犹太人没找他们的麻烦,因此躲过了这场灾难,我可真为他们高兴。”

西拉说:“我也是。保罗,那我们现在能干什么呢?”               “现在嘛,西拉,我刚才想起了主耶稣说过的一句话:‘当你……因为我的缘故……而受逼

迫的话……你就有福了……因为你在天国的赏赐是大的。’西拉,你想想看,我们现在在神眼里是很有尊荣、很有福的……因为我们现在所受的苦,神将来要在天国里赏赐我们……我很感

恩……我们一起向神唱首歌吧。”

就这样,他们一起祷告,把他们的负担卸给神;他们又一起唱歌,把他们的赞美献给神。 于是监狱中回荡起早期教会刚刚谱写的赞美诗,地牢里的回声格外响亮。其他的囚犯也在侧

耳聆听。这里所用的动词时态说明,在保罗和西拉不停地祷告和唱歌过程中,囚犯们一直在仔细聆听。

他们怎么会在半夜唱歌呢?

首先,这是一个顺从的行为。保罗和西拉知道是神在掌管一切,所以如果没有神的许可,这件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向许可了这件事情的神来唱歌,需要有成熟的顺从。

其次,要在半夜唱歌还需要有成熟的品格。加拉太书5:22告诉我们:圣灵的果子中有一个就是喜乐。让每天的生活都顺服在圣灵的掌管之下,会结出喜乐的果子,就是“无论环境如何,都能满足、淡定”。

也许你现在遇到了某种患难,比如:

  • 身体的疾病和疼痛;
  • 困难的处境;
  • 被配偶或好朋友离弃;
  • 在工作单位或家里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 因为你的信仰而受到了别人的嘲笑;
  • 感觉神离你很远,等等。

当你遇到这样的患难时,或许你也可以经历保罗和西拉的这种半夜时刻。你想过在这样的时刻来唱歌吗?

也许对保罗来说这个比较容易,因为他身边还有西拉,他们彼此互相鼓励、劝勉。其实,教会大家庭就应该起到这样的作用。

不过有意思的是,保罗和西拉被关进监狱以后,到了半夜他们才开始祷告、唱歌。也许刚被关进去的时候,他们坐在那一言不发,他们无法相信这是事实。神已经带领他们来到了腓立比,他们已经回应了马其顿人的呼求,他们已经撇下了所有的一切来到了欧洲,结果欢迎他们的就是这个牢狱之灾。也许他们也询问过神,希望有个什么答案。我敢肯定他们也交流过彼此的困惑,或许还有些灰心——他们毕竟也是人!不过到了差不多半夜的时候,他们顺从了,他们降服了。那么你作为基督徒,作为万王之王的儿女,是否愿意顺服祂为你制定的、让你并不舒服的计

划呢?你会在逆境中唱歌吗?你会提前赞美祂吗?

英国著名牧师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曾经说:

谁都可以在白天唱歌,在日光下能看清谱子,很容易唱;但成熟的歌手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也能唱……

神借着救恩所赐的恩典

现在我们来看第26节经文:

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

毫无疑问,神以祂的大能回应了他们对神的赞美。大家设想一下这个神迹:到了半夜,突然整个监狱都在剧烈晃动,所有的牢门都打开了,所有的犯人离逃跑只有一步之遥了!第27节说:

禁卒一醒……

先停一下!这说明保罗他们唱歌的时候,狱卒都睡着了。监狱的空间很狭小,这个凶狠的狱卒肯定听到了他们和其他囚犯唱歌的声音,但他就是不想听他们在唱什么。也许他心里想:“这帮人真是神经病!”随后就在他们的敬拜过程中睡过去了,但被后来的大地震给惊醒了。

弟兄姊妹们,像他这样的人我们身边有的是,他们找个最方便的教会,在整个敬拜过程中哈欠连天。敬拜时大家一起唱歌、赞美神,但这些丝毫打动不了他。你我都知道,需要来一场地震,才可以把这样的人从属灵的懈怠中惊醒。有些人就是祷告来一场地震,去帮助这样的人。

这个狱卒一下子惊醒了,他发现牢房的门大开着,紧接着第27节又告诉我们:

……看见监门全开,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要自杀。

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因为根据罗马的查士丁尼法典(Code of Justinian)中的规定,如果狱卒让犯人逃跑了,那么他要替那个犯人承担相应的刑罚。显然监狱里关押了不少死刑犯,所以他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了,要替那些死刑犯被处死。

我们继续看第28-30节:

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

禁卒叫人拿灯来,就跳进去,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这可是世界上最好的问题!

这个狱卒听说过祭司们和那个使女谴责他们的话,指责他们把一个救人的道带到了腓立比,因为保罗和那个使女用了同一个希腊语词——“拯救”。这个狱卒显然听说过使女身上的鬼被赶出来了;他听说了这个新的称谓“耶稣基督”,这个名字所具备的能力远超过阿波罗;他听到他们在唱歌,甚至还可能听到了他们的祷告。

这个狱卒的问题是:“我要做什么才能得到你们拥有的那个?我要做什么才能有胜过鬼魔的能力?才能在患难中喜乐?才能有一个能震动大地来解救祂的仆人的神?”

不仅是监狱被震动了,这个狱卒也被震动了。他现在问:“我要做什么才能得救?”

约翰·泰勒·史密斯(John Taylor Smith)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维多利亚女王的荣誉牧

师,也是英国军队的总牧长。有一次,约翰·史密斯向所有随军牧师的候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假设我是一名军人,在战场上受了重伤,只能活三分钟了,我非常怕死,因为我还不认识耶稣基督。我想请大家告诉我,你们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才能使我得救,让我在死的时候确信我灵魂的归宿没有问题?

如果随军牧师候选人开始大谈特谈教会和教会的圣礼,约翰·史密斯会说:“这根本不管

用,我只能活三分钟。告诉我:我到底该做什么?”

只要约翰·史密斯是总牧长,除非候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否则他当不了随军牧师。“先生们,我该做什么才能得救呢?”

这是一个人所能问的世界上最好的问题,而答案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答案了。这个答案把天堂和地狱区别开来,把得救的人和失丧的人区别开来,把那些神许可进入天国的门和被挡在门外的人区分开来。

“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这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呢?请大家看看保罗和西拉在第31节的回答: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保罗在这里没有讲一篇道;没有宗教的繁文缛节;与他父母是怎么教养他的无关;没有自我形象的测试;没有劝他履行宗教的圣礼;没有要求他马上受洗或成为某个教会的正式成员,甚至连教会这个词都没提!这个人只能活三分钟了,而这就是答案!

我们可以从这个答案中学到很多东西,我来给大家总结几点。

第一,保罗和西拉对“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这个问题的回答,给了人们最简单的邀请,那就是:相信!

“我当做什么才可以得救?”                         “做???”保罗和西拉的回答很一致:“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相信已经为你做完了这

一切的那位就可以了。”我们继续看第32节:

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

约翰•巴顿(John Paton)是最早去新赫布里底群岛(New Hebrides Islands)宣教的人。在开始与当地人一起干活儿以后,他发现当地人无法把他们自己的语言写下来,于是他开始学习他们的语言,同时开始用当地的语言来为他们翻译圣经。很快他就发现,在他们的语言中,没有 “信心”这个词,当然这可不是个小问题,因为没有这个词,就很难翻译圣经。

有一天,约翰和一个当地人一起去打猎,他们打到了一只很大的鹿。他们就把这只鹿捆在一根棍子上,两个人很艰难地把它从山上抬到海边约翰住的地方。到家后,两个人精疲力竭,把鹿扔在了一边。那个当地人马上瘫坐在门廊的椅子上大喊一声:“天哪,在这完全放松自己、休息一下真好!”

约翰马上跳了起来,把这个短语记下来了。在他最后翻译的新约圣经中,就把这个短语用来表达拯救的信心、信靠或相信的意思。“信靠主耶稣就必得救”,这句话翻译成当地的语言就是:

在主耶稣基督里完全放松自己,你就必得救。

这话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为什么呢?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年来在我给人讲明福音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我说:“原来这么简单!”这也是为什么保罗在罗马书11:6说:

……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

有些人说:“这也太瞧不起我们了吧……神就应该按照我的本相来接受我。我可没那么

坏。”不,不是这样。你要说:“主啊,尽管我身上没有任何值得你接受的,但我希望你来接受我。”

这样说会让你觉得很难受吗?!

所以从保罗和西拉的这个回答中我们学到的第一点就是:要向人发出最简单的邀请:相信!

第二,这个邀请的目标是排他性的:要相信主耶稣,祂是唯一的救主!

宽容,这个政治正确的语言,为东方的宗教打开了大门。这些宗教不能给人什么出路,只有各种各样所谓的“轮回转世”,期望自己的生命会进入越来越好的一种形式,最终达到某种最高境界。

有一种这样的宗教正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兴趣,这就是佛教。我在《世界杂 志》(World Magazine)上看到过一篇这方面的文章。这篇文章介绍说,有两部预期表现不错的电影即将上映,一部是达赖喇嘛(Dalai Lama)的生平纪录片,把佛教理想化为富有同情、宽容的宗教,这非常适合现在美国观众的口味。

你可能会说:“那只不过是一部电影而已。”

但是你知道吗?最近这部电影的导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靠着西藏僧人不断地为片场和剧组祷告、带领演员唱佛教歌曲,就会让每天的枪击事件不再发生。

东方时代正在来临,我们西方世界就是他们的宣教禾场。根据这篇文章的报道,现在光是在加州南部,每两个月就会新建一座佛教寺庙。

在使徒行传4:12,我们听到彼得传道说: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所以,这个邀请的目标是排他性的:要相信主耶稣,祂才是唯一的救主!

第三,那些相信主耶稣的人,得到了永恒的应许:相信主耶稣,你就必得救!

在我下篇讲章中,我会用整个篇幅来讲救恩的本质、救恩的定义,来讲述一下得救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四,请注意这里的宝贵传承: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就必得救。

很多人看到“你和你一家”这个短语的时候,就搞出了各种与全家得救相关的盟约应许。其实只需要继续往下读,你就会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请大家看第32节经文:

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这个狱卒家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福音。第31节经文还可以更详细地翻译为:当信主耶稣,你们就会得救——你和你家里所有相信主耶稣的人都会得救。所以如果他妻子在的话,就会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听到福音。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最宝贵的传承了,确信让家里的每个人都听到福音。

在座的弟兄们,你孩子知道你跟神的关系吗?他们看到过你祷告吗?在座的姊妹们,你的孩子会不会问你有关福音的问题,因为他们觉得你知道问题的答案呢?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帮助一万人信主,也赶不上让我的四个孩子信主这个宝贵的传承。

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这个狱卒希望他全家都能听到福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第32节告诉我们:他邀请这些犯人到他家里来了!

神借着共享所赐的恩典

这个狱卒还做了一些事情,请大家看一下第33-34节经文:

当夜,就在那时候,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洗。于是禁卒领他们上自己家里去,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神,都很喜乐。

现在来看看腓立比的这个教会,在河边的这些会众人数在增长。里面有受过教育、富有的吕底亚,有一个刚刚被基督的大能所释放的使女,现在刚刚加入的新成员,是这个狱卒和他的家 人。这个狱卒可能从那天晚上开始,就高兴得再也合不拢嘴了。说不定他还带了其他几个犯人一起去了他家。

著名的基督徒作家魏华伦(Warren Wiersbe)曾经说:

那个教会的核心成员包括一个富裕的女人、一个使女和一个罗马狱卒,这就是神的恩典!

现在教会在欧洲大陆插上了旗子,这是恩典的旗子,是神奇异恩典的旗子!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7年10月19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7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