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Select Wisdom Brand
住嘴!

住嘴!

Ref: Acts 4:1–22

住嘴

使徒行传4:1-22

引言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对耶稣基督了解越少的人,反而越喜欢祂?

再过几个星期,你们就会在大街小巷、商场餐厅里听到圣诞歌曲和圣诞音乐了;流行歌手们也会为那个小小的婴儿耶稣而歌唱。躺在马槽里的那个婴儿,甚至能触动最愤世嫉俗、最玩世不恭的人的灵魂。不过,当你告诉这些人这样一个事实,就是那个婴儿耶稣长大以后,终有一日要作为至高无上的君王回来,那时候祂要统治全人类,审判所有不把祂作为救主和君王的人,赏赐所有相信祂的人。如果你把这个事实告诉他们,他们恐怕就不会那么喜欢那个婴儿了。

实际上,因为耶稣曾经告诉过我们,这个世界会恨恶祂,所以当这个世界反而喜欢祂的时 候,我们就可以确定:要么这是因为他们其实并不了解祂,要么他们把祂变成了一个根本不是祂的什么人。另外要记住,耶稣基督本人曾经说过:就像这个世界恨恶祂一样,他们也会恨恶那些跟从祂的人。

也许你们最近听到过那个关于四年级孩子的新闻。这个四年级的女孩儿,在下课的时候跟她的朋友们讲她最近刚信主的事情。老师听到后命令她停下来,不准她再讲,但是她拒绝了。她的父母因为这件事跟学校对簿公堂,最终这个女孩儿的权利得到了保护,她可以跟朋友们讲述关于耶稣基督的事情。

这个新闻听起来确实感觉有些荒谬。这个四年级的女孩儿,只是在分享那个好消息。但是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却给她自己和家人带来了麻烦。

圣灵赐给彼得大能

这不是一个新故事。实际上,就在耶稣基督升天后不久,耶路撒冷的新教会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请大家打开圣经,翻到使徒行传第四章,我们来看第1-2节经文:

使徒对百姓说话的时候,祭司们和守殿官,并撒都该人忽然来了。因他们教训百姓,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很烦恼。

对于撒都该人我们应该有所了解。彼得和约翰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撒都该人是很富有、很有影响力的一群人。大祭司通常是从这个等级的人当中选出来的。他们与罗马政府尽可能地合作,以确保犹太教能够生存下去。他们也把持着犹太人公会,就是那个由七十二个人组成的犹太最高法院。

撒都该人否认三件事

撒都该人不接受下面三件事。第一,他们否认神迹奇事或超自然的事情;第二,他们否认看不见的灵或天使的存在;第三,他们否认从死里复活,他们不相信复活。

撒都该人面临的三个困境

既然撒都该人不接受、不相信这三件事,那么显然他们会面临三个困境:

  • 第一个困境就是有个人被神奇地医治了,而他们却不相信神迹奇事;
  • 第二个困境就是这件事是由看不见的属灵力量完成的,而他们却不相信有灵或天使的存在;
  • 第三个困境,就是这件事归因于几个月前他们已经处死的、后来又复活了的耶稣,而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有复活这样的事。

这三个困境令他们左右为难,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就是:彼得和约翰医治了一个瘸腿的 人,这并不违反任何律法;而医治他的大能,却归因于一个犹太人公会认为已经死亡、消失了的人。换句话说,如果彼得和约翰是正确的,那么犹太人公会就是错误的了。而且,犹太人公会还真的有罪,因为他们所处死的,不是一个凡夫俗子,而是他们真正的弥赛亚!

那么,犹太人公会现在该怎么办呢?!请看第3-4节:

于是下手拿住他们;因为天已经晚了,就把他们押到第二天。但听道之人有许多信的,男丁数目约到五千。

也就是说,那个地方整个晚上都在传讲着那个瘸子乞丐靠着复活后的基督得到医治的事情。越来越多的报告传到了教会的临时总部,说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耶稣基督。他们尽了最大努力来记录这些人的数目,现在教会已经有五千人了。请注意,这里统计的只是男人的数目,光男人就有了五千人!如果加上他们的妻子和孩子,此时的教会已经有至少一万多人了!

我们接着看第5-6节经文:

第二天,官府、长老和文士在耶路撒冷聚会,又有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约翰、亚力山大,并大祭司的亲族都在那里。

我们来描绘一下这个场景。由七十二个人组成的犹太人公会就在现场,按照他们所属的派别和等级,呈半圆状坐在他们的高台上,就像是在法庭上一样。正是这同一帮人之前审问了耶稣基督,并给祂定了罪。

路加在第6节列出了一些人的名字,所使用的连接词强调了这里的每一个人。路加在描述这个场景的时候好像是在说:“你们可能都不敢相信是谁在审问彼得和约翰!就是那些官府的官 员、所有的长老和文士,能管事的全在那了。还有亚那和该亚法,他们就像虎视眈眈盯着猎物的毒蛇(要知道这两个人在定耶稣死罪的过程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这个阵势真是够吓人的!彼得和约翰跟他们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这群穿着细麻布的长袍、极其富有的达官显贵,受过最好的教育,有着非凡的学识,个顶个的都是博士头衔。而彼得和约翰站在这些人面前,衣衫褴褛,手上长满了老茧,没有什么文化,是个无名之辈。他们就好像是巨人面前的小孩儿一样。

打个比方,彼得和约翰就好像是在经营一个小杂货铺,在城市改造征地的时候,他们拒绝出让自己那个小店。后来在他们小店的一边盖起了超大的购物中心,从自行车到水果什么都卖;另一边盖起了豪华的写字楼。小杂货铺就夹在中间,连阳光都照不到了,被旁边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完全挡住了。不过他们却在杂货铺上巧妙地竖起一个牌子,写着:“这里是主入口”!

彼得和约翰好像要被世世代代保留下来的传统和习俗压垮了。如果彼得和约翰确实感受到什么压力的话,那就是这个时刻了。

有一个现实我们必须要面对,那就是我们的本性中都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源自于我们不喜欢与众不同,我们本能地喜欢去模仿。穿衣服就是这样,我没有系着一条一尺宽的领带、没有穿着一件粉色休闲西服,是因为没有人这样穿。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个这样穿的人!

如果什么时候彼得和约翰发现自己和别人很不一样、自己的经历跟别人完全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个时刻了。此刻他们特别与众不同。

我们接着看第7-8节经文:

叫使徒站在当中,就问他们说:你们用什么能力,奉谁的名做这事呢?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

这里先停一下。如果你误以为接下来彼得的回答,是出于他自己的聪明或自身的胆量的话,那你就没领会第8节最后那个短语的意义。大家要记住,我们在得救的那一天,都受了同一个

洗,就是圣灵的洗;但是却可以很多次被圣灵充满。也就是说,在我们的生活中,神的灵可以很多次掌管我们的意念、我们的心,还有我们的口舌,以至于我们能大胆、清晰地讲说福音。你需要问自己的问题是:“在我的生活中,什么样的事情需要让圣灵来掌管呢?什么样的事情,如果没有圣灵我就行不出来呢?”

彼得对耶稣基督的高举

在接下来的第9-12节,彼得说:

治民的官府和长老啊,倘若今日因为在残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问我们他是怎么得了痊癒,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癒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的……

(此时你能想象出撒都该人脸上的表情吗?)

……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

此时你能想象出亚那和该亚法在那里如坐针毡吗?我们接着看第11节:

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犹太人公会认为他们是建造和看管圣殿的人,但实际上他们已经丢弃了建造整个圣殿所倚靠的那个房角石。彼得的话还没说完,请看第12节: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第10节告诉我们:能施行拯救的名,是拿撒勒人耶稣基督。“耶稣”这个名字在希伯来语中,是“拯救者”的意思。

彼得宣告的两个含义

彼得的宣告包含两个意思。

第一,彼得宣告说:因为耶稣基督是那个唯一的救主,所以跟从其他任何人都将失丧。

我们再来看看第12节: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耶稣基督不是众多神明中的一个,祂是唯一的神;耶稣不是通向天堂众多道路中的一条,祂是那条唯一的道路。

第二,彼得宣告说:因为耶稣基督是那个唯一的真理,所以相信其他任何信息都是蒙受欺骗。

我们再接着看第12节:

……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耶稣基督不是神的真理的一个来源;祂是那个唯一的来源。

弟兄姊妹们,我们需要知道,现在撒旦的策略是:不一定非要否认耶稣基督是通向天堂的道路,但是他否认耶稣是唯一的道路。按照这个策略,那么耶和华神就只是众多神明中的一个而已;在各种宗教的主张中,各自都有平等的地位。

1993-1994年发布的巴纳(Barna)研究报告表明,有将近三分之二的成年人认为:说某种宗教信仰比其它的好是不合适的,因为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教导同样的、关于生命的基本信息。

所以,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你很可能听到过下面这样的说法:

  • “我跟你一样爱耶稣,但我不认为祂是通向神的唯一道路。神不会对人限制通向天堂的道路。”
  • “所谓的宗教真理,只不过是个人的解读而已。”
  • “我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宗教,说到底其实都是一样的。”
  • “基督信仰似乎非常武断、骄傲,甚至是傲慢,对其它宗教不包容。除此之外,在很多方面我还是很喜欢基督信仰的。”

埃文·鲁泽(Erwin Lutzer)牧师写了一本书,书名叫《众神中的基督》(Christ Among Other God’s),这个书名引起了我的注意。鲁泽博士描述了他去年参加在芝加哥举行的世界宗教大会(Parliament of World Religions)的经历。有六千多名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大会的主题信息是“联合或灭亡!”,这个口号是号召全世界所有的宗教,求同存异、联合起来。其实,这无异于一场灾难!

鲁泽说,在这次大会期间举办了很多论坛,帮助人们纠正认为某种宗教比其它宗教优越的偏见。他们认为:这是宗教大联合的“最主要障碍”。

鲁泽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大会所组织的七百多个研讨会中,与其他宗教导师相比,耶稣显然很被人尊重,也引用了很多祂说过的话,但是祂也只不过是众多有智慧的导师中的一个而已。尽管耶稣被人尊敬,但不被人敬拜。

鲁泽总结说,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当今很流行的观点是:

不同信仰的教义不应当被奉为真理,而应该被看作是包含着真理颗粒的贝壳;而这样的真理颗粒在所有的宗教中都有。所以最好说宗教传统,而不要提宗教真理。

现在,神呼召我们来传福音的这个社会,实际上已经从多元主义转换到混合主义了。这意味着你甚至不用持守一种宗教了,现在你可以自由选择了。你可以从基督教中选一点,从佛教中摘出来一点,从儒教或道教里再挑点东西出来,然后把它们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你自己的宗教,按照你的定义来接受你自己的神,特别适合你所特有的生活方式。这听起来不错吧?这样的话,属灵的事情就变成了一个基于多种选择的、快乐的自助餐。

彼得在使徒行传4:12所说的话,使得所有想在宗教中挑挑拣拣的人彻底失望了。耶稣基督是唯一可以靠着得救的名,是得救的唯一道路,就是这样!

犹太人公会的人听明白了。不是犹太教再加上耶稣就可以得救,而是唯独耶稣自己,犹太教不能使人得救。

接下来我们看第13-17节:

他们见彼得、约翰的胆量,又看出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就希奇……

(描述彼得和约翰的第一个词是“没有学问的”,字面意思是“不会写字”。描述他们的第二个词是“小民”,意思是“普通人”、“平民百姓”。)

……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又看见那治好了的人和他们一同站着,就无话可驳。于是吩咐他们从公会出去,就彼此商议说:我们当怎样办这两个人呢?因为他们诚然行了一件明显的神 迹,凡住耶路撒冷的人都知道,我们也不能说没有。惟恐这事越发传扬在民间,我们必须恐吓他们,叫他们不再奉这名对人讲论。

大家发现了吗?这群法庭上头头脑脑的人,对发现真理根本就没兴趣;其实他们只想压制、阻挡真理。

所以,在他们短暂商议之后,犹太人公会又重新聚集在一起,命令这两个渔民:“住嘴!我们命令你们,再也不许奉这个人的名字讲论!”

换句话说:“我们不想跟你们争论这个事,不想去比较、分析你们的证据,我们没那个闲工夫。我们只想让你们闭嘴,对任何人都不要谈论这些事!”

应用

我可以问大家一个问题吗?谁代表着你今天的犹太人公会?谁在恐吓你,不让你传福音?你在家人聚会的时候,在工作单位里,在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对福音信息保持沉默、只字不提吗?在某些场合,你是否感觉自己是个“没有学问”的“普通人”,没有受到很好的装备,所以最好别说什么,免得让人认为自己的想法很迷信、不讲科学?谁是你今天的犹太人公会?哪里是你受审问的法庭呢?你怎样才能象彼得和约翰那样,站起来为耶稣基督的真理作见证呢?

为神作见证的四个确信

为了能象彼得和约翰那样为神作见证,你要跟他们一样有四个确信,现在我来告诉大家。

第一,你要确信:耶稣基督已经复活。

彼得和约翰深信不疑的是,耶稣基督已经复活了。你相信这个吗?

第二,你要确信:耶稣基督是通往永生的唯一道路。

彼得和约翰深信不疑的是,耶稣基督是得救的唯一希望!对此你也确信不疑吗?

神让我们为祂作见证的这个社会,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呢?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就好比是一个落水快被淹死的人,你扔给他一根救生的绳子,他却坚持要多几个选择,几根不同的绳子、救生圈什么的,这样他就可以挑一个他喜欢的、营救他的方式。我们所处的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社会。

你是否可以底气十足地告诉别人:要么单单依靠基督的救赎,否则他们永远也无法到达天堂的门口。你是否确信:人必须单单信靠基督,否则只会灭亡?!

第三,你要确信:通过耶稣基督得到救赎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你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了吗?

第四,你要确信:对耶稣基督的顺服,是生活中唯一有价值的生活方式。

使徒彼得和约翰知道,他们也会被定罪处死,就像他们的主耶稣所经历的那样。除了十字架以外,他们没有什么理由能指望有更好的结局。但是只要你还想在所处的社会中发挥作用的话,那么对你来说,耶稣基督的名就必须高于你自己的生命。

最近在我去法国的时候,我跟一对儿老宣教士夫妻一起吃饭,他们服事主已经四十年了。他们所住的公寓,不会比我们大多数人家里的客厅大多少。这对儿夫妻后来只是因为身体健康的原因退了休,但他们决定继续留在法国,而不是回到他们的家乡美国。我请他回顾一下他的服事生涯。

老人很谦卑,告诉了我很多神大有能力的作为和对他们的保护。他的服事实际上是从阿尔巴尼亚开始的,在阿尔巴尼亚服事期间,在他被当地政府驱逐出来以前,他被警察带走,就他的宗教信仰还有他所从事的工作审问他。随后警察要求他提供所有他认识的阿尔巴尼亚基督徒的名 字。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了,那实际上就是给这些人带来了杀身之祸,所以他拒绝了。有个警察拔出枪来,对着他的脑袋说:“如果你不告诉我,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他回答说:“我不会给你他们的名字,如果你杀了我,我会直接去天堂。”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个警察收起了他的枪,也没有伤害他,就把他放了。

现在请大家来看使徒行传第四章18-22节经文的内容:

于是叫了他们来,禁止他们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

(字面意思是:连一个字也不能提!)

……教训人。

耶稣告诉门徒要为祂作见证,而犹太人公会告诉彼得和约翰闭嘴,试图要废掉耶稣的这个命令。我们接着看第19-22节:

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官长为百姓的缘故,想不出法子刑罚他们,又恐吓一番,把他们释放了。这是因众人为所行的奇事都归荣耀与神。原来借着神迹医好的那人有四十多岁了。

那些虚假的宗教,无论看起来或听起来有多么吸引人、受人欢迎,无论多么有影响,也只不过是披着属灵的外衣,但是在一丁点儿的真理面前都站立不住。在一个被改变了的生命的哪怕是最简单的证词面前,那些虚假宗教也显得无可奈何。

这个瘸腿的乞丐经历了神奇的改变,在我们结束这个故事之前,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再来看看这个故事。

当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时候,这个乞丐已经七岁了。在其他犹太孩子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玩耍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残疾,独自一人无助地坐在那,眼巴巴地看着别的孩子玩。看着这个可怜孩子,他的父母经历了怎样痛苦的煎熬,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个孩子不能去上学,在家里也不能帮什么忙。除非有人背着他,他哪也去不了。

宗教帮不了他。拉比们会认为他的父母犯了什么罪,以至于神把这样的苦难加到他们的生活中。

当耶稣十二岁来到耶路撒冷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十九或二十岁了,早已开始了他的乞讨生 涯。当小耶稣在圣殿里让那些学富五车的拉比们目瞪口呆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在不远处向过往的人群乞讨。

又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年,突然之间,耶稣在一片“和散那”的欢呼声中进入了耶路撒冷。耶稣在城中游走、在圣殿里教导的时候,我相信耶稣至少有一两次是经过这个美门进入圣殿的,而这个乞丐就坐在那儿。他们的眼神曾经彼此交汇过吗?耶稣曾经停下来跟他交谈过吗?让我们感到困惑不解的事实是,虽然耶稣医治了那么多人,但祂从未停下来医治这个人。

后来,那个施行神迹的人不在了。现在再也没什么指望了,除了乞讨,他也不能做什么。也许是他的兄弟或父亲,每天把他背到这个地方来,就在美门的旁边。

随后,彼得和约翰来了。也许他认得他们,向他们讨要一些小钱。然而,短短的功夫,借着那个被钉死而又复活、那个弥赛亚的大能,他被医治了;他能行走了。

现在,这个人站在最高法院的面前,就是那个宣判弥赛亚死罪的最高法院。他是个无名无 姓、毫不起眼的人,但有一点使他不同于其他人,同样也使得我们被分别开来;同样也驳斥了我们的“犹太人公会”所宣扬的。我所说的这一点就是:我们曾经都是瞎眼的,但如今我们能看见了;我们曾经都是失丧的、毫无指望,在罪责、空虚中是残疾的,但如今我们被赦免、被拯救,在属灵上成为健全的人。

现在,他和彼得、约翰一起站在法庭上,我们也当与他们一样站起来,不愿意也不能保持沉默。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答案,我们知道真理。这个真理就是:

……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马太福音1:21说:

……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

本讲稿是根据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1996年11月24日讲道稿整理而成。

©斯蒂芬·戴维(Stephen Davey)著作权1996版权所有

Add a Comment